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红绸子” “耗子屎”

2021

02/07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手机查看

  ▌李娟娟

  小年一过,大年呼呼着也就到了。

  不由得又想起小时候胡同里过大年的情景。除了穿新衣放花炮,还有两样最忘不了的就是“红绸子”和“耗子屎”。那是几十年前胡同里的小丫头小小子过年时节的最爱。

  先说红绸子。

  其实就是小女孩系在小辫子上的红绸发带儿。今天说起来真不算什么稀罕物。但是我小时候,北京胡同里,系红绸子的小姑娘真不多。虽然女孩子们基本都梳着两根小辫子,但扎辫子用的就是皮筋或一种叫做玻璃丝的塑料绳(后来很多人用它编织杯子套什么的),当然谈不上多好看。想要漂亮点儿,就得买来红色或粉色绸子发带儿系在扎好皮筋的辫梢儿上。

  但平日里女孩一般都不系红绸发带儿的。可能是有些嫌麻烦吧。比如早上忙着上学,要是梳完头再扎个红绸子,肯定要多费时间,而且系了没两天就脏,还得洗。所以,不管上学路上还是走在胡同里,若有哪个小姑娘扎了红绸发带儿的,不仅让人觉得扎眼,还会得到“臭美”两个字的评价,“不年不节的,扎什么绸子呀。”即便是好朋友之间,也会这样说上一句。

  过年可就不一样了。

  也许是“配合”过年时的喜庆,尤其年三十的晚上,你瞅吧,胡同里的小姑娘,不只都穿上了新衣,辫子上保准也都扎上了红绸。

  至今我都忘不了,过年前,母亲在给我做新衣裳的同时,一边给我钱一边对我说:去吧,买两根红绸子,过年了嘛……我也忘不了,我去小百货店买回的那叠得整整齐齐的狗牙边的红绸子……穿上新衣,系上红绸,真是红红火火过大年呀!

  再说“耗子屎”。

  听上去不那么“顺耳”的三个字,几十年前在北京的胡同里,可是男孩们过年时的最好。都知道小小子爱放爆竹,“耗子屎”就是花炮中的一种。

  第一次“见识”“耗子屎”,是我还没上小学的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几个孩子吃了饱饱一肚子好吃的,听院子里和大门外传来阵阵爆竹声,哥哥一边往兜里装着刺花和爆竹,一边叫了我和弟弟:“走,放爆竹去。”

  伴随一个比一个“动静儿”大的响声,哥哥连着放出了“小鞭儿”、“小钢炮”和“二踢脚”。看我一个劲儿地往后躲,哥哥说:“行了,别捂耳朵了,该放花啦!”说着就把手伸进兜里,还没容我看清是什么,哥哥就已经甩出了手,一个小小的一边翻滚一边刺刺响的火花立刻在地上闪出了光芒,紧接着,哥哥又甩出了第二个,第三个……“是‘耗子屎’!”弟弟嚷了起来。我跑过去捡起一个已然燃尽的“耗子屎”,是泥做的,外面涂了浅绿色,还有点儿花纹,圆圆的,有一个突出的小尖口儿已经发黑,是刚才点燃的痕迹。别说,那外形还真像耗子屎。

  那晚上,哥哥还放了可以拿在手里放的滋花和老头花什么的,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还属“耗子屎”……

  如今的小姑娘小小子们,知道什么是狗牙边儿吗?知道过年时红绸子扎辫梢上的独特娇俏吗?知道“耗子屎”和它被点燃后满地翻滚闪光所带来的特简单特纯净的乐趣吗?我想说的是,惟有珍惜拥有才最能体味幸福!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