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历史

八路军昆张支队三进梁山

2020

08/28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杨义堂

手机查看

  □杨义堂

  梁山是《水浒传》中英雄好汉聚义的地方,抗日战争时期,这里一度变成了碉堡林立的敌占区,有一支机智勇敢的八路军游击队——昆张支队三进梁山,打击日伪军,团结和保护群众,又重新夺回了这片根据地。这支小部队也锻炼了一批指战员,成为共产党高级干部的摇篮,走出了曾经担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的吴忠和曾任空军副司令员的王定烈两位少将,还有中国人民大学原副书记邵子言、四川省原副省长管学思、西藏军区原司令员郗晋武等多位高级领导干部。直到今天,八路军昆张支队的抗日传奇故事还在水泊梁山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流传。

  山东省梁山县抗战时期属于昆山、张秋、寿张、东平、汶上、郓城等几个县的接壤处,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抗战之初就成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1939年8月,八路军一一五师在梁山县脚下的独山村围歼了日军一个约400人的精锐大队,是继平型关大捷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次著名的抗日歼灭战。

  在梁山东北部的昆山一带,1940年和1941年,这里先后成立了昆山实验区和昆山实验县。八路军和梁山老百姓相互依靠,感情很深。1942年10月,日军对昆山县进行合围,昆山县的党政组织损失惨重。敌人在梁山一带推行“治安强化”,强迫百姓在黄河东岸挖了一条长达数十里的封锁沟,切断梁山地区和濮范观根据地的联系,修了多条公路,还在境内修了50多个据点,平均三四个村子就有敌人的一个据点,随便站在一个村子的房顶上,都能看到附近四五个敌人的炮楼。敌人还架设了电话线,各村不仅要负担征粮任务和繁重的劳役,还要建自卫团,安排人打更放哨,老百姓生活在白色恐怖中,我地下党组织也受到了很大破坏,整个梁山一带,已经变成了敌占区。

  为了打破封锁,冀鲁豫军区二分区也曾经安排八路军一个团和一个营先后进入梁山地区,但是,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大,机动十分迅速,八路军处处挨打,根本无法立足,只好又撤回到根据地。

  一进梁山

  在这严峻关头,冀鲁豫区党委决定派小部队伸向敌后,开展游击斗争,把敌占区变成游击区。这支小部队要进入梁山昆山和相邻的张秋一带,因此称为昆张支队,也称梁山支队。支队长为吴忠,政委为邵子言,特派员管学思。

  吴忠,1921年10月出生在四川苍溪县,13岁时参加红军第四方面军,1941年来到山东以后,打了许多漂亮仗,吴忠在梁山一带名声很大,人称“活武松”。他此时年方22岁,身高1.8米,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十分英武。他打仗时喜欢冲在前边,一边指挥一边打,是一名能文能武的八路军优秀指战员。

  邵子言,1914年出生,山东省平原县人。1935年考入北平师范大学历史系,后去日本东京留学,1937年“七·七”事变后回国,1940年8月,任鲁西区党委昆山实验区区委书记,日寇合围昆山之后,辗转回到了濮范观根据地。他比吴忠大7岁,是一个很沉稳的儒将。

  管学思,生于1920年12月,梁山脚下管庄村人,18岁那年在梁山参加革命。他对梁山一带风土人情很熟悉,路子很广。

  吴忠和邵子言先带一个中队即冀鲁豫军区教三旅八团四连返回梁山一带侦查,有120人,是八路军115师和鲁西地方部队混编而成的,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八路军主力部队。和他们一起返回的有昆山县县长吴力全、昆山县武工队队长马达、敌工部部长杨岗、宣传队队长于灿周等昆山县党政人员。

