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卫们为什么“掉进钱眼儿”?

2015-12-01 16:12:0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杨吾心

顾长卫们为什么“掉进钱眼儿”?

 

顾长卫们为什么“掉进钱眼儿”?

 

顾长卫们为什么“掉进钱眼儿”?

 

顾长卫们为什么“掉进钱眼儿”?

 

顾长卫们为什么“掉进钱眼儿”?

  ◎杨吾心

  展览:视介--顾长卫当代艺术展

  时间:2015-11-22 至 2015-11-29 12:00

  地点:中国美术馆

  在艺术发展的历程中,以货币、金钱作为创作素材或作品主题的艺术家不在少数,尤其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掉进钱眼儿”的艺术家越来越多。艺术家们有了更多的欲望和空间去谈论金钱与艺术、消费与社会、资本逻辑与大众生活等的关系。1960年代开始,安迪·沃霍尔就开始了他的金钱艺术之旅,他直率又坦白,“既然满脑子想的都是钱,那就画钱呗。”雕塑艺术家吴少湘从1991年开始尝试用硬币作为媒材进行艺术创作,指涉拜金主义的泛滥和资本逻辑的沦陷。如今,在电影界颇有建树的顾长卫也将镜头转向了人民币。

  展览中,顾长卫集中展示了他的影像、摄影、装置等综合形式的作品,但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他的摄影作品。窃以为,将一帧帧的画面串联,就是电影,将一帧帧画面定格,就凝固成摄影。顾长卫用微距摄影呈现了人民币的细节元素,变相地压缩了人和钱的距离。除了小说世界里的葛朗台,很难想象现实生活中谁会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人民币。然而,被无限放大和复制的人民币,走向了“弱符号”的一端。因为在一些作品中,我们已经无法认出百元大钞的模样。

  他想传达什么?是对货币拜物教的反讽?还是对人民币设计之美的颂扬?抑或毫无态度地呈现,单纯地做一个象征性死亡的作者?事实上,我也没有答案,而且任何阐释都有过度阐释的嫌疑。在此,我只想提供几种可能的视角,以供参考。

  “谈钱不伤艺术”--当代艺术的可能

  网络上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戏谑段子:“我又不是人民币,怎么能指望人人都爱我。”言外之意,人人都爱的只有人民币。且不谈论经济全球化语境下,世界货币体系中人民币地位的提升,以及人民币在区域范围内成为“硬通货”这一不可逆的趋势,仅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除了空气和水,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人民币是什么。开诚布公地谈谈和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钱,变得越来越稀松平常。从这个角度看,选择人民币作为创作主题,从一开始就已经俘获了大众的“芳心”。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