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德大战中的韩复榘

2018-09-27 09:30:01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作者: 韩宗喆

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通过进行“二次北伐”的决议。此后,蒋介石把北伐各军编为四个集团军,自兼第一集团军总司令,以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分任第二、三、四集团军总司令。

4月初,由张学良率领的奉军12个师大举南下,直逼豫北彰德(今河南省安阳市)。对此,冯玉祥调集第二集团军20个师迎敌。

4月5日,随着彰德大战拉开序幕,时任第二集团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的韩复榘,迎来了其军事生涯中第一次指挥大兵团作战的时刻。

急速增援

奉军首先向彰德之线的第二集团军北路军发起攻击。奉军拥有当时中国各军系最大、最先进的火炮部队,其武器精良、火炮威力尤大,并有从法国新购进的坦克、飞机助阵。第二集团军奋力反击,伤亡惨重,几不能支。而此时冯军主力孙良诚军与石友三军正在鲁西与直鲁军及孙传芳军鏖战,根本无暇西顾,4月15日下午6时,冯玉祥发出十万火急电,命令韩复榘军立即北上彰德参战。

韩复榘接到命令,当晚就率队分批登上几列火车,沿京汉线星夜北开,次日上午便赶到彰德车站。

当韩复榘所乘坐的钢甲车驶入车站时,站台上军乐队奏乐迎宾,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孙连仲也在站台上迎接。

孙连仲知道总司令已重新任命韩复榘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顿感轻松,高兴地说:“那好啊,由你指挥更好了!不过,奉军的炮火实在太厉害。”韩笑了笑,说:“我们和奉军作战又不是第一回了,难道你还不清楚他们?他们就是那三斧头!来,来,来,咱们先到广生医院吃点饭再说。”

当天,在广生医院(韩的前敌总指挥部),韩复榘与孙连仲共同拟定了次日的作战计划:韩复榘之第六军担任右翼,为主攻,向奉军于学忠部发起攻击;秦德纯军及冯治安军担任正面;刘骥军担任左翼。正面与左翼均取佯攻,以牵制奉军。

舍命反扑

17日晨,韩复榘率第六军及坦克部队向铁道与韩陵山之间出击,猛攻奉军于学忠部。韩军首先攻占彰德城东北12公里之重镇崔家桥,旋即扩大战果,一天之内连下王宁、辛店、高庄、北郭、永和集、吕村集、郭村集、单家庄、白壁镇等30余村、堡,给了奉军一个下马威。张学良急调窦联芳骑兵军一部增援左翼,稳住阵脚。双方激战至夜,一天之内,韩军伤亡官兵数千人,其中张凌云、曹福林、孙桐萱三位师长及两位旅长均受伤。

见张学良调奉军一部自大名、东昌增援彰德,韩复榘深沟高垒,固守待敌。两军在洹河两岸隔水对峙,韩陵山阵地成为争夺的焦点。韩复榘认为奉军炮火凶猛,必须设法消耗他们的弹药和精力,便挑选300多名敢死队,每20人编1班,夜间反穿棉衣,每隔十几步1个人,排成散兵线,匍匐前进,摸到敌人战壕前,先打一排枪。奉军以为敌军偷袭,便枪炮齐鸣,持续数小时。待枪炮声逐渐沉寂,敢死队又上去打一排枪,奉军又一阵枪炮齐鸣。如是反复骚扰一个多星期,不仅消耗了奉军大量弹药,奉军官兵亦疲惫不堪。

23日,张学良亲到彰德前线督师,奉军步兵在飞机、坦克掩护下,从东、西、北三面竭尽全力,夹攻彰德,一度攻破北路军三道防线。

28日,北路军总司令鹿钟麟与韩复榘、孙连仲共同商定:北路军29日发动全线总攻击。由第十四军(秦德纯)、第三十军(刘骥)及第六军(韩复榘)一个旅担任中路,攻击铁路正面之敌;由第二军(刘汝明)、第二十三军(冯治安)及第十八军(鹿钟麟)担任右翼,强渡安阳河,攻击崔家桥之敌;由第六军(韩复榘)、骑十三团(隶张子厚师)、炮兵旅一部(荣光兴炮团)及坦克车队担任左翼,攻击曲沟集、徐口之敌,得手后向右发展。钢甲车在东西走向的铁路上运行,以炮火掩护左翼出击;骑兵军(郑大章)担任预备队。随后,韩复榘在总指挥部召集北路军各军、师、旅长开会,声色俱厉地说:“明天总攻如不能将奉军击溃,你们就不要来见我!”