  1942年11月8日深夜,昆张支队换上当地百姓穿的紫花棉布袍子,带着三挺机枪,每人手里还有步枪、短枪、铁锨,穿过干涸的黄河,爬过封锁沟和封锁墙。

  当队伍来到梁山西部一个叫赵坝的村庄时,郓城的伪县长、大汉奸刘本功接到报告,派出600多伪军前来抓捕。吴忠考虑到不能在村庄里打仗,敌人会来报复老百姓,就佯装逃跑,兵分三路,在赵坝、马营、杨营三个村子中间的一片洼地设下“口袋阵”。

  敌人拼命追赶,结果,八路军三面夹击,打死打伤敌人六十多人,剩下的乖乖地缴枪投降。宣传队队长于灿周给伪军们上政治课,要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不许祸害百姓,有情况及时向八路军报告。战士们给伪军们一人一张“伪军优待卡”,正面是关公像和“身在曹营心在汉”七个字,背面是“伪军和家属凭此卡不受惩罚”。政委邵子言让村庄里的百姓来保释伪军,然后把伪军都放回去了。

  他们来到汶上县的拳铺村,汶上和郓城、寿张等县的伪军一起围了上来,一路嚎叫着要来“抓活的”,吴忠指挥先打其中的一股敌人,一个反冲锋,打得敌人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夜里,他们来到东平湖畔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四柳树村,这里有一个人叫崔守道,和吴忠是老朋友,他高兴地设宴欢迎大家,但是到了半夜,东平日军和附近的伪军一千多人包围了四柳树村,原来敌人是追着他们一路跟过来的,吴忠看到敌强我弱,边打边撤,从村东的一条小沟进入芦苇荡,经过一番艰难行军,来到梁山脚下的陈庄村。

  这个村里有敌人安的据点,老百姓叫钉子,吴忠带领战士们来到村东,包围了据点,翻过矮墙,进了院子,伪军们正在屋里呼呼大睡,战士们进去收缴了挂在墙上的枪支,喝令他们投降。鉴于伪军头目张世文罪恶累累,吴忠和邵子言决定,枪毙张世文,把这个钉子里的伪军全部赶走。

  昆张支队在梁山坚持斗争二十一天,了解了根据地变质后的基本情况,完成了侦察任务,决定返回濮范观根据地。

  二进梁山

  昆张支队修整了一个星期,12月底,吴忠、邵子言带领昆张支队二进梁山。吴忠感于部队过壕沟和翻墙不宜,想出来一个好办法,找来几架竹梯子,用自行车的破内胎绑在竹梯子上,能避免竹梯子吱吱嘎嘎作响。

  他们来到梁山西北的刘普桥村,这时候,侯集据点里的伪中队长仓二扁头听到报信,看到是一支穿着五花八门衣服的土八路,就带着一个伪军中队嚎叫着来抓他们,吴忠决定给这些不知道好歹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把三个班分开,两个班在公路两侧隐蔽,一个班装作后退,等伪军们都进了包围圈,撤退的一个班反过来冲锋,两个班从两侧包围,把伪军们全部包了饺子,打死打伤十几个伪军,剩余的都当了俘虏。

  队伍继续行进,在经过王连坡村和郭楼村的时候,接连遇到伪军围追,这些伪军哪里是老八路的对手,昆张支队各打了一个反冲锋,就把这些伪军打得举枪投降,一天的时间,昆张支队步行一百多里,只吃了一顿饭,但是三战皆胜,鼓舞了士气。

  吴忠和邵子言商量,昆张支队兵分两路,吴忠去东平打游击,邵子言、吴力全、杨岗等人留在梁山西部一代收拢失散的党员干部,甄别村级组织,建立县区武装和民兵组织,争取伪军反正,建立起自己的情报系统。

  邵子言、吴力全等人来到王芝茂村,这是一个抗日堡垒村,邵子言住在王芝茂村贾大娘家,贾大娘给昆张支队送情报,几次遇到日伪军,她有时候把情报装进秫秸秆里,有时候装成疯婆子迷惑敌人,每一次都能圆满完成任务。

