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铜壶滴漏"就藏在广州博物馆 距今已700年

2018-01-29 06:35:53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元代“铜壶滴漏”就藏在广州博物馆

  广州博物馆铜壶滴漏

  单壶式滴漏

  沈括

  日晷计时年代久远。

  现代人将“标准时间”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做什么事,晚个几分钟就感觉不太好。但在漫长的历史中,“标准时间”并非人人能享用的服务。虽然时间无区别地在每个人身上流过,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式的大致估摸,才是应对时光流转的唯一办法。但这并不能说明古代就没有标准时间。我们知道,世界各地在很早时就出现了精准的纪年,出现了对昼夜长短、日升月沉时间的推算。这些建立在精准的计时方式的基础上,反过来也促进了计时方式的改进。

  以中国为例来说明。我们在看古装电视剧的时候,常能见到一种叫做“铜壶滴漏”的东西。它就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计时仪器之一。广州博物馆里就收藏着一件。它也是中国古代现存最大的计时器。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利玛窦曾经试图仿制未成

  广州博物馆收藏的元代铜壶滴漏是我国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它铸造于元延祐三年(1316)十二月十六日,距今已700年,由大小不等的4个壶组成。壶身饰铸云纹及北斗七星。除日、月、星、箭四个铜壶之外, 还特别有一个龟蛇合体的玄武形铜盖。玄武,又称真武大帝,为司水之神, 在中国南方尤受崇拜。这体现了这件铜壶滴漏的地方特色。

  这件铜壶滴漏本来放在广州城的拱北楼上作为报时仪器。1857年拱北楼火灾,它被人拿走。1860年,两广总督劳崇光悬赏购得。当时月壶略有损坏,其盖与日、星两盖都是后来补铸的。1864年,拱北楼重建完成,它复归原址。1919年广州拆城,这套漏壶从拱北楼移下,经长堤海珠公园、永汉公园(今人民公园)、废先锋庙、越秀山亭等处的数次搬迁之后,1936年才被放置在镇海楼内。

  日壶的外侧铸有铭文,上列监造官员和工作人员共20人。可见当时对这件仪器的制作,是一项大工程。铭文中有“阴阳提领”一职, 说明当时署衙里专设有管理监测天文时刻的人员。还谈到大名鼎鼎的传教士利玛窦面对此铜壶滴漏,想仿制却无从着手。

  清朝徐良琛曾作《拱北楼铜壶歌》:“日转楼角风凌凌, 访古直上层楼冬。楼中刻漏传自昔,决制朴拙形彭亨……”篇幅很长,对于铜壶滴漏的设计、结构、功能、使用等有比较详细的解说。我们也能从中看出它在当时广州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看古代计时器演变历程

  “自远古利用日影的圭表和日晷起,中间经汉、隋、唐、宋等朝代,附装在水力天文仪器上的水力天文钟,都采用了齿轮和凸轮的传动,即已都属于机械性”,学者刘仙洲曾指出,“元代郭守敬以后,到明初的詹希元更发展到独立时钟机构,也有了指针和表盘。可是近四百年,即自明代万历年间西洋的自鸣钟传来我国,我国在计时器方面的工作,始终在模制阶段,自己的发明遂归于停顿。”

  以上说的是中国古代计时器发展的“一句话”简史。在这些较为高级的计时器之外,还有大家比较熟悉的钟、鼓、更、漏。其中的漏,主要说的就是漏壶。

  圭表根据日影的变化来记录节气,日晷用来确定一天内时间的变化。但它们的使用都受阳光的限制。一旦遇到晨昏、阴雨,便失去效用。为了弥补这种不便,传说自黄帝时期开始,就出现了通过观测漏水来计时的工具。之后历代对于漏刻的制作和管理,都非常重视。

  漏壶也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日趋精确的过程。根据广州博物馆专家黄庆昌、陈鸿钧的研究,其大致发展情况如下:

  一、最原始的漏壶,是泄水式单壶,壶中装置带有箭舟的“沉箭”,上刻时辰,壶盖正中有长方孔,以便漏箭上下移动,壶水从壶身下侧流管滴出。水漏,则舟降箭沉,从壶顶的标梁即可观测到箭头所指的时刻;

  二、受水式计时,称为“上水漏壶” 或“多壶式漏壶”,是用底部无孔的容器——受水壶承接上部有孔容器中漏下的水,壶中“浮箭”随之上升而计量时刻。

  “沉箭” 和“浮箭”一般是刻十二时辰,每时辰四刻,“时刻”一词即源于漏壶的刻度。为了确定滴水流速快慢,检验漏刻是否正确,通常是用日晷的刻度校准的。但古人对太阳“平时”和“视时”(两词均为天文学名词)的区别不是很明显,所以漏壶和日晷的校准时常出现不符的现象。

