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卡通漫画不能是艺术?

2015-12-01 16:12:0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

20847928_2015113017504896768200.jpg

20847928_2015113017505253048900.jpg

  ◎陈吴越

  对卡通漫画的喜爱由来已久,却从没有认真想过它们和艺术有什么联系,这也许是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共有的问题。以这个问题为切入点,798的北京林正艺术空间举办了名为“对话框”的展览,展出了村上隆、奈良美智、加藤遼子、李东起和吴争艳等来自中日韩三国的艺术家的作品。可能因为空间的限制,参展的画作不多,只能让我们对这些艺术家有个初步的了解。不过可贵的是,这些作品都是馆藏原作。策展方希望借本次展览,让“高大上”的艺术与“接地气”的卡通漫画之间进行一次有效的对话,将他们完美结合催生出的新艺术展现在我们眼前。

  奈良美智是参展艺术家中我最喜欢的一位。他的参展作品似乎毫无悬念的是那个大头怪眼的小女孩。明亮的背景和简单的线条,只要通过一个眼神就能准确地表达出小女孩的喜怒哀乐,在几张下脚料上随意地素描就能把我们带入画家丰富的内心世界。这个生长于战后日本的画家深受卡通漫画的影响,那些美好的图像连同家乡美丽的山水一起给他留下了丰富的回忆。奈良美智笔下无辜却带点叛逆的小女孩就来源于这些记忆的叠加,无怪乎他的每幅作品都有如棉花糖般来自于过去的色彩,而小女孩每一个无助或者带有敌意的表情,都源于画家自身抗拒外界的心情。

  “独特的自我表达”是奈良美智一贯的创作动机,然而这样的风格在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发生了改变。住在离福岛核电站仅100公里的奈良美智深深地为这次灾难感到悲伤,以至于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继续创作。在经历了巨大的灾难后奈良美智突然觉察到,过去的自己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从那以后他逐渐意识到观众的存在,开始重视和观众的交流,而他笔下的小女孩也从过去的叛逆变得恬静与沉默。他希望这样的画作能传递出一种温暖的情绪,治愈灾难后人们残破的心灵。“通过形象塑造来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一种社会意识形态,通常受文化的影响进而反过来影响文化”,这是字典里对“艺术”的定义。奈良美智通过小女孩这个卡通形象对“艺术”二字做了完美的诠释。

  提到卡通漫画,村上隆势必然不能缺席。可以说正是因为他的努力,日本的卡通漫画在世界艺术领域才赢得了一席之地。村上隆从小痴迷于卡通漫画,曾经的梦想是当一名动画师,为此考上了东京艺术大学,却不巧以传统日本画为专业,差点读到了博士。可是他渐渐不满足日本画自我封闭的系统,而更注重钻研当代艺术的风格和技法。村上隆突破战后日本艺术单纯模仿西方的现状,试图创造一些有深刻日本烙印的东西。在高雅艺术已经不能再给予他灵感的时候,他把目光投向了日本御宅族所钟爱的卡通漫画,发展出了一种独具日本特色的崭新的艺术风格。

  村上隆的作品扁平、表面光滑、色彩明亮,集可爱、暴力和性幻想于一身,有浓重的卡通漫画色彩。他还于2000年提出了著名的“超扁平”宣言,指出从传统日本画到如今的卡通漫画,广泛存在这样一种二维的、扁平的艺术风格。而同时,战后日本的社会阶层和大众品味也被扁平化了,高雅和低俗艺术的界限已不再分明。村上隆的确是这个宣言的践行者:他先把卡通漫画带入了凡尔赛宫,让它们变身成为了高雅艺术;而后又把它们商业化,还原成了玩具和T恤衫这些大众都能唾手可得的商品,真可谓是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

  由于广受欢迎,村上隆也成了奢侈品牌竞相合作的对象。关注时尚的女性同胞一定都忘不了前几年路易威登包袋上樱花、笑脸樱桃和卡通鲍勃先生,这一切都出自村上隆之手。这些超级可爱的卡通漫画和路易威登几百年不变的图案在一起竟然毫无违和之感,在全世界范围大卖的同时还让村上隆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在感叹他商业头脑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这也是卡通漫画的力量。

  至此,我觉得这次卡通漫画和艺术的对话已经取得了成功。如村上隆所说的那样,我们完全不用刻意去区分什么是卡通漫画,什么是艺术,不用去界定什么是高雅艺术、什么是低俗艺术,也无需争议艺术是否应当商业化。我们只需要享受卡通漫画为我们带来的福利,从这个“扁平”的世界中找到我们各自所需的东西,可能是压力的宣泄,可能是未泯的童心,可能是美好的梦想,也可能是那个在现实的生活里已经丢失太久的自己。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