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滚动新闻

社火见于唐宋

2021

02/18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手机查看

  ▌黎晓宏 宗春启

  人们喜欢看杂技表演,由此揣度神灵也一定会喜欢。神灵是否喜欢无从证明,帝王们喜欢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们把艺人养在宫廷里,供自己消遣解闷儿。《史记·李斯列传》中记载,李斯有公事去见秦二世胡亥,胡亥却耽于观赏角抵、俳优表演而无暇接见。

  581年,建立了隋朝的杨坚提倡节俭,将大批伎乐艺人放归民间,促成了杂技艺术的普及。隋炀帝杨广即位后,专以享乐为好,“总追四方散乐,大集东都”(据《隋书·音乐志》),搜罗来的伎乐艺人达三万人。元宵之夕,“万方皆集会,百戏尽前来”,“抑扬百兽舞,盘跚五禽戏,狻猊弄斑足,巨象垂长鼻”。可见那时已经有舞狮、舞象的表演了。众多的伎乐艺人,高超的演技,一定特别好看。

  在敦煌莫高窟中唐代壁画《宋国夫人出行图》中,宋国夫人出行,即以杂技“载竿”为前导。这就很像后世的花会表演了。贵妇人出行,用杂技表演做先导,那么这种先导也可以出现在婚庆或者是送葬的队伍中。而这类高难度的杂技表演技艺,非经专门训练则很难掌握,故此当时很可能有以此为生活的专业艺人了。

  隋唐时期民间的赛祭活动从未停止过。南北朝时的宗懔在他的《荆楚岁时记》中记载:“社日,四邻并结综会社……先祭神,然后飨其胙。”唐代的白居易《春村》诗:“黄昏林下路,鼓笛赛神归。”温庭筠也有词云:“铜鼓赛神来,满庭幡盖徘徊。”

  宋代刘克庄诗:“村深隐隐闻箫鼓,知是田家赛社还。”南宋陆游诗句:“邻家赛神会,自喜亦能来。”宋代范成大《上元记吴中节物》诗中有“癫狂社舞呈”之句。诗人自注道:“民间鼓乐谓之社火,不可悉记。大抵以滑稽取笑。”可见,社火表演在宋代已是元宵节必有的节目了。

  北宋时期,已经有以团队形态出现的花会了。《水浒传》第七十二回,李逵元夜闹东京,书中说道:宋江、柴进、戴宗、燕青四人,“杂在社火队里,取路哄入封丘门来”。这“社火队”,岂不就是花会表演?

  如果说演义小说不足为凭,《宣和遗事·前集》中,还有一首描绘东京元宵盛况的词,其中有这样的词句:“金莲万盏,撒向天街。讶鼓通宵,花灯竟起。”此中的“讶鼓”,即讶鼓戏,一种民间歌舞。每逢迎神赛会或重大节日,讶鼓舞者即扮演各色人物登场表演。北宋人彭乘著的《续墨客挥犀》中,记载了一个故事:与王安石同时代的王子醇在讲武之暇,教士兵跳讶鼓戏。舞蹈动作和唱词,都是王子醇编创的。后来在和西夏人对阵打仗的时候,王子醇让一百余士兵化装成讶鼓队到阵前表演,吸引对方士兵观看。趁他们看得入神时,王子醇突然进兵奋击,于是大破敌阵。(15)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