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程:但求好戏,莫问前程

2017-10-13 10:09:33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

  2014年9月30日,史诗歌剧《战争与和平》在天津大剧院上演

  凝望着观众席的钱程

  昨天,天津大剧院第二期委托运营招标结果公示的第二天,剧院内平静如常,只是已成过去时的运营方“驱动传媒”的董事长钱程面对接踵而来的询问、探究甚至惋惜有些坐立不安。眼下,120人的运营团队如何善后他甚至没时间考虑,来自叶小纲的海外问候与来自意大利的担忧同期而至,一边讲述一边安抚,考验着他的智慧。而濮存昕的一句“你和你的团队要面向未来”,则引来了钱程的一句壮言:对,下一站我们依然有信心。

  “一定要实话实说”

  昨日的天津,阴,微寒。

  前天的一则天津大剧院经营权将易主的消息并未引来观众退票及询问的热潮。天津大剧院外,今年内已经敲定的多场重头演出的巨幅海报依然矗立,票房也尚未贴出已售票及会员和儿童艺术培训的善后措施。由于正值十一黄金周后演出的空当,剧院内颇为冷清,与前日第二期委托运营招标结果公示引发的舆论震动呈现两极。如果按照10月31日前必须撤出的规定,未来80天已经安排至明年元月1日的58场演出理论上将面临取消,钱程说:“如果真是如此,它所带来的影响无法想象。”

  消息扩散后,昨天上午,钱程已经接到了即将于11月推出的天津国际歌剧舞剧节中的重头戏——意大利三大歌剧院方面的询问电话。据悉,眼下,意大利罗马歌剧院、摩德纳帕瓦罗蒂歌剧院以及帕尔玛皇家歌剧院的一百余位艺术家已经做好了启程准备,而《卡门》、《茶花女》、《艺术家的生涯》等剧目的布景也正漂洋过海而来。

  面对四五万天津大剧院的粉丝会员,钱程嘱咐工作人员,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过由于剧院没有足够的资金退还会费,所以将以会费转成演出票的形式给予补偿。

  逆境下的“驱动”

  2012年入主天津大剧院时,这座距离京城仅仅半小时高铁的城市除了京、评、梆、曲艺、杂技,其他演出形式并不多见。那时,钱程所带领的运营方北京驱动传媒是以零编制零补贴进入的,即便开幕一年内的剧目口碑渐成效应,但一年的经营还是无法填平每年700万元地源热泵的能源消耗费。以至于当时还曾出现过新西兰皇家芭蕾舞团的演出因为供暖季已经结束,但4月寒流突袭津门,即便是花费10万元购买了线缆,将剧场温度提升至18℃,还是满足不了团方对于23℃的温度要求,导致演出夭折的“国际笑话”。

  5年来,登台天津大剧院的艺术家及院团的量级毋庸赘言,而这些演出大都是以天津作为落地中国的唯一一站,很少实现多地巡演,仅仅在拿下哈尔滨大剧院的经营权后,一些演出才实现了两地联动。但其实这种看似没有顾及市场回报的所谓“独有性”并非有意为之。钱程说:“这里的很多演出拿到北京是演一场赔一场,仅以话剧《兄弟姐妹》和《2666》为例,每出戏装台就要七八天,自己没有剧场根本交不起场租。”

  但由于常常演出的都是演员众多的大部头史诗级作品,即便是在天津,也难以实现盈利。于是,5年他赔了2000多万,但钱程却说“驱动传媒”实现了自己在逆境时曾经许下的宏愿:驱动文明、传播感动,“所以这些年我从没考虑过市场”。这些年,钱程也感谢天津市政府的援手,先是每年500万的能源费补助,之后是今年开始享受的“文惠卡”购票补贴。但这种初期经营的困境,钱程其实并不陌生,“当年北京音乐厅和中山公园音乐堂在运营之初都可说是惨淡。记得当年指挥家李德伦说‘你一张票都不送,纯粹卖票试试’。结果那场演出,台上交响乐团80多人,台下只有7位观众,当时李德伦给这7位买票的观众深深鞠了一躬。”

  戏剧“双城记”

  “一个剧院改变一座城市的气质”,很多业内的人士这样评价钱程运营的天津大剧院。虽然天津的11家院团几乎一团一厅,但整个天津国际性的演出几乎都集中在天津大剧院。“记得第一次撰写可行性报告时,我写的是:要打造一个让天津人引以为傲的与京沪比肩的剧院,成为中国的林肯艺术中心。”钱程说。

