所有丹青吟咏的风雅,都尘封在这座古老的院落里

2017-08-05 10:28:26来源:文汇报作者:

    作者: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许静

    最近,又一部关于故宫的纪录片《故宫新事》备受追捧,在豆瓣网获得9分的好评。该片的缘起,是一年前故宫博物院启动“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养心殿——这处清代帝王使用时间最长的勤政燕寝之所闭门谢客。文物保护专家们将在最大限度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基础上,完成对养心殿长达五年的保护性修缮。《故宫新事》记录的就是这一段刚刚开始的新鲜事,换一种更为私密的角度看故宫。纪录片目前仅仅推出了第一集,短短26分钟,未来四年,还将一年一集、陆续“连载”。

    一时间,人们对于养心殿的前世今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座斑驳的古老院落里究竟尘封着明清王朝哪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编者的话

    “养心”二字,出自《孟子》“养心莫善于寡欲”。从雍正朝开始,养心殿成为皇帝寝宫

  养心殿里,曾有帝王召对臣工、批阅章奏的勤政劳形;曾有丹青吟咏、潜心礼佛的风雅诚敬;曾有宴飨祈福的天伦之乐;曾见证两度垂帘听政的衰乱之象;曾听闻自强之路的戛然而止;也曾弹出千年帝制的终止音符。这里几乎见证了整个清朝政治制度发展、变迁的过程,也包涵了清王朝后妃制度、宫廷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养心殿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是紫禁城内尤为重要的一座院落,也是内廷中距离乾清宫最近的一处宫室。其殿名“养心”二字出自《孟子》“养心莫善于寡欲”。

  在明代,养心殿是皇帝起居听政之外闲居的宫殿,也是皇帝常常用膳的地方。养心殿宫区的入口叫作“遵义门”,但是在明朝大部分时间被称为“膳厨门”,嘉靖十四年(1535)才改为遵义门。不过一直到明末,太监们仍然称其为膳厨门。进了遵义门,在北边即可看到养心门。在明代,养心门的南侧是长排的膳房。当时皇帝的膳食就是在这里调制的,皇帝既可以在养心殿用膳,也可以命人将膳食送到乾清宫。在明末天启皇帝之时,魏忠贤专权,他擅自将膳房迁出,将膳房原有的地方改为司礼监掌印秉笔太监的办事衙署。此后,魏忠贤就在这里独揽大权,代皇帝批阅奏章,残害忠臣。另外,明代时在养心门的南面还有一座无梁殿,是嘉靖皇帝在位时下令建造的。整个殿宇都是砖石结构,不用一根木材,是嘉靖皇帝炼丹药的地方。

  清初顺治、康熙时期,养心殿也是皇帝闲暇时候驻留的地方,或休息,或读书。顺治帝在执政后期,常常住在养心殿,并最终病逝于养心殿;康熙帝从中年开始,越来越多地喜欢在养心殿度过政务之外的闲暇时光。他还曾在养心殿赐宴大学士和翰林大臣,大学士张英则写下了《养心殿侍宴诗》:“暖日和风漾凤城,履端清讌在承明。楼前晴雪消金掌,玑上春星转玉衡。三殿班联同恺乐,万方歌舞祝昇平。欣沾元日恩辉早,听奏钧天第一声”。

  从雍正朝开始,养心殿的功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康熙六十一年(1722)农历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病逝于畅春园。按照规制,为大行皇帝治丧的27天内,嗣皇帝在倚庐身穿丧服居住,之后再正式入住寝宫。但是,雍正帝即位后下旨“诸王大臣佥云持服二十七日后,应移居乾清宫。朕思乾清宫乃皇考六十余年所御,朕即居住,心实不忍。朕意欲居于月华门外养心殿,著将殿内略为葺理,务令朴素。朕居养心殿,守孝二十七日,以尽朕心”。但守孝期满后,雍正帝坚持继续素服持斋,在养心殿守孝27个月。之后,雍正帝正式移居养心殿,养心殿自此成为皇帝寝宫,也因此取代乾清宫成为皇帝日常政务活动的中心。此后直至清末,这里一直是清朝政务决策地,所有的关乎军国大事的决策几乎都是在此处产生并宣布于天下,而步入此地的大臣无一例外是皇帝宣召并由太监引领进来的。

