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大众网文化出品 >历下亭

尧山情结

2020

09/01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薛荣俊

手机查看

  □薛荣俊

  再回首展望您的雄姿,像遇到了一位几十年未见的亲戚,短暂的陌生以后,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儿时那份难舍难分的依偎,立马带来周身的温暖。在外闯荡这么多年,我的思绪仿佛离您越来越远,但灵魂却离您越来越近。

  尧山、村集体破旧的养蚕室、叫我一挨近心就怦怦乱跳的大片坟茔、草屋后挂满桑葚的桑树、几块大石拼凑的石桥、清澈见底的水坑……所有的这些,连同父亲当年执着和勤奋一块刻进了我的记忆,以至于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在家以外的地方留宿,我稚嫩的记忆里,最早就是在尧山脚下东峪的护林房里。村里有几百公顷的原生态山林,山腰里有零星的小地块,父亲是村集体时的山林护林员,除了看林护林,平时就是种植管理中草药,秋天里收成了卖给药材公司,为村集体创收。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护林房,有多么落后和窘迫是可想而知的!记不清是什么原因叫我在护林房住下的,只记得深夜里醒来,我立马想嚎啕大哭……黑咕隆咚的大土炕上,几个大老爷们鼾声如雷,油烟味、汗臭味顶得我的喉咙想干哕,除了床头土灶里噼啪作响、忽闪忽灭的木柴带来一点光亮,屋里黑得瘆人,这里没有丝毫的温情,即使痛哭也没人理,我用力推开挨近鼻孔的粗布被子,把脚丫伸到炕边,排解一下心里堆积的不满情绪,努力地使自己回到梦乡。

  护林员中有个被称为“猴哥”的人,我长大了才明白,我和他是同辈兄弟,不过不是一个家族的。人长得特丑,一脸的猴相,脸上一道道褶子藏着岁月的灰垢,走路一颠一簸的,肥大的棉衣裹着他瘦小的身躯,显得极不协调……护林员上工了,一溜身影蜿蜒得像蛇一样,他便提起门前的一个泥巴罐子,去西边河沟水坑提水,我急匆匆跑到他前面向水坑奔去,狭窄的小路叫我找不到平衡,一跤摔到刚浇过的菜地里,弄得一身泥巴,“快起来!快起来!怎么弄的?”往往他都是声音快脚步迟,我哪管那些,早跑到水坑下面的浅水滩里逮小鱼小虾了。回来时捡一截木棍追赶菜园里飞舞的蝴蝶,结局是肯定追不到,左一下右一下却把白菜萝卜抽打得不像样。等父亲收工回来,猴哥就告我的状,惹得我极不高兴,无奈的他抱起我,勒紧我的腋窝原地打转,脏兮兮一身汗臭弄得我更不高兴,他便去墙根鸡窝里取来新下的鸡蛋,煮熟了拿来哄我。“我才不稀罕你的鸡蛋呐!过年我大姑给我的都是染红了的,比你的好!”我依旧不依不饶,倔强地不理他,他总是觍着脸笑着,捏着鸡蛋追着我……

  护林房东边是一块稍大的平地,长大了以后才明白种植的是桔梗,深紫色的花骨朵和宝玉胸前的荷包一样饱满,我便避开大人,偷偷地跑到地里挨个去捏骨朵,听那“噗!噗!噗……”具有磁性的爆破音。经过弯弯曲曲的地边再往东走,又是一条小河,几块偏大的石头拼接成简易的水漫桥,泉水从桥下汩汩而流。房后路旁有一棵不高的桑树,记得满树的黑黑的桑葚惹得我垂涎欲滴……总想趁大人们去干活了饱餐一顿,但总是被忘记,只能叫饱满的桑葚成为永恒的记忆。这里曾是我儿时捡拾快乐的地方,偶尔的机会来到这里,亲近了自然,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也算是廉价的奢侈。

  这就是尧山给我最初、最深的印象,既没有名气,也没有什么特点,只不过是沂蒙山脉短短的一节,可谓再简单不过了。然而,在我内心深处,尧山又不简单,她给我的童年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天真无邪的童年时期,在这里曾留下我稚嫩的脚印。她又像一位少女,释放了初恋的情愫,尽管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的光阴,记忆还是依稀可见,每当在外想起家乡,尧山总跟浓浓的乡愁一起撩拨我的思绪,石像、石桥、桑树,仿佛是小学的a、o、e,注定要伴随我一生,在心灵深处,恰似一壶岁月的老酒,历久弥香。

责任编辑:徐坤杰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