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未来等我?凭什么!我不服!

2017-11-03 14:27:00来源:大众网作者:小川叔

  

  

  书名:我在未来等你

  作者:刘同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上市时间:2017年9月25日

  文/小川叔(媒体人、作家)

  前阶段有一档网综节目采访宁静,主持人问说,你怀念过去么?你想回到20岁么?

  宁静说,我干嘛要怀念?我好不容易长成现在这样, 好不容易有了一颗不容易被随意摧毁的心,我不要回去,过去太苦了。

  有多少人看到这句话,会觉得感同身受?

  前几天见到一个做健身行业的小朋友,说小其实也不小了,85年的,算算也32岁了,对方半吃惊地口吻对我说,我以为您自称叔,也不过就是说说,原来你真的将近四十了呀?

  我笑笑说,四十不好么?我自己觉得挺好的,收入稳定,情绪稳定,如果现在让我有机会回到年轻那会儿,我真的不知道我乐不乐意回去。

  二十出头的我才来北京,除了年轻什么都没有。

  三十多岁的我事业刚刚扎根,家庭、事业、个人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枷锁,让我喘不过气来。

  每个不想回去的人,或许青春里流淌的更多的都是无奈。

  我的青春没有我想象的快乐,不知道你的是不是这样。

  我认识刘同差不多也有十年了,当年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写青春小说。但现在“青春”这个词是个过气的词儿,就像这几年流行的“治愈”、“温暖”一样。

  明明很美好,一旦多了就变了味道。

  治愈和温暖变成了人们口中不屑的鸡汤,青春变成了对过去自己的嘲讽,就好像当年我们一个劲追捧的流行,喜欢的明星,过几年再看,会自我嘲笑当年怎么那么土,那么杀马特。

  否定过去不代表你有多成熟,所有的过去,才成就了你的现在。

  能守着过去不放开的人,不是喜欢怀旧的人,就是过去对他来说真的心存美好。

  因为美好,所以才恋恋不忘。

  青春之于刘同而言或许就是这样。

  刘同的新书《我在未来等你》已经上市一个阶段了,最初看到名字的时候还担心了一下,这几年鸡汤文学泛滥,人们的嘴巴经历了最开始的新鲜靓汤的洗礼后,紧接着就开始腻歪,于是一部分人开始改成麻辣犀利,一部分人开始鸡汤兑水,整个市场坏了肠胃一般的唏哩呼噜冒出来很多差不多、很相似的作品。

  眼睛花了,舌头麻了,读书越来越讲求速度和效率了,这对于市场和作家而言都是双重的伤害。

  人心都开始浮躁,安静下来听故事的就更少了。

  从安静到热闹,从热闹变浮躁,从浮躁变激进,之后一批人走了,一批书烂掉,下一批人兴起,市场被冲刷,一切从头开始,往往闹这一场,就是一次十年。

  刘同是80后作家,也是青春文学最盛行的那个时代出道的,他最初就写长篇故事,只是那时候青春小说的市场被两位意见领袖分瓜过半,他既不属于辞藻华丽类型的,也不属于先锋睿智型的,但是他除了努力之外就是比较有韧性。

  如果说一部散文《谁的青春不迷茫》让他被关注,受到两极化的对待,喜欢他的真心喜欢,讨厌他的一直讨厌的话,那么这部《我在未来等你》或许是他粉丝受众的又一次分水岭。

  如果你不是对这个书名和作者产生了“习惯性讨厌的话”,细读这个故事是很有趣的。

  长篇小说考验作者极大的驾驭能力,创造故事,创作人物,制造矛盾冲突,在把握这三点的情况下,还要写的有趣,情节有心意,不重复、不重叠,就已经很难了,如果还能写出泪点,写出热血沸腾的代入感,那基本上就算得上是上乘之作。

  青春挺难写的,因为每个人内心里都有对他定义的样子。

  青春的难写是因为这几年青春电影的泛滥成灾,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是开始的小打小闹,后面的姐妹反目,堕胎跳楼则成了惯用的煽情戏码。可惜又庆幸的是,在刘同的这部作品里,这些都没有。

  很多作者或许也都知道,青春小说不能只写那么几件破事儿,但是大家也都无可奈何的明白,那些东西观众乐意看,有人看,才有市场。

  可惜的是,刘同没蹭这个热度,而且当你放弃了这些热点之后,你会发现,其实青春满乏味的,尤其是在我们这个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你和我的青春都特别苍白。

  庆幸的是,刘同找到了另外一条路。

  如果可以让你预见17岁的自己,你会对他说什么?

  36岁的郝回归,对自己所有的现状都不满意,他甚至没想过,如果能再活一次,他的人生会是怎么一个样子,但就是在这样郁郁不得志的情况下,他稀里糊涂的穿越了,这次他没有向常规的穿越剧一样变成过去的自己,而是“遇见”了17岁的自己,那时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