  清帝中居住在养心殿最久的是乾隆帝。

  雍正十三年(1735)农历八月,雍正帝病逝。嗣皇帝弘历以上书房为倚庐,居丧二十七日后移居养心殿。乾隆六十年(1795)乾隆帝禅位给顒琰,自己成为了太上皇,并建宁寿宫作为太上皇的居所。但是,做了太上皇的乾隆帝并未移居宁寿宫,仍然住在养心殿,仍然以太上皇的名义执掌政权。直至嘉庆四年(1799)乾隆帝病逝,嘉庆帝才迁至养心殿。

  溥仪是养心殿最后的主人。溥仪退位后,依旧住在紫禁城内。溥仪八岁之前随隆裕太后居住在长春宫,隆裕死后他便住进了养心殿,在“又日新”的匾额下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在新思潮的影响下,溥仪喜欢上了西方文化。1919年,英国人庄士敦成为了溥仪的英文教师,并与溥仪产生了深厚的师生情谊。溥仪也喜欢西洋家具,喜欢弹钢琴,他命人在养心殿安放了一架钢琴。溥仪接见当时新文化的代表人物胡适也是在养心殿内。1922年,17岁的溥仪大婚,婚后的溥仪仍旧住在养心殿,婉容和文绣分别住在储秀宫和长春宫。

  清王朝颁发的最后一道诏书同样出自养心殿。宣统三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即公元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率宣统皇帝在养心殿正式发布了清室退位诏书。

  养心殿里只有8平方米多的三希堂,可谓乾隆帝品鉴生活的生动写照

  在整个养心殿院落中,有一个只有8平方米多的小房间,太值得说道。这便是三希堂,养心殿前殿南窗最西面的一间,与乾隆帝有着最为密切的关系。

  乾隆十二年(1747),鉴于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王珣《伯远帖》为稀世珍宝,乾隆皇帝下令将其贮于紫禁城养心殿内西侧一间小小的雅室,并因之赐名为“三希堂”,为的是让“墨迹经数千百年治乱兴衰、存亡离合之余适然荟萃于一堂”。这便是三希堂名字的由来。

  《快雪时晴帖》是晋朝书法家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以行书写成,纸本墨迹。《快雪时晴帖》是一封书札,其内容是作者写他在大雪初晴时的愉快心情及对亲朋的问候,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王献之《中秋帖》又名《十二月帖》,以草书写成,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王珣《伯远帖》以行书写成,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中秋帖》和《伯远帖》 在清末溥仪出宫时被带出紫禁城,后来辗转流传在外,1950年购回交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三希堂是一间极其雅致的书房,炕上放置一套颜色素雅的坐垫、靠背、迎手,炕几和窗台上摆放着文房用品、冠架及多种珍玩。坐垫上方悬有乾隆帝御笔“三希堂”匾,以及“怀抱观古今,深心托豪素”的联语。墙壁上装饰的各类壁瓶更加引人注目。“壁瓶”因挂于墙壁而得名,据耿宝昌先生《明清瓷器鉴定》记载,壁瓶这类器形最早出现于明代万历时期。壁瓶器形有很多种,常见的有葫芦式、半圆式、瓜楞式,图案也十分丰富,有龙纹、八宝、松竹梅、八仙等等,也有很多题有御制诗,深得明清宫廷及文人雅士的喜爱。

  清朝的皇帝,尤其是康雍乾三帝,十分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学习,乾隆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嗜好苏菜,喜听昆曲,陶醉江浙山水,迷恋南国园林。除了在朝处理政务,闲暇时间便是谈经论道、题诗作画、把玩古玩、游览江南美景,徜徉在中华传统文化的海洋中。清代发展至乾隆朝,国库充盈,乾隆皇帝有了充分的条件进行收藏,他成了中国历史上一位藏品极丰的收藏家。

  乾隆帝酷爱书画,因而乾隆朝成为历史上宫廷收藏字画最多的一个朝代。乾隆对传世书画精品爱不释手,鉴赏之余,往往加盖印章。乾隆一生共治印玺1800余方,钤盖在古今书画上的也有千余方,是中国历史上在书画作品上留下印迹最多的一位皇帝。不仅仅限于书画,乾隆皇帝对玉器、瓷器、珐琅器、漆器等各类传世、当朝工艺品无不喜爱备至。在他的诗文中,对于古物的吟咏随处可见。许多经他把玩、鉴赏过的玉器、瓷器上都刻有他的御制诗。乾隆皇帝一生创作诗文的数量也是惊人的,《乾隆御制诗》收诗作4万余首,《乾隆御制文》收文1000多篇,乾隆帝还将其重要之作刻成玉册。亲自参与创作书法、绘画作品,对于乾隆来说同样是乐此不疲的。他尝试绘画,故宫博物院现存有他的许多绘画作品;他推崇东晋王羲之的书法,练习临摹王羲之的作品,并学习古代其他书法名家如赵孟頫、董其昌的作品,博采众长,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并得到了后世许多书法研究者的肯定,被评论为“章法布局疏朗大方,用笔灵活遒劲”。

