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的图像》漫“画”存在主义

2016-02-03 15:21:00来源:大众网作者:

  

  幸福的层次

  ——读《生存的图像》有感

  彭剑飞

  幸福是什么?

  偌大的一个题目,百万字的宏论未必能述其万一。对芸芸众生来说,幸福如此简单:安逸的物质生活,和谐美满的家庭,父慈子孝、儿孙绕膝,出有车,居有屋。忙时快乐工作,闲时小酒牌桌。一般人的幸福,大抵如此。

  然而人是一个复杂的物种,有追求简单幸福的人,便有那不安生喜欢穷折腾的人。譬如哲学家,便是这样一个奇怪的物种。

  就我所知,很多哲学家物质生活其实并非潦倒,甚至某些哲学家家资巨万,但他们似乎对身边的幸福视而不见,却终日喜欢胡思乱想。比如死亡是什么,自由与责任的关系,生命存在的意义等,都是他们最爱问的问题。当然,如你我所知,到今天也没有答案,但他们就是喜欢,并且终其一生。

  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出了现代科技文明,以难以置信的技术手段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人的生存几乎不再是问题,但也伴随着副产品:上帝的消失。当我们发现,主宰人类一切的至高无上的神居然根本不存在,人便立即失去了可皈依的家园。毕竟,在刚过去的几千年里,人的物质生活再苦,仍有来生可寄托,有全能的上帝在注视着我们。然而科技让我们发现,这一切都是骗局,人生毫无意义,甚至连死亡也都无意义。

  人的物质生活更加幸福,但精神却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上帝似乎又是存在的,因为他适时创造了这些人:萨特,海德格尔,加缪,克尔凯廓尔,布贝尔等等。响当当的名字,把他们并列在一起,我们脑海里便不得不出现这个词:存在主义。

  存在主义是20世纪初出现的哲学流派,其诞生的第一天,便是为了解答以上那些困扰人类千年的终极命题。在上帝已死,虚无主义泛滥的时候,存在主义仿佛人类的一根救命稻草,向人类解释了诸如生命的意义、死亡的注定性、纠缠一生的孤独感、自由与责任等。

  存在主义极力向人们解释:首先是人存在、出现、登场,然后才给自己下定义。如果人是不能下定义的,那是因为在最初他什么也不是,只是到后来他才是某种样子的人,而且是他本人把自己造成了他所要造成的那样的人….人不仅是他想把自己造成那样的人,而且也是当他冲入存在以后,决心把自己造成那样的人。人,除了他把自己所造成的那个样子以外,什么也不是。可见,人的本质是人自己通过自己的选择而创造的,不是上天给定的。

  生命也是偶然的,包括人的存在在内的所有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是偶然发生的事物。但这并不是说,物质的宇宙杂乱无序,毫无规律、法则可言,也不是说科学对物质世界研究所发现的规律完全虚幻,不可信赖。只是说,无论对于人还是物质的宇宙来说,都没有任何先定的东西。

  存在主义认识到,人的自由表现在选择和行动两个方面。只有通过自己所选择的行动,人才能认识到自由,因为人的本质是由自己所选择的行动来决定的。

  个人的自由首先表现在他认识到由于受传统文化和习俗的束缚而缺乏自由,因此对于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认识选择的重要性,并按照自己的选择去行动和承担生活的责任。

  无须罗列更多,也无须穷追其哲学与神学的矛盾,至少存在主义让精神世界濒临崩溃的人类获得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在长时间的迷乱与癫狂之后,可以定一定神,抽颗雪茄,喝杯咖啡,整一整衣襟,坐下来好好想一想,人类的未来会怎么样。无论将来会怎样,存在主义作为人类精神世界的产品之一,毫无疑问将会是后世的一笔遗产。

  今天的社会,物质的丰裕,使得我们有更多自由时间享受生活,我们无疑是幸福的。但这世上的幸福,可能不止一种。那少数的孤独的身影,在狭小的房间里思考着宏大命题,为人类的未来描绘各种可能,谁能说那不是另一种更高层次的幸福?

  当我们下班回家,吃着家人准备好的可口的饭菜,围着电视看肥皂剧,呼朋唤友地搓麻时, 也不妨向那少数人投去敬意的一瞥。《生存的图像》正是这无数目光中的一瞥,它以亦画亦诗的方式,试图诠释存在主义哲学家们的内心世界,并隔着时空向大师致敬!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