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幽闭恐惧走向宏大宇宙——是谁,安排了你我的生死?

2016-08-11 09:53:00来源:大众网作者:
  “当与许多陌生人被困在一个有限的环境中,人所产生的幽闭恐惧感正是我想要描写的东西,这是我想象中的地狱……始料未及地与一堆人被困于某地,你完全不知道他们会作何反应。正是这种未知以及人们将作出的行为令人恐惧。”这是作者莎拉·落茨在构思《驶入深海》小说时,最初、最单纯的想法。 

  于是,当众人踏上为期五日的迈阿密邮轮之旅时,作者为那个有限环境的出现提供了合理的依据:发动机的小型火灾,导致游轮停在了汪洋之中,而因为无法与地面获得联系,整艘邮轮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一座孤岛。故事也从这里揭开序幕。 

  在邮轮停泊之初,由于船上食物酒水供应充足,还有让人放松心情的表演,暂时的幽闭状态似乎并没有给游客及船员带来很大的困扰。但随着落茨缓缓的笔调,不安与紧张也渐渐沁入了人心。长时期的断电与断水,疾病的传播,以及在船员间蔓延开来的诡异传说,都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达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刻。而通过对几个主要人物的刻画,我们在沉浸于这种一触即发的紧张感之余,也有意或无意的感受到不同阶层之间一种对抗与周旋,而这一切,太不刻意,仿佛只是落茨围绕着她最初写作目的而来的附带奖励,她只是单纯地想要写写幽闭恐惧感而已。落茨最擅长的影像感与气氛的营造也着实为这种恐惧感的突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在看小说的同时,《摩天大楼》里那般混乱、暴力、污浊的场景始终充斥着我整个感官,阶级差异导致暴力升级之时,这种共鸣也达到顶点。而自始至终如斯蒂芬·金《穹顶之下》中在狭小空间中,物资逐渐匮乏,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慢慢被作者调度或者说激发出来的时候,我们都轻易地上了当,因为故事的走向越来越脱离你之前的预期,变得匪夷所思。当你以为所谓的恐惧只在于人心,只在于那些字里行间透出的黑暗画面时,你会被作者精心编织的结局震撼到。如果看到这里你飚出一句脏话,我觉得无可厚非,甚至极为感同身受。因为真的太他妈玄乎了! 

  当剧情进展到全书的最后三分之一处,我们的视线也从那艘已经被污浊腐蚀的邮轮转移到焦急等待邮轮真相的岸上观众中来。有关邮轮失踪的各种传闻见诸报端,更有疑似美国中情局高级机密文件外泄(好莱坞大片的既视感,有木有……),逼仄、憋闷之感被突然涌进的大量信息冲垮,幽闭恐惧也被瞬时塞进一个宏大的世界中来,消散的无踪无影。但这释放并没有让你好过一些,因为你触及不到的真相,也会让你的背脊生出凉意,那五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该相信谁的说法?找不到答案……正如一片浩淼的星空背景中,出现了一双冷冷看着星起星落的眼睛,而我们的生死,似乎只是拉扯木偶提线的那对手,临时舞弄出的一场戏。 

  故事最终的最终,仍然像好莱坞大片中惯用的开放式结局伎俩,充满悬疑,又带有预示作用:我们永远逃脱不了那双手的控制;我们的命运早已被写定;我们骄傲的、自视甚高的人类,也不过是丰富着别人故事与想象的一群跳梁小丑。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张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