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潘

2017-08-29 14:42:56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

  作者:【英】詹姆斯·马修·巴利

  上市时间: 2017.8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书号: 978-7-5500-2267-6

  内容简介达林先生家的三个小孩,经受不住空中飞来的神秘野孩子彼得·潘的诱惑,很快也学会了飞行。他们趁父母不在,连夜飞到窗外,飞向奇异的“永无岛”。这岛上既有凶猛的野兽,又有原始部落中的印第安人,还有可怕的海盗。孩子们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在彼得·潘的率领下,自己处理一切事务,尽情玩耍,也历经了各种危险。后来他们都长成了大人,只有彼得·潘永不长大。他飞来飞去,把一批又一批孩子带离家庭,让他们到“永无岛”上去享受童年的自由自在。

  作者简介詹姆斯·马修·巴利(James Matthew Barrie,1860—1937)

  英国剧作家、小说家,生于苏格兰一个纺织工人家庭。1882年毕业于爱丁堡大学,从事过好几年新闻工作后开始文学创作。著有多部童话故事和童话剧,其中1904年出版的《彼得·潘》最为知名,这部作品赢得了全世界读者的喜爱,彼得·潘也成为文学作品中的经典形象。

  黄意然

  台湾大学外文系学士,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传播学系硕士,现为专职译者。

  文章节选?

  第一章

  彼得闯了进来?

  所有的孩子,除了一个以外,慢慢都会长大。他们很快就明白自己终会长大,而温迪是这样明了的。两岁那年的某一天,她在花园里玩耍,她摘下一朵花,拿着花跑到母亲身边。我想她看起来肯定相当讨人喜欢吧,因为达林太太把手按在胸口上大声说:“噢,为什么你不能永远保持这副模样呢!”针对这个话题,她们之间只交谈了这句话,但是从此以后,温迪就知道自己一定会长大。人到两岁以后总是会明白事理。两岁既是结束,也是开端。

  当然啦,他们家的门牌号码是十四号,直到温迪出生前,她母亲一直是家中的主角。她是位可爱的女士,内心充满幻想,嘴巴很甜,喜欢逗弄别人:她那富于幻想的内心就像来自神秘东方的小盒子一般,一个套着一个,无论你打开多少个,里头总还有另一个;而她那张甜甜的、爱逗弄人的嘴上挂着一个吻,虽然非常明显地就在右边嘴角上,温迪却始终得不到。

  达林先生是这样赢得她的芳心的:小女孩时期在她身边的男孩们,长大成为绅士后同时发现自己爱上了她,全跑到她家向她求婚,但达林先生除外,他雇了辆马车抢先抵达,就这样得到了她。他得到了她的一切,只除了内心最深处的盒子及那个吻。他从来不知道那个盒子的存在,最终也放弃了那个吻。温迪认为拿破仑能得到那个吻,但是我能想象他不断地尝试,最后怒气冲冲地甩门离去。

  达林先生过去常向温迪吹嘘,她母亲不但爱他,而且尊敬他。他学识渊博,精通股票和股份的事。当然,没人真正了解那回事,但他似乎挺内行,经常说些股本涨了、股票跌了之类的话,说得头头是道,女人听了都对他肃然起敬。

  达林太太结婚时穿了一袭白纱,起先她把账目记得井井有条,几乎是兴高采烈地记,仿佛是在玩游戏似的,连一棵球芽甘蓝都不会漏掉。然而渐渐地,连整棵整棵的花椰菜都漏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没有脸蛋的婴儿画像。在她应当合计账目的时候,她却画上了婴儿画像。那是达林太太的猜?想。

  温迪先出世,接着是约翰,最后是迈克。

  温迪出生一两个星期后,他们怀疑是否能够留下她,因为家里多了一张嘴吃饭。达林先生十分以温迪为傲,但他是个非常讲求实际的人,因此他坐在达林太太的床沿,握着她的手计算开销,而她恳求地望着他。她想无论如何都要冒险一试,但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他的做法是拿起纸和笔计算,要是她提出建议扰乱了他的思绪,他就得从头再来一?次。

  “好了,别再打断我了。”他会如此央求她。

  

  “我这儿有一镑十七先令,办公室里有两先令六便士。我在办公室可以不喝咖啡,大约省下十先令,这样就有两镑九先令六便士,再加上你的十八先令三便士就有三镑九先令七便士,我的支票簿还有五镑零先令零便士,这样总共就有八镑九先令七便士─谁在那里乱动?─八─九─七,小数点进位七─别说话,我亲爱的。还有你借给找上门的那个人的一镑─安静点,宝宝─小数点进位宝宝─看,都被你们搞乱了!─我刚才是说九─九─七吗?没错,我是说九─九─七。问题是我们能靠九镑九先令七便士试个一年吗?”