  很多人都误认为,生于津门,于是钱程才有了为家乡打造一座高端剧院的执念,其实作为天津人,钱程却说:“爱我的人都在北京。我的观众肯定是在北京,或者说在上海,‘戏剧双城’的理念也正源于此。天津大剧院对我而言是一个机会,也因此才有了‘拉杆箱观众’、‘京津观剧大巴’等天津大剧院独有的观剧景观。”

  在这里,5年来创造的“奇迹”绝不止这些——2012年,天津大剧院化解了北京人艺因当年演出中一位观众说了句“说了半天怎么不唱”而20年未赴津门的尴尬;之后又打破了1978年郑小瑛指挥歌剧《茶花女》连演39场后天津30多年再无歌剧演出的历史,2014年8部歌剧的接棒上演,让天津成了一座“有歌剧的城市”。相声书馆固然接地气,但天津大剧院那些费劲难懂超前云端的大歌剧也养成了天津的另一种气质。10月7日,也就是中标结

  果公示前的最后一场演出中,当由孩子们组成的天津大剧院木兰童声合唱团诵读起一首首唐诗,许给这座城市的是未来气质的养成。

  扬帆,再度

  5年1990天,2274场演出,除了到国外挑戏,钱程几乎场场都在现场,拍了数十万张照片。俄罗斯导演朵金的《兄弟姐妹》,钱程一场就拍了3600多张照片,精选之后拷贝在U盘中送给了朵金,他兴奋地挂在胸前当项链。

  要知道,为了请来这位俄罗斯戏剧大师的戏,钱程曾四次赴圣彼得堡,前三次都未得见其本人。第四次,朵金说:“我接受你的邀请,其实前三次你来我都知道,但那时我对你没有把握。”我们常常听到有人说,看天津大剧院的戏,让中国人看到了差距,让我们汗颜,但一位戏剧人却说:“好戏不是让我们看到差距,而是给我们希望。”

  原本明年“朵金三部曲”将登陆津门,但经营权“易主”后,演出无奈只得取消。为了减少成本,到国外挑戏时,钱程也大都坐夜航,去圣彼得堡,他坐的是1400元往返的乌拉尔航空,还戏称“战斗民族的航空,挺好”。

  评价一个剧场,其引进剧目与国际同步的速度是重要指标,近两年,天津大剧院邀来的剧目甚至就有前一年阿维尼翁戏剧节的“眼球剧目”,真正做到了同步引进。而朵金的圣彼得堡小剧院就是一座能够聆听欧洲戏剧脉搏的剧院,这周末,天津大剧院最成功的自制剧目《酗酒者莫非》将在上海登台,目前这出由波兰导演陆帕执导的大戏已经接到世界各地十几个戏剧节的邀约,而钱程最期待的则是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in单元”的约请。5年如此之多的演出,钱程称自己最喜欢的是仅有80分钟的话剧《美杜莎之筏》,如今,剧中的那艘大船依然留存在剧院的后台,正如他所带领的团队,期待再度扬帆。

  文/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新闻内存

  天津大剧院部分经典演出

  2012年4月29日,俄罗斯莫斯科国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涅米洛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带来经典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和《天鹅湖》。

  2012年6月3日,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携美国五大乐团之一的费城交响乐团首度造访天津,这也是天津历史上首次迎来世界顶级交响乐团。

  2012年6月22日,九度获得格莱美奖、三座留声机奖的美国艾默森四重奏首次来到天津,带来了他们的“中国首演”。

  2012年11月25日,北京人艺话剧《窝头会馆》第一百场演出在天津大剧院上演。之后,《喜剧的忧伤》陈道明回家。

  2013年3月20日,天津大剧院开幕以来的首部歌剧《托斯卡》上演,打破了天津三十五年来没有西方经典歌剧上演的历史。

  2014年3月11日,北京人艺《茶馆》亮相。

  2015年11月14日,天津大剧院迎来建院后首个世界超一流乐团,拥有467年辉煌历史的德国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在指挥大师郑明勋的率领下奏响了贝多芬、马勒两位音乐大师的经典之作。

  2015年11月15日,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何塞·卡雷拉斯举办“卡雷拉斯问候天津”音乐会。

  2016年8月31日,享誉世界的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携经典芭蕾舞剧《吉赛尔》和现代芭蕾《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亮相。

  2017年3月4日,俄罗斯当代著名戏剧导演列夫·朵金执导的八小时的超长大戏《兄弟姐妹》登台。

  2017年6月24日,根据史铁生作品改编,波兰著名戏剧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执导的《酗酒者莫非》进行了世界首演。

  2017年7月15日,一部《2666》挑战着观众的观剧极限,这部剧是过去一年全世界最受瞩目的戏剧之一。

  整理/本报记者 郭佳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