  吴忠带领昆张支队转向东平,攻打了三官庙附近的一个伪警察所,在审问伪军中得到情报,有一支日军汽车运输队要经过这里,他们在公路边设下埋伏,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12辆汽车全部截获,他们把东西全部卸下来,自己留一部分,给百姓们分一部分,然后烧毁了汽车。对于打死的两名日军驾驶员,吴忠写了一封信,让附近村庄的百姓一个村庄传递给另一个村庄,送给东平城里的日军。日军受到震动,说八路军讲仁义。

  昆张支队在东平黄沙弥漫的流泽一带广造声势,白天攻打据点,晚上召开群众大会,他们在大羊集市上宣讲日本鬼子快要完蛋了,公开枪毙大汉奸,就像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一样,一个劲儿地折腾。东平伪县长张云逸知道这不是“土八路”了,而是真正的八路军,是“活武松”吴忠来了,绝不可轻敌,不允许各据点的伪军夜间单独外出。夜晚成了昆张支队的天下。

  日军平井十分生气,将所有的日伪军回调东平一带,和昆张支队决战,吴忠和邵子言看到吸引敌人的任务已经完成,加上四十多天来没换过衣服,全身虱子、跳蚤很多,有的战士还得了疥疮,决定返回根据地修整,就向北越过大清河,过了黄河,向西回到濮范观根据地。

  他们回到根据地以后,得到了上级的赞扬,冀鲁豫军区决定推广昆张支队的经验,先后派出142支小部队,分头进入敌占区。

  三进梁山

  昆张支队在濮范观根据地过了春节,再次进入梁山地区。他们来到楚桥村,侦察员说杨岱据点的一百多伪军正沿着公路向楚桥村扑来,吴忠命令一排前面拦截,二排在后面设伏,三排在两侧攻击,等敌人进入我机枪射程内,三挺机枪同时开火,敌人发现中了埋伏,分成几路逃窜,无论怎么逃,都逃逃不出包围圈,除了被打死的,都当了俘虏。

  敌人看到昆张支队竟然大白天主动在公路上伏击他们一个中队,十分震惊,从济南调来齐燮元的伪治安军一个团,这是一支由国民党老兵形成的伪军,比当地的伪军有战斗力。日军头子平井指挥日军、伪治安军和各个据点的伪军一起行动,围击昆张支队。

  昆张支队十分警惕,一夜要变换几个宿营地,使得敌人的围堵经常扑空。东阿县的日伪军感觉到昆张支队夜间活动对他们危害很大,就训练了一支500多人的“夜间讨伐队”,专门找昆张支队和我党政干部的麻烦,吴忠知道后,决定惩罚这支讨伐队,夺回夜间控制权。

  昆张支队来到东阿县城附近,破坏了敌人的电话线和公路,并放出消息,说晚上住在东堂子村,“夜间讨伐队”500多人和1000多日伪军向昆张支队包抄过来,吴忠看到“夜间讨伐队”和其他的队伍离得很远,决定先消灭这股敌人。等全部走进昆张支队的埋伏圈之后,吴忠一边下达开火的命令,一边抱着一挺机枪向敌人扫射,八路军从两旁的矮墙、房顶等处一起攻击,敌人当场被打死了100多人,其余的都当了俘虏,等敌人的大部队到来的时候,昆张支队已经押着俘虏转移了。

  昆张支队积极争取伪军,于灿周和他的宣传队在支队的掩护下,经常到敌人的碉堡外边喊话:“伪军兄弟们,日本鬼子要完蛋了,快想想你们的出路吧!”有一次,于灿周要求进入据点给伪军上课,伪军队长竟然答应了,上完课还把于灿周等人安全送了出来。

