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义勇军奇袭大凌河车站

2018-09-20 16:00:00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作者:

战斗在东北的抗日义勇军战士

九一八事变后,辽宁各地的抗日义勇军将士虽然在武器装备上明显落后于日军,但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术,利用熟悉地理环境的优势,不断地破坏交通通讯,截敌后援,在很大程度上扰乱了敌军的进攻阵势,牵制了敌军的行动,并向侵略者表明了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发生在1932年1月的奇袭大凌河车站之战,可谓义勇军游击战的经典范例。

周密侦查

精心策划作战方案

九一八事变后,原东北军军官由督范奉张学良的命令,于1931年10月由锦州来到大凌河东北方的一家峪屯,结识了爱国志士谢朝品(谢利庭),共商抗日救国大计,组织抗日武装。接着,由督范又收编了活跃于这一带的全则州(常海)、李质龙(佛爷李)、李化民(仁义)、苑九占等人的队伍,共有1000余人,成立了第二十六路义勇军。由督范任军长,谢朝品为旅长,李质龙为团长,全则州为营长,对苑九占和李化民也分别委以要职。

经过整顿后,很多农民自己出枪出马,有人甚至拿着大刀长矛参加了抗日队伍。由督范还联合附近蓝天林率领的义勇军,在东北军进关以后,经常出没于北宁铁路沿线附近,伺机打击侵略者。

大凌河车站在大凌河甸镇北侧,地处辽西走廊北宁铁路的沟帮子、石山站以西,东濒大凌河,北面和西面环山,在锦州城东40华里,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大凌河上有一座横跨两岸的铁路桥,是当地重要的交通枢纽。自日军占据大凌河后,就派兵把守铁桥,并禁止中国人通行。

当时正值日军第二十师团在沟帮子至大虎山一带对抗日义勇军进行“围剿”,为了牵制日军的“扫荡”部队,支援沟帮子一带的义勇军,1932年1月下旬,由督范在大凌河车站南方5华里的凌河堡召开了由谢朝品、李质龙、全则州、苑九占、李化民和蓝天林等义勇军领导人参加的军事会议,决定袭击大凌河车站的日军,切断北宁铁路,摧毁敌人的机动能力。会上,全则州自告奋勇,要求到大凌河甸镇去侦察敌情,得到由督范的批准。

1月24日,是大凌河甸镇的集日,由于临近春节,赶集的人群熙熙攘攘。全则州化装成赶集的农民,夹在人群中进入大凌河甸镇,来到车站附近。经过一天的详细侦察,全则州摸清了日军的兵力配置和武器装备情况,并选定了攻打火车站的有利地形——在火车站西南有个“一德堂”粉房,这家粉房共有房屋11间,外有围墙,距火车站约40余米,正在步枪火力有效射程之内,是攻打火车站最理想的地方。

根据全则州侦察到的敌情,经过详细研究,最后,由督范做出决定:1月24日晚,全军兵分三路(即东西南三路),袭击大凌河火车站和守大凌河铁桥的日军,命令东路由苑九占指挥,歼灭车站东面守护大凌河铁桥之敌,剪断电话线拆毁铁桥上的铁轨,阻止东来的日军援兵;西路由李化民指挥,埋伏在车站的西面,阻击西来的援兵,扒毁路轨,设置障碍物,切断敌军的后路;全则州率领一支队伍,从正面进攻火车站。同时还令蓝天林率部袭击位于大凌河车站东方的石山站火车站,牵制邻站的日军,防止前来增援。

多点开花

分别夜袭铁路桥和车站

1月24日晚9时许,各路义勇军共六七百人,趁着月光,从凌河堡出发。苑九占和李化民率领部队分东西两路前往阻击,全则州率领部队进入东北军遗弃的堑壕里,从南面进入了“一德堂”粉房的后院。全则州立刻部署对车站的南、西、北三面进行包围,战士们把围墙和房屋的墙壁以及猪圈墙挖出许多小洞,作为射击孔,准备射击敌人。

25日凌晨两点,战斗首先在大凌河铁桥打响。全则州听到东路已经打响,立即指挥战士向车站候车室里的日军射击,车站里的日军立即熄灯还击。惊慌失措的日军马上向驻锦州的司令部报告,因电话线已被义勇军切断,无法联系,接着又向石山站火车站呼救,结果,听到石山站火车站的日军回答说“这里也被袭击很危险”,电话线就被义勇军切断了。

这时,日军队长中村见援军无法前来,只好命令全员紧急集合,倚仗手中的先进武器疯狂进行抵抗。义勇军战士虽然手中只有旧式步枪,但是却越战越勇,战斗异常激烈,车站的前后左右弹丸如雨,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日军开始缺乏弹药,逼着新调来的日籍员工冒死运送补充弹药,并代替伤兵进行战斗。狡猾的中村同时也发现义勇军火力不足,便改变了战术,命令日军用手榴弹、掷弹筒还击,将手榴弹投进“一德堂”粉房围墙里去,义勇军四连连长王荣久不幸中弹牺牲。敌人不断用掷弹筒射来的炮弹,对义勇军的威胁很大,并造成一些伤亡。义勇军向西面转移。

