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大众网文化出品 >历下亭

乡村轶事

2020

07/31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马西良

手机查看

  □马西良

  观音庙

  老村三面靠河,依河建村,流水潺潺,绿树成荫。最早迁居的是徐家。徐家家境殷实,京城有人做官,在当地是名门望族,为不忘祖上的功德,在村内选了一处上好的地方,捐资建了一座观音庙,供奉着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期盼菩萨保护家宅平安,人丁兴旺,年年风调雨顺。

  家富财气旺,寺庙一时香火旺盛,周围几个村的善男信女都来烧香磕头,求子求福,祈求平安。庙中道人学识渊博,晨钟暮鼓,香烟缭绕。徐家更是车水马龙,亲朋好友,彻夜笙歌燕舞。县太爷也常常坐一顶小轿,来到府里做客。世道变迁难以预料,一场官司,徐家满门抄斩,生生地徐家一口未留。徐家人亡了,一处观音庙还留着,没人施舍了,庙也冷落了。

  周围七个村的宗室族长凑在一块商量,各村大户捐点地,归庙上财产,还得维持庙上香火。初一、十五祭拜观音,保护一方平安。

  这年春天,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庙中一头耕牛不见。七个村翻了个遍,连根牛毛也没有找着。只好报官,勘查几天未果。村里一穷汉叫三具的当天不在村里,都怀疑是他。逮到官府审讯三天,屈打成招,蹲在大狱里没出来。大牢里传出话来,让家里拿点钱活动活动,怎奈家贫如洗一个铜子拿不出来。留下孤女寡母,在大牢含冤死去。三具媳妇思夫成病,几十年天天在观音庙门口喊:杀人放火儿女多,烧香拨火老绝户。

  石婆婆

  村里有一块大石,矗立在村中大路间。没角没棱,文理不清,其丑无比,大人们叫它石婆婆。光着腚的孩子们整天爬在上面玩,石头被磨得溜光锃亮。村里的野狗也经常抬起一条腿往石头上撒尿。

  平时儿童爬上爬下,捉迷藏,一到过年香火鼎盛。村内及外村的大人在太阳还未升起,领着睡眼惺忪的孩子,来到石婆婆前。点上香,摆上供品,放一挂火鞭,老人摁着小孩对着石婆婆磕三个响头,对着石头磕头喊“干娘”。烧完香,抱着迷迷糊糊的孩子跑回家。剩下上供的果子、糖块、红绳,常常引来附近孩子的一阵哄抢。有石婆婆干娘保佑,就会逢凶化吉无病无灾、长命百岁。

  石婆婆挡在路中,过往车辆受阻,村民看着也碍眼。破四旧运动,村里的造反派带着红卫兵,砸完村里庙堂的神仙,掀翻了墓地里的望天猴和一块块石碑,声势浩大的来到石婆婆前。拴上粗绳,几十个人一喊号子,用劲一拉,纹丝不动。有个青年叫安生,有名的大胆,从家里拿来二锤,对着石婆婆就是几锤,锤敲处一道白光。几锤下去,石头只破了块皮,可安生的鼻子却血流如注。

  碍路就碍路吧,绕个弯再走,从此没有人再打算搬掉石婆婆。近几年生活好了,手头都有钱了,拆瓦房盖楼房的地基不断升高,慢慢地石婆婆被埋进新修的柏油路下面。

  龙王殿

  村西南是漷河和明河两河交汇之处,河水相汇后,在这里打了个漩涡,向西南流进微山湖,留下了深不见底的深渊,叫龙堂。老年人说这个渊深不见底,直通地河。村里人打井浇地,壳篓掉到井底,第二天就会在龙堂漂上来。万历12年《滕县志》记载这里古为沧浪渊,大圣人孔子曾来这里聆听《孺子之歌》。