  “我们当然可以了,乔治!”她大声说,但她是在偏袒温迪,而她才是两人中较有分量的人物。

  “别忘了腮腺炎,”他近乎威胁地提醒她,接着又继续算,“腮腺炎一镑,我先算那么多,不过我敢说三十先令才差不多─别说话─麻疹一镑五先令,德国麻疹要花半几尼[? 几尼(Guinea),英国旧货币单位,等于一镑一便士。

  ],这样就是两镑十五先令六便士─别摇你的手指头─百日咳,大概要十五先令吧。”他就这样继续算着,每次加总出来的数字都不一样。不过,最后温迪总算熬过来了,腮腺炎费用减到十二先令六便士,两种麻疹当成一种来?算。

  到约翰时也出现了同样的骚动,迈克更是侥幸脱险。不过,两人都留了下来。不久,你就能看见他们三人排成一排,由保姆陪同,走去弗尔森小姐的幼儿园上学。

  达林太太十分满足于现状,达林先生则处处喜欢和邻居一样。因此,他们理所当然也有保姆。由于小孩喝的牛奶量大,他们没什么钱,所以他们的保姆是条规规矩矩的纽芬兰犬,名叫娜娜。在达林一家雇用她之前,她并没有特定的主人,不过她一向认为孩子很重要。达林一家是在肯辛顿公园认识她的,她闲暇时候多半在那儿,把头伸进人家的摇篮车里窥探。粗心大意的保姆都很讨厌她,因为她会跟着她们回家,向她们的女主人抱怨。事实证明,她是个不可多得的保姆人选。她帮孩子洗澡时非常仔细、周到,夜里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她照顾的孩子发出极轻微的哭声,她都会立刻醒来。当然,她的窝是在育婴室里。她天生有本事知道哪种咳嗽不能忍,什么时候需要在脖子上围上长袜。她始终相信像大黄叶子之类的传统治疗方法,对新奇的细菌等言论嗤之以鼻。看她护送孩子上学就像上了堂礼仪课程:当孩子乖巧的时候,她就静静地走在他们身旁;要是他们走偏了,她就用头把他们顶回队伍里。在约翰踢足球的日子,她从来不曾忘记他的毛衣,而且她的嘴里经常叼着一把伞,以防万一下雨。在弗尔森小姐的学校地下室里有间房间,保姆们都在那儿等候。她们坐在长凳上,娜娜则趴在地板上,不过那是唯一的差别。她们假装忽视她,因为她们认为娜娜的社会地位比自己低下,娜娜则瞧不起她们肤浅的谈话。她讨厌达林太太的朋友来育婴室探看,不过如果他们真的来访,她会先迅速地脱下迈克的围兜,替他换件有蓝色镶边的衣服,然后抚平温迪的衣服,再飞快地抹一下约翰的头发。

  没有其他的育婴室能够比这儿打理得更妥切。达林先生也清楚这点,然而他有时候会不安,怀疑邻居是否会说闲?话。

  他必须考虑到自己在城里的地位。

  另外,娜娜也有别的困扰他之处。他有时候觉得娜娜并不欣赏他。“我知道她非常仰慕你啊,乔治。”达林太太会向他保证,然后示意孩子们对父亲特别好一点。接着,达林太太会跳起迷人的舞蹈。他们家中唯一的另外一个仆人─莉莎,有时也会获准加入。穿着长裙,戴着女仆的帽子,莉莎看起来非常矮小。虽然在受雇时,她曾发誓过,她绝对超过十岁。这群嬉闹的人多么愉快啊!其中最快乐的莫过于达林太太,她会疯狂地踮起脚尖旋转,转到你能看清的只有她的那个吻。要是那时你冲向她的话,或许就能得到了呢。从来没有比他们家更单纯、更快乐的家庭了,直到彼得·潘的出?现。

  达林太太最先听说彼得的名字,是在她清理孩子的心思时。那是每位好母亲每天晚上的习惯,在孩子睡着之后仔细检查孩子的脑袋,将白天偏离正途的东西归回适当的位置,重新整理一番,以迎接第二天早晨。假如你能保持清醒(不过当然你做不到啦),你会看见你自己的母亲这么做,你会发现从旁观察她是件非常有趣的事。那很像是在整理抽屉。我猜,你会看见她跪着,兴味盎然地细细查看你脑袋里的内容,好奇你究竟从哪儿捡到这个东西,找出讨人喜爱和不那么讨喜的发现,将某样东西贴在她的脸颊上,仿佛那可爱得像只小猫,然后匆匆忙忙地把东西收到看不见的地方去。等你早晨醒来,你上床时抱着的淘气念头和坏脾气全被折得小小的,放在脑子的底层。而在上层,清清爽爽地展开的是你美好的想法,准备好等你使用。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