快到天亮的时候,防守大凌河铁桥的日军弹药快要用光,派人到车站求援。中村非常惊慌,因为如果大凌河铁桥遭到破坏,自己无法交待。他硬着头皮派一个分队携带弹药前去增援。这时,有3名勇敢的义勇军战士爬上信号塔,居高临下向日军狙击,日军不敢抬头瞄准,只有盲目射击。

在全则州、苑九占和李化民等率领义勇军袭击大凌河车站同时,蓝天林率领200多名义勇军战士,迅速到达了石山站火车站,进入距离车站二三十米远的民户围墙里,把围墙挖出许多射击孔,对车站里的日军猛烈射击,并喊着口号:“冲锋!把日本人全部生擒!”日军指挥官小野急忙指挥日军士兵,利用掩体进行抵抗。由于日军躲在掩体工事里还击,易守难攻,义勇军只有步枪,没有重武器,无法突破车站工事。

血战3个多小时,日军的子弹已经用光,通讯联系被切断,援兵也没有来到。上午7时左右,抬头张望的中村被义勇军一枪击中头部毙命。

达成目标主动撤离战场

见大凌河铁桥铁轨已经被拆除,电话线也被切断,北宁铁路运输也已经切断,战略目的已经达到,25日早晨8时半左右,全则州、苑九占和李化民率领义勇军战士主动撤回到凌河堡。直到25日上午10时左右,日军的步兵、炮兵在飞机和装甲车的掩护下,才由锦州赶来增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由督范决定把义勇军撤到盘山县的大青水沟。

由督范、谢朝品领导的抗日义勇军袭击大凌河车站后,日寇异常震惊,认为这支义勇军直接威胁北宁铁路和战略要地锦州。于是日军第二十师团司令部派步兵四个大队、骑兵两个中队、野炮兵一个大队,自1月29日起,对这支抗日义勇军进行“围剿”。

由督范和谢朝品率部撤到盘山县大青水沟后,虽然可以利用苇塘进行掩护,但因武器落后,又缺乏弹药,在敌我力量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决定把队伍化整为零进行活动。由督范在盘山化装乘火车回到关内去筹集枪械弹药;全则州率领队伍又回到义县境内,不久,又率义勇军炸毁大凌河东面营盘坑的铁桥;李质龙的部队在盘山一带又活动一个时期,先后袭击过营沟铁路的田家坡、三道沟子和大洼等车站,在日军疯狂“围剿”下,回到了义县梁家塔,和全则州商议后,把队伍化整为零,进行游击战斗。后来,这支义勇军的许多官兵参加了抗联部队。

(穆景元 作者系锦州市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会长)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从形态输出到业态输出 多方助力网文在世界舞台讲好中国故事

    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以多元类型、瑰丽想象以及巨大体量,成为中国文化现象中的独特风景。(主办方供图)  论坛发布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2017-2018)研究报告》提出,中国网络文学正从原来的内容输出,向文化输出升级。[详细]

    09-19 11-09新华网
  • 导演郭靖宇:都为年轻观众拍戏,中老年人看啥?

    曾经有过《铁梨花》《打狗棍》等多部传奇剧代表作的导演郭靖宇,近两年的传奇剧创作并不多。”  也有网友指出,瑛娘“河姑”的身份封建观念太重,女儿取名“招娣”“念娣”则透露着些许重男轻女的思想。[详细]

    09-18 15-09北京日报
  • “十竹斋木版水印艺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告别铅与火,进入光与电,人工印刷早已被机器印刷大规模取代,但在华夏大地上,四大发明之一的印刷术仍没有退出历史舞台,走进中国美术馆的“十竹斋木版水印艺术作品展”,一幅幅笔墨简练、色彩明了的作品唤醒了这枚历久弥新的中国印刷术“活化石”。 [详细]

    09-17 10-09光明日报
  • 跨越太平洋,奏响旧金山——山东爱乐民族乐团将赴美国旧金山演出大型民族音乐会

    山东爱乐民族乐团将于9月25日应邀赴美国旧金山,参加由中国文化和旅游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联合举办的第五届“跨越太平洋-中国艺术节”暨“美国第二届孔子文化节”大型演出活动。 [详细]

    09-13 15-09大众网
  • 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将于中秋档在全国上映

    导演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16日在京首映,该片讲述了男女主人公长达17年相爱、分离、重逢的爱情故事。为了将不同年代感真实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导演运用了胶片、DV等6种不同的器材进行拍摄,还通过迪厅、麻将馆、网络直播、微信等不同年代生活中的元素,表现...[详细]

    09-17 10-09新华社
  • 尊重孩子的选择 比“包办读书”明智得多

    总有人说,如今青少年文学迎来了“黄金时代”。让孩子永远活在襁褓里,要求他们一定要看“无菌”的读物,而不给予他多种选择,最后很可能会让孩子排斥阅读。[详细]

    09-20 15-09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