  沈括是研究漏壶的高手

  黄庆昌、陈鸿钧进一步阐明了漏壶的构造和工作原理:

  漏壶的构造历代不尽相同。壶数少则三个,多则五个,壶的方圆大小各代有异,各壶的名称也不一样。据《大清会典》所载壶制,通常上边有播水壶三个,口呈方形,最高的一个叫日天壶,其次的一个叫夜天壶,再次的一个叫平水壶。以上三个壶, 从上到下,各边的宽和深都依次递减一寸(约3.3厘米)。在平水壶下边稍后一点有一个分水壶,其大小与平水壶一致。最下面一个圆筒形的叫受水壶,放在架前平地上。每个壶都有盖,三个播水壶前端近底边的地方都设有一个开口,依次流漏到受水壶。平水壶后端近上边的地方开一个口,水多了就泄到分水壶去,使平水壶内的水面始终保持恒定。这是漏壶构造上最重要的一点,因为这样,当它下边出口的横断面积有一定的时候,它在一定的时间内流到受水壶的水量才能保持一定,所谓“以平其水而均其漏”,运用这一原理以得到等时性。

  铜壶底楼的几个壶,大小、形状都有严格的规定,以利精准。

  两位学者指出,刻漏延续了很长时间。宋代丞相府里还有汉代留下的滴漏,叫“丞相府漏壶”。在国内的一些考古发现中,也有汉代的滴漏出土。

  漏壶发展到宋代,达到了一个高峰。宋代著名学者沈括是研究漏壶的高手。他担任司天监提举(相当于今国家天文台台长)时,花了十多年时间考验漏壶,他改良的漏壶,能使受水壶的水面保持相对恒定不变,提高了计时精度。并且还经过长期天文观察, 发现一天并非都是相等的24小时,这是世界科学史上的创举。 沈括探索考验了十多年, 撰成《熙宁晷漏》学术专著一部,可惜该书现已失传。

  本文资料据《我国古代在计时器方面的发明》《铜壶滴漏散谈》《我国现存唯一完整的一件元代铜壶滴漏》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春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百度新闻,能看能听,懂你所想给你所愿,快下载试试看!

    百度新闻是一款致力于热门资讯头条、语音阅读播报的APP。专业权威的百度搜索技术,您可以在这里随意搜索各种新闻、资讯、百科。研发个性化算法,让您在有限时间里,读到最想看、最需要的新闻资讯。语音技术实现情感语音播报新闻,让您在开车、健身等,需要解放双眼双手场合,也能尽情收听新闻资讯。[详细]

    百度新闻
  • "三团合一"来星海上演"贝九" 门票被抢去近千张

    据悉,这是广州音乐会市场第一次上演由德国顶尖交响乐团与原班合唱团演绎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同场还将带来勃拉姆斯创作的《命运之歌》。贝多芬一生的理想在这部交响曲中爆发,音乐语言达到了永恒的境界,直到现在人们依然为《第九交响曲》而疯狂。[详细]

    01-25 11-01广州日报
  • 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新时代、新行业、新梦想

    我们的网络文学,是伴随着新媒体发展而诞生的,是通俗文学的一种,是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系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在“2017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发布仪式”上的演讲。[详细]

    01-24 10-01新华网
  • 《我把活着欢喜过了》:有趣,是最好的活法

    年少时,他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富家翩翩公子;成年后,他在动荡年代颠沛流离、漂泊一生。对于取得的成绩,梁实秋看得很淡然,甚至他在庆功酒会上调侃道:  要翻译《莎士比亚全集》,必须具备三个条件。[详细]

    01-23 10-01文汇报
  • 赖声川打造新《北京人》 万方担任文学顾问

    由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北京人》将于3月30日在首都剧场首演。”  著名戏剧导演赖声川将担任该剧导演,他执导的《暗恋桃花源》、《宝岛一村》、《如梦之梦》等都已经成为中国观众熟知的作品。参演过《暗恋桃花源》、《如梦之梦》、《新原野》等众多话剧的闫楠,将在...[详细]

    01-19 10-01北京青年报
  • 《儿童文学》《中国卡通》2018新春品书会举行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近日在京举办“坚守原创·温暖同行《儿童文学》《中国卡通》2018年新春品书会”,《儿童文学》作家代表秦文君及女儿戴萦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李东华、王勇英、黄振寰(两色风景)、张国龙等助阵。[详细]

    01-26 10-01北京青年报
  • 拼颜值、拼内涵……书店未来发展之路在哪里?

    北京言几又书店内,读者正在翻看摆放的书籍。从木头书架、柔和的灯光,到用图书摆放出的各种造型等,都或多或少给读者留下了深刻记忆。[详细]

    01-29 06-01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