  深不见底的龙堂水深草旺。有人看到下暴雨时这里曾发生龙吸水,几条龙在此戏水,都说渊里有龙居住。为保村里风调雨顺,全村安宁,村民于河岸之上建起了一个龙王殿,里面塑了龙王金身。一到天旱年景,村里人就顶着烈日,抬着上供的牛羊猪头,踩着高跷,打着鼓乐,在此举行求雨仪式。将殿里的龙王抬出来,放在烈日下暴晒,让它尝尝干旱的滋味。这一招还真灵,晒完龙王爷,不出五天准下雨。

  解放后,村里人不信封建迷信,到龙王殿烧香上供的少了,龙王殿成为村民收割庄稼休息、躲风避雨之地,龙王瞪着鹅蛋式的眼睛也没有人害怕了。村里两个青年天热洗完澡,光着身子在龙王庙里凉快。年轻人好胜,看着龙王瞪眼很生气。一个张嘴一口痰吐到了龙王爷头上,一个叉着腿往龙王脸上尿尿。没过三个月吐痰的青年在村外被一疯狗咬死。另一个青年参军抗美援朝,赶到朝鲜战场,一颗流弹射中,壮烈牺牲。从此龙王殿没人敢去了。

  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一切牛鬼蛇神都吓跑了。龙王爷也经常和带着红、绿高帽子的村干部、地富反坏右一块参加批斗。后来两个红卫兵说叫龙王爷洗个澡吧,“哎嗨”一声,将龙王扔到深渊喂鱼去了。龙王爷失去了,龙王殿也在风雨飘摇中坍塌了。

  槌衣石

  村前有条小河,河岸是一排排杨柳树,树下是一块被山洪冲刷裸露的石头,晶莹光洁像新媳妇的奶子,金灿灿的沙子围在石头旁。

  桥下河崖旁一块大石,有两三米长,黑不溜秋,无棱无角。石头坐下不硌腚,洗衣当搓板,一天到晚都有大姑娘小媳妇坐在石头上,挥舞着棒槌洗花花绿绿的衣裳。“嘭、嘭”的槌衣声响个不停,整个石头被磨得光滑头亮。

  春天到了,大石边小草长得像绿地毯一样,被单、花褂、裤子,一件件直接铺在绿草上,河风吹得暖洋洋的,一会就晾干。夏天,该死的蝉没命地叫,小河哗啦啦的流水泡着白白的脚丫,不时引来花哨、柳叶鱼儿啃咬,怪痒痒的。“嘭”一脚,吓得鱼儿乱跑。正午太阳直射,整个石块被晒得滚烫,有腰腿疼月子病的,石头上一躺,一股热流直冲脊背,一周准好。秋天一地金黄,柳条婆娑摆动,拆棉袄、做新棉被。河岸上像画满了地图,五彩缤纷。冬天站在石头上砸冰洗衣的,那都是家中有老人小孩的来洗尿布的。河边的槌衣石,一年四季“嘭嘭嘭”的槌衣声不断……

  家庭逐渐现代化,到河边洗衣的少了。前几天村里来了几个外地人,敲敲砸砸,掏清石头边的沙土,整块石头石质细腻,光滑圆润。敲起来咚咚有声,清脆如编钟。咬着耳朵一嘀咕,出价三万要买这块石头。村长也是个能人,和村中贤达一嘀咕:咱村年年出大学生,说不准就是托这石头的福气,给多少钱也不能卖。

  建设美丽乡村,大伙用吊车将这槌衣石请到文化广场,竖在广场中间。鞭炮响过,扯下红布,头尾分明,活脱脱一尊巨龙的形象。村里一位教生物的中学教师仔细一看,这可是三叶虫化石,还真是宝贝呐。

  山美不愁无人看,酒香何惧巷子深。华灯初上,光彩纷呈。村里的少女俊妇,在音乐中围着它天天又是蹦又是跳。

  一块丑石,上百年无人问津,换换地方身价就高了。

责任编辑:徐坤杰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