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文武双全谭筱羽 抢救老戏有担当

2020

10/09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手机查看

  谭筱羽饰赵云

  ▌徐淳 李晶

  老舍先生说“秋天一定要住北平”,因为“北平之秋便是天堂”。能在北京的清秋佳日里欣赏到北京京剧院老生演员谭筱羽领衔主演的《凤鸣关·天水关》,真乃“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也。看完戏后,我略有所感,不能长篇高论,只能写下观戏小语。

  演出当天,谭筱羽一出场,就令观众为之一振!好一个老当益壮的赵云!武生大家尚和玉先生曾说:“一扮不像,莫若不唱。”谭筱羽一扮上就有大将风度,往那一站就像赵云,特别压台。“靠把戏”很挑演员,不是谁都能扎上靠唱一出的,何况还要扎着靠耍大刀,就更难了。演这出戏得有真功夫,不是随便比划两下就行的事。其中有一场戏最为抢眼,赵云扎着靠褶着蟒,一边唱快板一边跑圆场,还有甩髯口的动作,这场戏太吃功夫了。赵云头戴帅盔,甩髯口甩不好就会把髯口挂到帅盔上。赵云的这身行头(靠和蟒)就得有几十斤重,别说跑圆场了,就是站着不动都需要功夫。谭筱羽能把演唱和圆场的节奏配合好,实属不易。最难得的是谭筱羽的表演不是卖弄技巧,而是让“技”为“戏”服务,她用精湛的技艺带着观众入戏。

  谭筱羽在剧中饰演的诸葛亮大气沉稳,儒雅淡定。这出戏的唱腔很高,她唱得很讲究,不是一味地飙高音、跺台板换取掌声,而是唱出了人物的“情”和“韵”,让人听着、看着都觉得美。谭筱羽的每一个动作做得都特别有底,每一句唱念都有出处,一看就知道这出戏先生教得瓷实,她学得扎实。谭筱羽说,演好这出戏也算是她对老先生们有个交待。多朴素的情怀啊!唯有怀揣素心的演员,才能在漫漫的京剧传承之路上耐得住寂寞,走得更稳、更远。

  谭筱羽对京剧有热爱,更有担当。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濒临失传的剧目再现于舞台,希望能把更多的经典老戏继承下来。在好友夏源的建议下,她决定学习骨子老戏《凤鸣关》《天水关》,这两出戏已经有几十年未见于舞台了。《凤鸣关》是一出“靠把”老生戏,众所周知赵云用枪,而在这出戏中赵云不仅耍枪,还要耍大刀,演员要是没有扎实的武功基础还真演不了这戏。张伯驹先生说,余叔岩教戏头一出就教《天水关》,因为这戏二黄、西皮全有。这是一出“安工”老生戏,以唱为主,唱腔特别高,很考验演员的唱功。这两出戏虽然是开蒙戏,但又都是名剧,在京剧史上很有分量,当年程长庚程大老板就曾演过这两出戏。学演这两出戏对夯实演员的基础意义重大。青年演员渴望创新固然好,但是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就如同“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要想恢复这两出老戏谈何容易!戏曲是以演员为中心的舞台艺术,光靠剧本,演员是很难知道应该怎样演的,要想演好,就必须得到会这出戏的老先生口传心授的指导。可会这两出戏的人在哪儿呢?值得庆幸的是,谭筱羽的启蒙老师——已年逾九十的张庆良先生会《天水关》。谭筱羽开始跟时间赛跑,抓住一切机会跟张先生学戏,为了能让这出老戏不成为广陵绝响,谭筱羽潜心向张先生一字一句、一招一式地学。张先生教得细致,谭筱羽学得认真。先生和学生一起抢救中华优秀的文化遗产。

