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写戏没有捷径

2020

08/27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手机查看

  ▌万方

  应该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北京电视台要拍摄一部我爸爸的专题片,我陪着他回到清华大学。进校园之后,摄像师扛着机器前前后后追着他拍,我有意落在后面,只想做一个旁观者。

  图书馆的黄色墙壁上爬满了碧绿的爬山虎,真是一座美观的值得欣赏的建筑,但愿永远不要被拆掉。起码,在我们去的时候它一点也没变,还是当年的老样子。图书馆门口,学校的一位副校长还有一位副书记已经在等候了,自然还有图书馆的负责人。

  拍摄队伍变得大了,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影响到爸爸。这地方他太熟悉,完全不需要带路和介绍,进门后他径直上楼,引着大家来到右侧的报刊阅览室。阅览室很大,里面没有什么人,难道是为了拍摄把人清空了?为拍到人物的正面,摄像师在前面快步倒退着,随他走到一张长桌前,捕捉住关键的一刻,“对,我就坐在这里,我一来就坐到这个位子上,我有我固定的位子”。他四下看看,再看看,然后很小心地在桌前的那张椅子上坐下,要试一试,感觉一下,以确定这是他写作《雷雨》的座位。

  “不知废了多少稿子呀,都塞在床铺下边。我写了不少的人物小传,写累了,就跑到外面,躺在草地上看天空,看悠悠的白云,湛蓝的天……”那天是个好天气,窗外阳光明媚,室内的光线也很好,“当年图书馆的一个工作人员,他待我太好了,原谅我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哦不,我记得,他姓金,这位金先生允许我进书库随意翻书,还允许我闭馆以后还待在这儿写作。那些日子真叫人难忘啊!当时我没有一点别的想法,一门心思就想写出来,没想过发表,也没想过演出。”

  “在我看来,写戏没有别的路子,更没有捷径,必须认认真真地反复读剧本,读各种剧本,国内的国外的,从关汉卿到戏考,到外国的各种流派,象征主义,未来主义,表现主义,写实主义,都要读。”

  “在大学读书光靠老师讲是不行的,必须自己找先生。图书馆里有许许多多的先生,大先生,老先生。一进了图书馆的海洋,就觉得个人是渺小的,世界是那样的丰腴、灿烂。”

  “写《雷雨》的时候我还年轻,现在你们要我讲蘩漪是从哪儿来的,有什么原型?有,肯定是有,好多好多。但要我说出张家老太太,李家少奶奶,王家小姐,有什么用?讲了也是白讲,你们也不认识。《雷雨》这个名字,如果硬要我讲,雷,是轰轰隆隆的巨大声音,惊醒他们;雨,是天上而来的洪水,把大地洗刷干净。”

  以上的几段话只有第一段是在拍摄专题片时说的,其余则是他在不同时期说的,现在我把它们统统放到了清华大学的图书馆里,我觉得很合适。曹禺,20世纪30年代清华大学的一名学生,他什么也没有忘记。(13)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