29日凌晨,第二集团军北路军全线反攻。

以韩复榘第六军为主力的左翼各部,在坦克车及钢甲车的掩护下向西猛攻曲沟集。奉军拼死抵抗,张学良调骑兵军前往支援。双方短兵相接,曲沟集阵地几易其手,尸体几乎将战壕填平。最后,韩复榘军终于攻占西曲沟集,并在此建立第六军前沿指挥部。

韩复榘还调集炮兵团的36门山、野炮与奉军大口径榴弹炮群在洹河南北两岸展开猛烈炮战,第二集团军北路军连续进攻一昼夜,疲惫已极,弹药又不敷用,总攻渐成强弩之末。

一闹定乾坤

奉军见韩复榘部队已现疲态,乘隙发起反攻。韩复榘来到洹河南岸的西夏寒村就近指挥作战。经过半小时的炮击后,韩复榘命部队强渡洹河,占领北岸的七八个村庄,奉军右翼防线终于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但在奉军猛烈的炮火面前,韩军伤亡惨重。韩复榘见状,召集师、旅长开会说:“我历来作战没有这样丢过人,我没脸活了!”说着,转身就要跳河。

参谋处作战科长傅瑞瑗及情报科长吴化文跑上去,各抱住他一条腿。在场的师、旅长们跪下一大片,刚接替曹福林任第十四师师长的徐桂林说:“请总指挥不要难过,我自己同他们拼去!”韩遂命令师、旅长都把手枪上了膛,如完不成任务就自裁,不要再回来;又命令第六军军乐队冒着枪林弹雨肃立在洹河边,不停地吹奏《国耻歌》《国民军歌》《国民革命歌》,并下命令:“炮声不停,演奏不止!”事后,冯玉祥开玩笑说:“韩这一闹,定了乾坤。”

5月1日下午4点,在韩军昼夜不停的攻击下,奉军右翼防线终于不支,向洪河屯、黄蒲村退去。韩军咬住不放,步步紧追,先后占领20余个据点,直扑曲沟集。与此同时,奉军左翼也受到刘汝明军的迂回侧击。北路军正面也加大攻击力度,奉军终于全线后退30里。

韩复榘抓住战机,命郑大章骑兵军迅速插到敌后,在黄昏前把村子里的秫秸堆用火点着,从彰德以北直到磁县顿时火光冲天。奉军见后方烽烟四起,顿时乱了方寸,接着便一溃而不可收拾,所谓兵败如山倒,乱纷纷向顺德方向逃去。

获“飞将军”绰号

北路军乘胜向磁州方向追击,韩复榘亲率第六军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第二十三军冯治安部紧随其后。孙连仲军向大名方向追击。韩复榘在出发前,曾对孙连仲讲:“明天中午12点之前,我将拿下磁州,住县政府。你们的报告直接送到磁县县政府就行了。”孙不以为然:彰德距磁州尚有90里,奉军虽新败,实力尚存,韩复榘一夜之间岂能赶到磁州?

当夜,韩复榘亲率一支轻骑疾进,于第二日11点40分抢占磁州。被韩复榘甩在后面的奉军惊闻磁州已失,乃绕城而遁。于是韩复榘“飞将军”之名在北伐军中不胫而走。

彰德大战后,韩复榘在战场上的表现给冯玉祥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日记中写道:“韩复榘曾抄敌后路,又解卫辉之围,迨与敌对垒彰德,所属三师之团、营长多数伤亡,而韩复榘犹气宇豪迈,谓:‘吾尚未抬回,夫何惧何忧。’壮哉!”

(作者为韩复榘之孙)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