  从此以后,在梁山北部一带,日伪军不仅夜间不敢出来,白天也很少离开据点,昆张支队和我党党政人员的活动更加便利了。

  在新派出的142支小部队中,有一支是教导旅七团二连,被派到梁山接壤的郓城县北部打游击,称作郓北支队,支队长是王定烈,连长是郗晋武。王定烈也是四川人,1918年出生,1933年参加红军,经过长征的艰苦考验,之后在西路军和马家军的战斗中身负重伤,一颗子弹卡在了腰椎里,使他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僵硬。

  郓北支队进入郓北地区后很不顺利,处处受打击,上级决定让郓北支队到梁山东部去,和昆张支队合并。不久,上级安排吴忠到分区平原党校学习和整风,离开了昆张支队,由王定烈担任昆张支队支队长,邵子言还是政委。

  东平汶上的日军被抽去围剿濮范观根据地,王定烈和邵子言决定攻打东平城,把敌人再调回来。他们几个中队一起行动,在机枪掩护下,用绑好的长梯子搭在东平的城墙上,战士们登上城墙,抓住了几名伪军,让伪军打开城门,战士们冲进城里,他们捣毁了伪县政府和合作社,然后从南门撤离。出来遇见济宁往东平送食盐的32辆大车,他们俘虏了押送的伪军,部队留存了一些,其余的食盐分给了群众。日军知道老巢被端了,很快从濮范观地区撤军。

  许多伪军都被俘虏过,身上藏有八路军的“优待证”,没有“优待证”的人思想也动摇了,想方设法和昆张支队接上关系,免得将来受到惩罚。袁口据点的伪中队长高庭甫带领一个中队投降我军,成为昆张支队的第五中队。

  俘虏的伪军越来越多,需要送到濮范观根据地训练,鉴于这里形势越来越好,王定烈和邵子言商量,只让一个中队押着俘虏回黄河以西,其他的人继续留在梁山一带抗日,他们开展征收公粮和减租减息工作。

  1944年4月的一天,昆张支队获悉东平伪军押着抢来的160多头牛去济宁,在牛屁股上烙上“军”字,意图做成牛肉罐头,供应日军太平洋战争。王定烈安排了一个中队的兵力在东平城南的乔庄设伏,等敌人走近了,才发现敌人的力量明显超过我军,有日军一个小队和伪军两个中队。怎么办?临时召集其他中队已经来不及了,王定烈想,耕牛是农民的命根子,绝不能被日军带走!他指挥着战士们发起攻击,战斗十分激烈,我军伤亡也很大,但是凭着顽强牺牲精神,硬是打跑了敌人,把耕牛全部夺回来了。老百姓牵着八路军送给的耕牛,狠狠地责打自己的牛:“你看看,为了你,那么年轻的八路都牺牲了!”

  1944年夏天,冀鲁豫军区二分区和教三旅八团根据梁山一带快速发展的形势,决定组织一场昆张战役,由教三旅八团主力和昆张支队一起行动,全面解放梁山地区。

  各个据点的伪军看到大势已去,不敢再坚守,八路军送过去一个字条,让几点几分出来投降,他们就都乖乖地放下枪,排队出来炮楼投降。同时,当地干部通知附近村民们来拆炮楼,群众都受够了日伪军的危害,热烈响应,大车小辆一起上,拆得拆,拉得拉,一夜之间,炮楼碉堡和鹿寨就夷为平地。在经历了一年零八个月的沦陷之后,梁山地区重新回到了人民手中。

  1944年6月,冀鲁豫军区撤销昆张支队的编制,其中的一中队回归原八团,王定烈担任八团副团长;其余的二、三、四、五中队组成了一个新的基干五团。1945年,从分局平原党校学成归来的吴忠又回到了梁山地区,受命担任五团的副团长。

  1944年中秋节那天,想到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王定烈和战友们专程登上梁山虎头蜂,他看着热血捍卫的土地,心潮澎湃,赋诗一首:

  群英热血洒梁山,

  创业艰辛与万难,

  遥望征途崎岖路,

  斩酋降丁再夺关。

责任编辑:徐坤杰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