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大众网文化出品 >历下亭

国哥的爱情

2020

08/25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刘致福

手机查看

  □刘致福

  国哥是我的堂兄,大我近三十岁,名字叫刘国,自记事起就喊他国哥。每次回家,第一个见到的人一定是国哥。国哥站在村口,看到我就冲我伸出大拇指,嘴里呜噜呜噜自言自语,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国哥不是在等我,实际从记事起,清晨或傍睌总能看到国哥在村口站着,一往情深地盯着通往山外通向远方的村路。国哥是在凝望远方的世界,国哥是在等待一个人。年复一年的凝望、等待,不知道他内心里外边的世界是一种什么样子,不知道他心中那个人的样子是否有所改变。

  国哥本来会说话,因为耳聋,说出的话总出不了口腔,语言功能日益退化,成为半哑吧,总是自说自话,别人怎么也听不清他说什么。国哥天资聪颖,虽未上过学,但家里来往帐目全是他管理,一般帐目不用纸笔算盘,挥手即清。小时常听奶奶讲,国哥是六七岁时才聋的。原本聪明伶俐,奶奶特别宠他。麦子刚熟,奶奶就牵着国哥的小手到自家麦地里拤麦穗搓给他吃。搓去麦皮麦芒的新鲜麦粒倒进他的手里,还没送到嘴里,麦粒的粒数他已经数得一清二楚。上学时老师领读课文,刚念完他已经完整地背下来。但可惜的是,上学没几天,耳朵便流脓出水,实际是患了中耳炎,没有及时诊治,导致耳聋,因此辍学。

  国哥年轻时是南村北疃有名的帅哥。高挑身材,五官轮廓清晰,头发浓密微卷,有点像当时电影上的阿尔巴尼亚人。穿着打扮十分讲究,完全没有农村小伙的土气。只要收工回家,国哥总是洗刷干净,换上笔挺的深蓝国防服,头发梳得铮亮,上衣口袋里别着两支钢笔,在村口站着,直到天黑得看不见了才转头回家。很多初到村里的人,都以为他是城里下乡的知青。那年县里剧团来村里演出,国哥帮忙搬运戏箱、扎台子挂幕布。剧团的女一号见了国哥眼晴一亮,想不到这偏僻小村竟有如此文气帅酷的小伙。而且一声不吭,埋头干活,人品也让人喜欢。女一号名叫王卿,待字闺中,对国哥一见倾心。当晚演出的是《朝阳沟》,王卿也是入戏了,现实中也把自己当成了银环。但又不好表白。据说第二天专门骑车来村里见了国哥。国哥更是一见钟情,昨晚看戏后一夜没睡。戏中人真的来到身边,而且专程来找他看他,国哥喜出望外,但呜噜呜噜说不出话来。王卿这才知道国哥是哑巴,滚热的芳心一下凉到脚尖,悻悻地骑车走了。国哥仍未死心,一直送到村口,盯着王卿骑车从视钱中消失,一直盯到太阳下山什么也看不见。

  王卿走了,把国哥的心也带走了。王卿再没有来。国哥白天在地里干活总会不停地扭头向路口凝望,收工回家匆忙洗把脸换身干净衣服便去村口等。国哥从此也成了戏迷,不论哪村演戏,国哥都会去看。但总也找不到王卿的影子。

  家里劝他不要等了,国哥听不进去。村里人介绍对象,国哥一概不见。我离家外出上学那年,国哥已年近四十,仍是天天在村口等。每次我回来,他都要拉着我连比带划地说半天。国哥一辈子没有走出小村,他总是向我竖大拇指,意思应该是夸我、羡慕我走出了村子,走到了外边的世界。他不知道外边世界是什么样子,但他知道外边的世界有他的王卿。他的自言自语,隐约能听辨出王卿两个字音。看得出,他一直坚信王卿会来找他。这是他生活的全部。

  几十年过去,国哥老了,王卿在国哥心里依然年轻,只是不知在哪里。当年的帅小伙,已是满头白发。眼晴也不再明亮,开始变得迷茫浑浊。村里村外发生了很多变化,国哥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算起来国哥已快八十了,许是劳累的磨砺,也许是内心有梦,精神的平静纯粹,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国哥身体一直很好,干活从来不惜力气,生产队干活时评工分总是满分。单干后他和弟弟、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年纪大了需要照顾,弟弟智商有点偏低,除了简单的农活什么也不会。国哥白天忙地里,回来还要侍侯老娘,做饭喂鸡喂猪。老娘走后,国哥和单身的弟弟一起生活,种地、种菜,日子过得简单而平淡。不论忙闲,国哥爱美的心始终没有变化,不论什么时侯,都把自己收拾得利索干净。干活之外,他喜欢种花。院里院外种满了月季花、木槿花、鸡冠花、指甲花,姹紫嫣红,花园一般。这一切是否都与王卿有关,国哥的世界,一切都应该如王卿一般美好。偶尔国哥会让弟弟开着三轮车拉他到附近镇上转一圈。看场戏,买点零用东西,给自己置办一身时新衣服。国哥的衣服始终是符合时尚潮流的。过年时一定要买两只通电的大灯笼挂在门口,耳聋听不到声音,也要买一大包鞭炮,亲自点燃。

  这几年国哥苍老得很快,原本雪白的牙齿也开始脱落。不用下地干活了,国哥大部分时间都打发给了村口。原来是站着,现在腰腿不行了,或坐或蹲,但一双浑浊迷茫的眼晴,始终一眨不眨地凝望着村口通往山外的路。那里有他未知的谜一样的世界,那里有他五颜六色的梦想,那里有他等了一辈子的爱情。

责任编辑:徐坤杰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