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里,门外》 流水落花春去也

2017-09-20 16:23:00来源:大众网作者:

  潘琪/文

  《门里门外》 小门姨 著 人民日报出版社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五柳先生陶渊明在其十二首《杂诗》里多发时不待人的慨叹,如“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壑舟无须臾,引我不得住”、“闲居执荡志,时驶不可稽”。飘逸奔放的李白也有“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的体悟。在时间面前,圣贤也如普通人一般悲叹光阴的飞驰,岁月的蹉跎。因而古有“三不朽”之说,立功、立德、立言。年岁见长,往事如烟云在心头缭绕,总想找个出口,一点点拉扯出来,揉成线、织成锦。于是,圣贤在时间中寻得永恒;于是,美好的篇章得以流传。

  散文集《门里,门外》一书亦是如此。作者小门姨于2016年喜得小孙女,她出集子的初衷不过是如果将来有一天,孙女想想问起“奶奶写过什么”时,不至于两手空空,她会说:“想想你看,奶奶的确是写过一些东西的……”如此,也算得上不忘初心、不负韶光。

  《门里,门外》文笔清新质朴,字里行间足见作者才情;故事多取自于生活中的琐碎小事,有感而发。散文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随心散语”,只言片语记录着生活的感悟。“我们都不停地在路上走着,因有所见有所闻,所以便会不自觉地听见从自己心里发出来的声音。有时候走得快,有些声音便随风飘走了,只留下些零星碎片;有时候走得慢,刚好那声音又忽然出现,便及时地完整保留下来。”第二部分是“梦里梦外”。这部分写人叙事,有虚构的也有真实存在的,有快乐痛苦也有久别重逢也有生死离别。李煜有诗:“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被遗忘。直到午夜梦回,才记起那些曾经。梦醒了,只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小门姨在前言谈到:“终究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的,但或许文字还在,我们的后人或许能够从文字里看到我们的曾经,哪怕是最平淡无奇的点滴,总比一片模糊的空白要好。”

  门里门外,门隔着梦境与现实,隔着生与死,隔着你和我……一条路通向一扇门,一扇门既是一条路的起点又是另一条路的终点。世间的人千千万,世间的路万万千,“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因为路径延绵无尽头,难以再回返。也许多年后,我们站在门里,把往事回顾,感慨春去不再,感慨人事变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春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