  恢复《凤鸣关》,颇费周折。在向各位老艺人打听求证之后,谭筱羽终于得知武生名家王金璐先生的哲嗣王展云会《凤鸣关》。她在第一时间登门请教,虔心向王先生求艺。这出戏有两种演法:一种是南派,赵云始终用刀;另一种是北派,赵云先用枪后用刀——从敌人手中夺过来的刀。王先生是按北派的路数教的。谭筱羽之所以要演这出戏,还因为这是一出“靠把”老生戏,谭派以“靠把”戏最为见长。马长礼先生曾看过谭筱羽演的《南阳关》,对她的表演赞不绝口,希望她能多演“靠把”老生戏,如《定军山》《战太平》等,她始终记得马先生对她的厚望。

  在以往的京剧舞台上,《凤鸣关》《天水关》是两出独立演出的剧目,而本次北京京剧院将这两出戏合二为一,以谭筱羽“一赶二”的形式呈现,这样编排,既能保留原剧的风貌,又能全面展现演员的功夫。谭筱羽文武兼备,她在本次演出中前饰赵云,后饰诸葛亮。剧中饰演姜维的花脸演员韩巨明、饰演刘禅的小生演员周晓盟都表演得相当精彩,他们二位分别跟张韵斌、衡和华先生学习此戏,与谭筱羽配合得恰到好处。遗憾的是,张韵斌、衡和华两位先生都没能等到此戏上演就已仙逝,而这出老戏就在京剧人一程又一程的接力中留了下来。

  谭筱羽出身梨园世家,她的祖父是著名鼓师谭世秀,曾为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等名家司鼓。谭世秀的曾祖父是伶界大王谭鑫培。受家庭熏陶,6岁的谭筱羽就开始唱着玩儿。她虽然是女孩儿,但不喜欢唱旦角儿而偏爱老生。她喜欢李少春的《上天台》,听着听着就全能唱下来。谭世秀一听,这孩子唱得还真像模像样的,认定她是块唱戏的好材料。于是,谭世秀就领着谭筱羽到阎元靖、张庆良两位先生家去学戏。这两位先生都是在富连成科班坐科学过艺的,虽然不是名角儿,但都是“硬砍实凿”有真本事的老艺人。谭世秀对戏班这点事儿太门儿清了,他深知要给谭筱羽找什么样的老师来开蒙。学戏不一定要找名师,而一定要找“明师”——明白的老师。“明师”不仅自己会演,还能把表演的精髓准确地传授给学生。学戏要能学到真东西,而不是徒借虚名去招摇撞骗,台上“打闪纫针”,来不得半点虚假。

  为了培养谭筱羽,谭世秀会时常请著名琴师王鹤文来家里为谭筱羽吊嗓子,自己则亲自为谭筱羽打鼓,他如果发现谭筱羽唱的板槽儿不对就及时加以纠正。谭世秀对艺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谭筱羽耳濡目染,深受影响。在谭筱羽有了一定的基础后,谭世秀又请邻居——京剧老生名家孙岳为谭筱羽说戏,如《珠帘寨》《捉放曹》等。每到假期,谭世秀还会请孙岳的妻子李韵秋指导谭筱羽练功。谭筱羽11岁进入北京市戏曲学校学戏,后又到中国戏曲学院深造,毕业后成为北京京剧院的一名老生演员。在求艺的路上,她广泛学习,曾向谭元寿、白元鸣、李金声、王士英、王志廉、高宝贤、叶蓬、黄世骧等先生学艺。

  虽说9月20日是《凤鸣关·天水关》的首场演出,但谭筱羽的表现已经相当出色,观众的喝彩和掌声此起彼伏。如果能给这出戏更多的演出机会,我相信谭筱羽的表演会更上层楼,毕竟好角儿都是在舞台实践中摔打出来的。今年11月,这出戏还将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希望到时候有更多的观众能走进剧场一睹为快。

  行文至此,谭筱羽的表演栩栩如生地浮现在眼前,我不禁想起苏轼的诗句:“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难传。至今清夜梦,耳目余芳鲜。”(摄影:孙觉非)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