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冰兄与《猫国春秋》

2019-06-20 09:30:00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作者: 阎泽川

廖冰兄是我国老一辈革命漫画家,抗日战争时期,廖冰兄在重庆举办过《猫国春秋》漫画展。漫画深刻揭露了国民党反动当局倒行逆施、残害百姓的狰狞面目,形象地刻画出知识阶层饥寒交迫、虽生犹死的悲惨情景。在他50多年的漫画创作作品中,最精彩的部分就是《猫国春秋》。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正值国共两党签订停战协定、各界人士举行政治协商会议之时,国民党当局先给白色恐怖披上民主的外衣,不久就悍然撕毁协定。出于一个正直漫画家的责任感,廖冰兄在重庆北温泉山上一间破屋里创作出了这套《猫国春秋》。当时他拖着一家大小,生活十分艰苦,常常是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作画。作品反映了国民党反动派残暴统治之下广大人民的苦难和反抗,揭露了蒋介石准备发动内战的阴谋。

1946年3月,重庆《新华日报》一版左上角刊出一则特大美术字的广告:“廖冰兄《猫国春秋》漫画展”。展览于3月14日在黄家垭口中苏文化协会开幕,原定展出一周,后来一再延长,仍不能满足广大观众的要求,真可谓是盛况空前。有些住在远处的观众,带着铺盖卷,徒步赶到市区,露宿街头、排队等候购入场券。当时中共驻重庆办事处领导王若飞、邓发和进步文艺界人士郭沫若、田汉、闻一多、李公朴等对展览给予了有力的支持,重庆《新华日报》对此作了报道。郭沫若从开幕第一天起,经常到会场观看并坐镇,有意为廖冰兄助威,也是防止特务捣乱。他还为《猫国春秋》漫画展即席题了《倒题》诗:

冰兄叫我打油,奈我只剩骨头;敬请猫王赎罪,让我倒题一首。

《猫国春秋》之所以轰动重庆,在于它政治上的尖锐性和富有战斗力,说出了人民的心里话,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真面目。它的主角是猫和鼠,它们穿着人的服装,干着人间坏事。猫和鼠本来势不两立,但在作品中却狼狈为奸,寓意非常深刻。

展览5月转到成都,7月又到昆明。在昆明展出时,反动当局禁止展出,并将廖冰兄全家赶出了临时住所。廖冰兄写了一首自题诗:

少小孤贫万辱侵,人间何世听呻吟;聊将秃笔伸积愤,幻托猫城写贼行。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