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纯净的童话故事中 探求人生哲理

2017-12-07 12:20:02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书中插图

《小约翰》   (荷兰)弗雷德里克·凡·伊登 著   景文 译   长江文艺出版社

  读过《小王子》的人很多,但是读过“19世纪的《小王子》”《小约翰》的人不多,这是因为,之前只有两个版本的中译本,现在市面上几近绝迹。其中一版是鲁迅先生翻译的。近日,《小约翰》中文新译本出版发行。这部经典哲理童话完成于1887年,一经出版便风靡欧洲。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珺

  鲁迅:《小约翰》是自己爱看,又愿意别人也看的书

  1906年,在日本留学的鲁迅,偶然在东京书店买来的德文文学杂志中发现了《小约翰》,非常喜爱。20年后,鲁迅克服重重困难将该书译为中文出版,为中国读者送上一份精美的精神食粮。鲁迅认为,《小约翰》“是一篇象征写实的童话诗。无韵的诗,成人的童话。因为作者的博识和敏感,或者竟已超过了一般成人的童话了……我也不愿意别人劝我去吃他所爱吃的东西,然而我所爱吃的,却往往不自觉地劝人吃。看的东西也一样,《小约翰》即是其一,是自己爱看,又愿意别人也看的书”。

  1927年,刘半农受瑞典汉学界之托,准备推荐鲁迅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刘半农托台静农征询鲁迅意见,鲁迅婉言谢绝了,回信说:“静农兄:请你转致半农先生,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诺贝尔赏金,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

  著名鲁迅研究学者孙郁说:“这本书,直接催生鲁迅的《朝花夕拾》,我甚至觉得,那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便是他译过《小约翰》后的一种自我追忆。”

  新版翻译语言生动,同时保留了鲁迅译文的精华

  《小约翰》作者弗雷德里克·凡·伊登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荷兰著名的作家,他的诗歌和散文都很出色,但本职却是一名医生、精神分析学家,且成就斐然。他最早将印度大诗人泰戈尔的散文诗集《吉檀迦利》翻译到荷兰。

  与小约翰开始于奇妙的幻游而最终“踏上他的辛劳之路,那通向人类的、苦痛的、深沉的大城市”一样,伊登本人也经历过一段由理想和浪漫回归现实的路。他曾在荷兰北部的比瑟姆建立了一个财产公有、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公社,并根据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命名为“瓦尔登”。

  《小约翰》与《小王子》类似,在纯净的童话故事中探求人生的哲理。它是荷兰最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语言简单透明,纯净美丽,主人公小约翰苦苦寻求那本“解读人生所有疑问的大书”的经过,寓意我们面对人生迷惘时的共同处境。小说看似写孩子,但即便是在大人的世界里,那些追问和思考,仍是深刻的哲学。

  据著名策划人、出版人安波舜介绍,《小约翰》在国内主要有两个译本,一是鲁迅1928年的译本,第二个版本是2004年华夏出版社胡剑虹译本。而现在这两个版本在图书市场上近乎绝版。此次新译本的翻译是资深编审景文。著名鲁迅研究学者、南开大学教授李新宇说:“与鲁迅的译文相比,景文的译文有许多优长。它显然更通顺、更流畅,语言也生动,像书本身一样绚丽多彩,也保留了鲁迅译文的精华。”

  此次翻译,景文做了很多功课,她认为,翻译作品,找到原作的调子很重要,需要把握原作的灵魂和意境,以及对作者本人有深入的了解。在景文看来,伊登的作品,富于理想主义和灵性的美,有一颗安静的灵魂。加上他是一个出色的精神分析学家,对人的梦很有研究,所以《小约翰》全书都如诗如画、亦真亦幻,写梦境和现实的时候,可以写得浑然一体又美到极致。

  对话译者

  《小约翰》和《小王子》

  有着相似的灵魂

  广州日报:翻译《小约翰》的过程中,您有什么不一样体验吗?

  景文:我在小说里看到了我自己,我也相信读者一定能够在《小约翰》里面看到我们自己。看到我们的童年,看到我们的现在,也能看到我们的未来,我相信大家会有这样美丽的阅读感受。

  广州日报:为何说《小约翰》是19世纪的《小王子》呢?

  景文:我觉得《小王子》和《小约翰》的灵魂都是相似的,都是用一个人格化的角色寓意我们的人生。它们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小王子》是不同时空,在空间上由6个不同种类的人寓意人性,寓意整个大千世界;而《小约翰》是按时间的顺序,用人格化的角色分别代表大自然,代表求知欲,还有一个冷酷的科学精灵,还有数字博士,能把世界万物简称一个数字,代表人生的求美、求知、求赞的过程。但两者,全文语言都非常美丽,非常单纯透明,精神非常相通。虽然结尾有点不一样,但是书的灵魂是一样的。

  可惜的是,《小约翰》远远没有《小王子》这么高的文学地位,所以,今天我们要把它的价值再跟大家讲一讲。

  广州日报:你觉得童话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景文:童话可以给我们一个氛围,比如说我们家孩子洗手的时候会说“谢谢水龙头”“地铁再见”,拿着毛巾说翻烙饼。我们现在都说“微”,微信、微小说、微客,小孩子每天都在给我们提供一个微童话,这种形式、这种敏感、这种美好,我们一下子能够感受到,本身童话给我们一个氛围,其次童话给我们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