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呢,后来怎么了

2019-08-23 12:20:15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爱心树童书李昕

  2013年,我看到了一本日本绘本的封面,不识书名与作者,但那张封面一下子就刻在脑子里了,忘不掉。这种一见钟情式的好书直觉,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出现过几次,特别靠谱。

  后来呢,再见到这本书,是它获得了第6回MOE绘本书店大奖第1名,此奖由3000名绘本书店一线店员评出,是日本分量最重的年度绘本大奖之一,也是父母选书的重要参考。我也知道了,为什么我并未听说过这位名叫吉竹伸介的作者,因为这根本就是他的绘本处女作。这本令我难忘、让吉竹伸介出道即扬名立万的作品正是《这是苹果吗也许是吧》。

  后来呢,在每一回的MOE绘本书店大奖里,都能看到吉竹伸介的书。到了第9回,吉竹伸介以《脱不下来啦》和《后来呢后来怎么了》包揽了第1和第2名。2018年,12万名日本小学生投票选出我最喜欢的书,在前10名里,吉竹伸介一人占了4本。

  果真印证了我一见钟情的好书直觉,不负2013年开始引进吉竹伸介作品的努力。

  吉竹伸介的作品多数集中在让他一举成名的日本出版社青铜新社里。青铜新社像是个天蝎座,为自己内心的满足而工作,而且自我要求的标准很高。钱嘛,不缺。一般来说,购买版权的过程是报价、竞价,同时附上过往傲人的业绩介绍,再加上推广方案,然后坐等结果。这个过程也就个把月的时间。但吉竹伸介的版权一谈就是五年。

  青铜新社是一家很小的出版社,每个人身兼数职,社长女士迄今依然亲自参与绘本的具体编辑工作。一年出不了几种书,每本书都很精。其他出版社都在主动推广海外市场,他们只是在高高兴兴地做着自己。因为没有那么积极,所以联系起来花费的时间就多。

  另外,青铜新社出售版权的思路也与他社不同,傲人业绩与出价高低不是关键,他们最看重的是有灵魂契合度的合作伙伴。

  因此,五年的谈判时间,基本上都用在了印证双方是否有灵魂契合度上。我们交流了做出版的理念,对编辑工作的理解,选书的标准,书的营销推广方式,畅销书是怎么做出来的,赔钱又怎么办等出版问题;为什么喜欢吉竹伸介,对他的每本书都是怎么理解的,他作品的出版顺序,如何推广等具体项目问题。

  谈到对吉竹伸介作品的认识,像《这是苹果吗也许是吧》《好无聊啊好无聊》,我们很难对它们进行分类。一般绘本是开头出现一个问题,小主人公通过努力,在结尾解决了这个问题,获得成长。而吉竹伸介作品提出的问题像是思维导图的中心,由这个中心点无限地引发出去:这是苹果吗?不一定哦,也许它表面是苹果,内里是橘子;也许它是一个外星生物的蛋;也许这个苹果有七情六欲;这个苹果经历了什么才会来到我面前……吉竹伸介并不要解决问题,他只是给了无数种可能性。而且他提出的问题,是那种我们成年人从未想过“这难道是个问题”的问题。不是故事,不是寓言,他的绘本帮我们逃出思维的窠臼。我接触到的每个看过他的书的读者都一致地反映太好玩了,好像吉竹伸介说中了自己藏于内心、耻于道出口的某个念头。

  五年间,我们与青铜新社在北京、上海、东京、博洛尼亚数次面晤,又在邮件中款款深谈,彼此确认了无数回眼神。

  后来呢,我们终于签订了吉竹伸介作品版权引进的合约。虽然我感觉仿佛耗费了半生灵力才办成此事,但真的是欣喜万分。

  特别要提出一点,我们跟日方还有很大一部分时间花在对印刷质量的探讨上。吉竹伸介的《这是苹果吗也许是吧》《做个机器人假装是我》《后来呢后来怎么了》《脱不下来啦》《揉一揉啊捏一捏》这五本绘本使用的颜色全部都是专色。

  一般的彩色印刷也叫四色印刷,即通过青、品红、黄、黑四种颜色的不同配比来呈现成千上万的颜色。专色印刷不是通过这四种颜色来合成某种色彩,而是用预先配好的特定彩色油墨来印。使用专色能够保证印刷中颜色的准确性,而且专色表现的色域很宽,有很大一部分颜色是四色印刷油墨无法呈现的。因此,以上五本书在色彩呈现上会一下子从众多书籍中跳脱出来。我想,这也是我当年在看到《这是苹果吗也许是吧》时就一眼难忘的重要原因。

  在做彩色印刷之前,我们都会打样以确认真实印刷的效果。四色打样就可以用打样机来做。但是,专色打样只能用印刷机,也就是相当于开机印刷一次。经过成本核算,我们打一本专色样的费用相当于开机印3000册书的费用。尽管如此,为了确定使用的纸张是否合适、专色的呈现是否完美,我们还是为每本书都打了专色样,甚至不止一次。

  后来呢,今年6月开机印刷时,青铜新社的两位工作人员特意从日本飞到北京,跟爱心树的编辑一起,花了四天时间从早到晚在印刷厂里盯机。也许每个爱书的编辑,都愿意为好书这样坚持吧。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