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邮电大院里的童年

2020

05/16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手机查看

  1

  在我快上学的年纪,我们家搬进了爸爸单位的邮电家属大院。那时候的大单位、工厂都会有自己的职工家属大院。它是城市一角众生栖息的缩影,也是一定程度上隔绝于城市的存在。木结构的老屋连接着后来新建的水泥建筑,日间当阳光照下来的时候,那拐角处的一排排房间依然在昏黄的灯光下兀自沉浸。

  那扇绿色大木门的门洞里,有大妈摆的布料服装摊,旁边的小卖部,售卖印有漂亮卡通图案包装的巧克力。如果你晚间去公共厕所,在操场的角落看到几点小小的红色光亮,那是杨伯伯家养的兔儿们偷跑出来在撒欢。周末,偶尔爆米花的小贩会过来,各家的小孩捧着搪瓷盆排起长队,等着那几小把的米粒变成满盆香气四溢的米花,然后满足地抱回家去,电视里的《米老鼠和唐老鸭》就开演了。

  当你听到有人“咚咚”地从楼道里跑过,木板缝隙间漏入光线里的灰尘仿佛诉说着岁月幽深间的秘密。房屋、人声、烟火,经历时间的发酵融合成这城市微观景象里特有的俗世气息。

  2

  各家的灶火都摆在楼道里。走廊就是大家的厨房,有时周末爸爸从外面钓鱼回来,各家都一起帮忙,准备木盆剖鱼,为我们合养的小猫们准备口粮。空气里浓烈的鱼腥味,满地湿漉漉的鱼鳞,猫儿们喵喵地馋叫,一起构成了盛大节日的愉悦感。

  我们的爸爸在单位从事着不同工种的工作。现在想起来,阿鹏和斯琴姐的爸爸每天出门回家都背着皮质的工具箱,经过我家窗前的时候,腰间长串的钥匙随着脚步哗哗作响,他们应该是电路检修或者设备维护的师傅了。阿哲的爸爸每天总是笑嘻嘻的,绿色的邮电制服也从不离身,应该是前台的营业员。阿六的爸爸经常不在家,要么就是回来很晚,是开大车的司机。而我爸爸呢,是会计。

  我们大院应该是城市里率先通上电话的那一拨,每家还配发了厚厚的电话号码簿,这个城市里不管是哪个单位、哪个人家,只要装了电话的就都能查得到号码。我们的爸爸是城市里第一批用上“大哥大”的人。

  3

  那时候,每家房间的结构也都大同小异,各色家具的不同摆放形成了每个家庭不同的格局。

  我们几个小伙伴在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家里玩捉迷藏。那么有限的空间,无非只有床底门后、大衣柜、缝纫机这些地方好躲,却可以玩得那么开心,笑成一串。

  夏天,我和斯琴姐拿了冷饮票领冰棍回来,便放在她家的冰箱里。每天我去她家拿冰棍时总觉不好意思,如果自家有冰箱的话,我可不止每天只吃一根。

  傍晚,斯琴姐洗完头发总喜欢坐在楼梯口边看书边吹风,楼道里飘来“蜂花”的香气,记得有一次她看的是琼瑶的《水云间》……

  4

  我们这栋楼以外就不是大院的范围了,然而对面的小木屋隔得真是很近,也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听到里面有人轻轻说话的声音。

  这栋楼和小木屋之间有一条狭长的阶梯,人们叫它“百步梯”,我认真数过并不止一百步。印象中,百步梯是大院通向外面世界的神奇道路,不管是去学校、去同学家,还是去电影院、书店,似乎它都是必经的近路。

  再后来,我们家就顺着“百步梯”搬到了更远处新盖的单元楼。虽然还会去小伙伴们各自的新家玩,然而慢慢地,还是疏远、淡忘了。

  (四月)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