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怀念李迪

2020

10/16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手机查看

  王也丹

  红衣白裤,茶色墨镜,这是迪老的标配,酷酷的,好像从未变过,哪会儿见到他都是笑容可掬,浑身充满活力。

  那次他来密云,是被李培禹老师“配搭”着。那之前,我和二位李老师都未曾谋面。2013年8月,我的一篇散文,在《北京日报》“我的北京我的梦”征文栏目发表,后来又相继发表了几篇文章。和责编李培禹老师通过几次电话,我邀他来密云给文学爱好者们讲讲课。李老师不仅爽快地答应了,还说要带个好朋友一起来:“李迪,很有名的,你听说过吗?”我何止是听说过。《这里是恐怖的森林》《傍晚敲门的女人》我老早就读过的啊。2016年8月2日,下午两点多,在我们单位楼下,我看到鲜红的迪老和李培禹老师从车里下来。我骨子里是内向的,很不擅长和人交往,尤其名家,最怕人家拿架子,令人“没处搁没处放”的。二位李老师虽为初见,却都是仿佛老友一般,无丝毫隔膜感。坐在主席台上,面对台下六七十双眼睛,李培禹老师说:“李迪老师来了,我就不讲了,让李迪老师讲,他比我讲得好。”

  结果,迪老一句“天还不亮,小沙漠就叫醒了大沙漠”,一下子把听众带进了塔克拉玛干,随着迪老一起认识了邓师傅、谷花、小狗“小沙漠”,感动于为了写好《004号水井房》,迪老三进沙漠并为“小沙漠”买下超市内全部火腿肠……迪老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声情并茂地讲述了生活与创作的关系。两个多小时的讲座倏忽而过,大家意犹未尽。迪老朴实、深情、激情的讲演,就像他身上的红衬衫,照亮、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李迪老师是最会讲故事的作家。”一连数日,大家在本地文学爱好者交流群里分享收获,发表感言。但大家不知道的是,迪老的讲座是义务的,没有分毫报酬。

  2017年5月,密云区社区教育中心为了办出特色品牌,提高居民文学审美素养,成立了“社区教育中心文学大讲堂暨王也丹文学沙龙”。启动仪式前一天,作为嘉宾,我把二位李老师又请到密云,本意是想让他们借此机会在密云转一转,弥补上次匆忙之不足。晚上闲聊时,我突然灵光一闪,不知天高地厚地对迪老说:“明天开堂第一讲,由您来主讲行吗?”迪老一愣:“我没准备啊,再说了,第一讲理应由你这个堂主来嘛。”我说:“您难得来密云一次,上次大家都还没听够呢。”

  迪老答应了。

  第二天,早餐时,迪老说:“也丹,计划有变了,接到通知,公安部要我采访英模郝世玲,下午得回去。”停顿了一下,迪老说:“我和培禹商量了,启动仪式结束后,我讲一小时,(转头面对李培禹老师笑着)培禹你提醒我时间啊,要不我讲起来刹不住车。讲完我们就赶紧走,不耽误下午的事,中午饭就不在这里吃了。”我诚惶诚恐而又感动,这么辛苦地从城里赶来,剪彩、讲座,却还吃不上饭,这怎么行?我说,要不您就甭讲了,启动仪式结束,先简单吃点再走。迪老说:“不用,也不饿,答应你了要讲,怎能言而无信呢。”那天是5月16日,启动仪式上午九点半开始,十点结束,然后,李迪老师开讲,讲他与丹东看守所的故事,讲文学创作如何从小切口进入大主题。李迪老师侃侃而谈、娓娓道来、行云流水、激情四射。十一点十分了,李培禹老师在台下反复抬腕指表,示意迪老。

  十一点三十分,迪老和李培禹老师驾车返京,连午饭也没吃。看着车子驶出学校大门,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激与感动。

  一个多月后的6月25日,李迪老师在北京前门附近的正乙祠戏楼,与主持人杨浪做“怎么写出好故事”的对谈讲座,我和三十余名学员一起,手捧着献给迪老的鲜花,又一次聆听了他的精彩演讲。

  正乙祠戏楼是北京最知名的四大戏楼之一,古色古香,戏台的两根柱子上嵌着一副对联: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李迪老师一如既往,红衣白裤,茶色眼镜。风趣幽默的话语,让台下时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会心的笑声。就是在那次的讲座中,我知道了李迪老师多舛的人生经历,以及他如何葆有一颗爱心、童心、恒心、细心,从而使自己不忘初心,在深扎生活中真诚创作,在文学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迪老是一团火,他的心始终是热的,他很好地诠释了罗曼·罗兰的那句话: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和迪老连着微信,他发朋友圈的内容,一般都是链接他在《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各大报刊发表的新作,微信开头总是火热的一句:“我的好朋友们……”让人一下子接收到他如火般的热情。我常把他的这些文章转发到“文学沙龙”群,让学员们学习。因为听过迪老讲座,喜欢迪老,大家总是时有感想和感佩。我便把学员们的这些感受截屏给他。迪老常常是开心一笑,谦逊地表达感谢。2019年7月底,正在山西永和采访的李迪老师赶去西安,参加由作家出版社主办的李迪“丛林豹讲故事”系列丛书分享会。《豹子哈奇》《黑林鼓声》《这里是恐怖的森林》《书包里的秘密》《獴獴獴》《野蜂出没的山谷》六本儿童小说重新出版,300多本书在现场签售一空。8月,我收到了他快递来的签名本,再一次重温了年轻时就读过的《豹子哈奇》《这里是恐怖的森林》,心想,难怪他能写出这么生动的儿童文学作品,这个老头儿的童心一直都在啊。

  偶尔和迪老在微信里闲聊,他不是在采访,就是在创作,很少有闲暇。他发来在山西贫困山区的采访照片,说:“这里的人真穷啊。”然后是好几个流泪的表情。我知道他已五下山西,他是在用身、用心、用情、甚至用命,写《永和人家的故事》,他的采访从来不是走马观花,他的写作从来都是感同身受。我跟他开玩笑说:中国作协应该评您一个“深扎”典型奖。他发来一句话:评与不评,写个不停;奖与不奖,不受影响。

  我立刻哑然。迪老的写作早已超越了功名,超越了自己,他是真正的为人民写作。

  2020年春节前,李培禹老师告诉我,迪老身体不太好,不过没大事,正在静养呢。过年,我给迪老拜年,他笑呵呵地回礼,还发来几只小猫的图片。

  然后,那一天,在李培禹老师的微信里,我突然看到迪老驾鹤西去的消息。

  ……

  本来一直想着,等疫情干净了,约迪老来赏花,来采摘。

  直到今天,翻看微信,我依然不相信迪老已不在这个人间了,依然不忍心把他从微信通讯录中删去,他那个经典的红衣墨镜的笑脸头像还在,还像生前那般鲜活……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