  三希堂便是乾隆帝这位伟大的收藏家、鉴赏家的品鉴生活的生动写照。在故宫博物院现存的描绘乾隆帝鉴古的绘画作品中,会发现一些三希堂、养心殿的痕迹。比如:丁观鹏绘《是一是二图》,该作品描绘了身着汉服的乾隆帝在品茗鉴古的场景,画中乾隆帝御题:“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养心殿偶题并书。”另一幅《乾隆帝熏风琴韵图》描绘了身着汉装的乾隆帝在松下抚琴赏花,画中乾隆帝身后的屏风上有“三希堂戏墨”的字样。而在乾隆帝诸多鉴赏印玺中,“三希堂精鉴”玺是重要的一枚。

  乾隆帝在收藏、鉴赏之余,特别重视对藏品的整理与保护:他下令编撰《秘殿珠林》及其续编,《石渠宝笈》及其续编、三编,对内府收藏的书画作品加以整理鉴别。这两部巨著是清代宫廷收藏书画作品的总账,也被称为中国书画收藏史上的巨观。两部巨著整理、鉴定了清初至嘉庆二十一年间清内府所藏书画珍品上万件,其中唐宋元三代法书名画近2000件,明代作品也达2000件左右;乾隆皇帝命尚书梁诗正、蒋溥、汪由敦率内廷翰林仿照宋代 《宣和博古图》样式编撰《西清古鉴》40卷,将内府所藏古鼎、尊、彝、罍等青铜器绘制器形、款识,并援据经典、一一考证。之后又编撰了《西清续鉴》《宁寿鉴古》。《西清古鉴》《西清续鉴》甲编、乙编、《宁寿鉴古》合称“西清四鉴”,收录了清内府所藏4000余件青铜器;他下令重新摹刻宋《淳化阁帖》,刻《快雪堂帖》《兰亭八柱帖》,对古法帖进行重新整理。其中,《三希堂法帖》便是重要的一部分。

  乾隆帝效仿宋太宗刻《淳化阁帖》、宋徽宗刻《大观帖》,命梁诗正、蒋溥、汪由敦等人将《石渠宝笈》中存于三希堂内及内府所藏魏晋以来至明末诸家真迹中尤者编次、勾摹上石,并命人镌刻而成《三希堂法帖》。《三希堂法帖》工程巨大,共32卷,收录了魏晋以来至明末135人的340件楷、行、草书作品,另有题跋210多件,包括钟繇、王珣、梁武帝、颜真卿、孙虔礼、怀素、宋太宗、赵孟頫、董其昌等诸多书法大家之珍品。《三希堂法帖》刻成后,石刻共有500块,乾隆皇帝下令在北海白塔山西麓建围楼,“以石刻列嵌楼壁上下,翰墨琳琅辉映”,而围楼也因此得名为“阅古楼”。乾隆曾多次以阅古楼为主题题写诗文,并将《三希堂法帖》的拓本赏赐给王公大臣。《三希堂法帖》大部分都是根据内府所藏珍品勾摹的,刻工精细,收罗作品丰富,对当时书法艺术的传播及许多珍贵法帖的保存、流传都起到重要作用。这些石刻迄今仍保存在北海公园中。

  继《三希堂法帖》之后,乾隆皇帝于乾隆十九年(1754) 再次命人于《石渠宝笈》中选取名人墨迹尤者钩摹勒石,为《墨妙轩法帖》,收录了自唐褚遂良以下至元赵孟頫18人书,共4卷。乾隆皇帝将其定为《三希堂法帖》 之续,如其诗中所言:“三希法帖萃名书,墨妙苕华复继诸。自是 然缘望古,将毋玩物志渝初。”有趣的是,乾隆皇帝还专门表示了刻此帖并非与宋代《淳化阁帖》《大观帖》从数量上争夺取胜,而是为了使前人墨迹得以昭示,也有利于后世研究书法。刻成后,乾隆命将法帖石刻嵌于万寿山之惠山园内墨妙轩两壁间。遗憾的是,此石刻现在已不得而见。

  乾隆帝在三希堂内进行的活动及与三希堂有关的其他文化活动,既有裨于治道,亦陶冶性情,是清代“稽古右文”文化政策最重要的体现。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