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风过处,鸡蛋花香

2020

06/27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手机查看

  冬天里,鸡蛋花只是无花无叶的一棵树,百无聊赖地在屋角兀立。弯曲却舒展的枝枝丫丫,犹如形状怪异的鹿角,自成一处风景。

  初夏时节,枝丫开始长出一片片叶子,之后迅速茂盛起来,旁逸斜出,最后长成一棵曼妙的花树。花朵开得蓬勃,一朵朵小花点缀在绿叶中,奔放、热烈,又低调,颇似南方人的性格。

  鸡蛋花一律五瓣,外白内黄或外白内红,恰如鸡蛋的蛋白和蛋黄,又像孩子们手中的小小风车,似乎随时要快乐旋转。

  南方地区,鸡蛋花是最为家常的花木种类,在街头的绿化带或家居的庭院里随处可见。鸡蛋花花期长,遇到会侍弄的人家,鸡蛋花可以从初夏四五月,一直绽放到立冬季节。开放的庭院里,终日透着淡淡的幽香。

  在《裨海纪游》中有关于鸡蛋花的记载:“番花,叶似枇杷,枝必三叉,臃肿而脆;开花五瓣,色白,近心渐黄,香如栀子,宜于风过暂得之,近之则恶矣。”多年前我去广州,发现当地人拿着用细绳串好的鸡蛋花串,边走边叫卖,这情景有点像江南老婆婆走街串户卖白兰花。我和同游者多多少少都买了些,有的挂在包包上,有的别在胸前,有的套在脖子上,倒不觉得“恶”,依然清香。一个小姑娘直接把花插在鬓发间,青春的可爱瞬间被激发。

  (马春葆)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