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敏涛:命运给我的我不辜负

2017-11-09 14:20:4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受访者:刘敏涛

  提问者:周晓华

  时间:2017年10月12日

  受访者简介

  刘敏涛,中国内地女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2000年凭借靓丽外形,主演剧版《人鬼情缘》饰演女鬼聂小倩,受到关注。但她并没有被形象束缚,不断寻求突破,不仅有《冬至》中让观众印象深刻的反一号郁青青、还有余华小说《活着》改编而成的电视剧《福贵》中陈家珍一角,从20岁演到70岁,挑战了50年的年龄跨度,演技获得业内一致好评。2014年获得第1届中国电视演员形象榜演员行业形象金榜,2016年获得第3届中国电视演员形象榜演员行业形象金榜。2015年,凭借《伪装者》中深明大义的红色资本家明镜获得第3届亚洲彩虹奖最佳现代剧女主角奖,同年,凭借《琅玡榜》中温和端庄、处事不惊的静妃,收获演技与人气的双丰收。

  采访手记

  胡桃里的音乐很吵,她的声音像小鱼,在那些复杂的音阶组成的山涧中自如从容地游弋。

  秋雨初霁的北京,阳光薄而亮,她就在那样的阳光下,嬉笑着讲着她的生活。

  网剧《疯人院》杀青了。在下一个戏前,有一个短暂的假期陪家人。她会精心安排这些日子,“我爸爸喜欢收藏,他给那些我妈当破烂的东西拍了很多照片,我想给他弄个能在家打照片的机器,陪他去看看展览;陪我妈逛公园逛街,前天给她买一个ipad,然后下载她想要的软件,我对高科技特别不感兴趣,所以花好多时间完成这些;女儿上小学,寄宿,去学校看看她和她的同学。一去,她们班小孩都围上来:某某妈妈,你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了?也会有说,某某妈妈,你给签个名呗!然后给我一张作业上撕下来的纸,我就在那小纸片儿上签名……”她很满足地讲着琐碎的日子,又带着一丝愧疚,职业带来的大块的忙碌和不确定,让她很珍惜地储存工作之外更寻常的记忆。

  她的娓娓的讲述像石缝里流出细小溪流慢慢汇聚成她的河,带着沉淀的岁月向前流淌。她说,她的生命中没有波涛汹涌,也没有大河弯弯,可是你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你看见她奔流向海的坚定。

  1

  你是1997年从中戏表演系毕业的吧,在你的印象中那时候演员拍戏是什么状态?

  对,我是1997年毕业的。那时候一般就打听哪儿有戏,有副导演建组的,就去递简历,简历都是手写,好像打印复印都很贵,我都是手写。交了资料就等,如果有点谱呢,就会呼你,那时没手机,就是BB机,呼你,什么时间地点去见导演,试戏,等等。

  命运一直很眷顾我,我从大二暑假开始就有戏在演,毕业后也没有断过演戏,所以我没有北漂那种孤独的感觉,没有为温饱发过愁,也没有彷徨徘徊到底要不要坚持的时候。

  (问:那你毕业后最早接到的戏是?)

  1997年那会儿拍了一个《你好,西拉沐浴》,是一个六集的电视剧。在那个年代,六集对于电视剧是中型的量,十几集的戏可能相当现在的六十多集。那戏是一个讲知青的戏,我演女一号,角色年龄跨度很大,从16岁演到50多岁。

  大量的戏是在内蒙古赤峰草原上拍的。条件真的是很差,住招待所的破房子,就好像搭的破败的布景一样,大门也没有。斑驳的墙,铁架子的床,三人住一间,屋里一张破桌子,连椅子都没有。每天会有一辆大公共开三四个小时,把我们从招待所拉到拍摄现场。草原上没有路,坑坑洼洼,颠簸得很厉害,就和坐过山车一样,人在里面哗地颠起来哗地落下来。印象很深,内蒙古草原9月中旬就开始下雪,那个车年头久了,漏。雪下来,在车顶上化了,滴答滴答把车里漏得湿乎乎的。

  戏拍到后半段我就病了,发高烧、拉痢疾。草原上也没有医院,找了一个蒙古大夫,真的是那种蒙古草原上的赤脚医生,给点糖盐水什么的,找个衣架子吊着输液。每天早晨六点钟起来,先去找那个医生输液,然后7点半回来化妆,8点就一起坐上那个大公共出发,开工了。为什么对下雪印象那么深,是因为有一场知青在野外的河里洗澡的戏。那个水很冷呀,因为已经下雪了嘛,全身都在水里泡着,我又发着烧。导演说,好了,你们把膀子露出来,头发全部打湿,那就照着导演说的拍呀。就那样好多天,离开草原的时候我也没有好,还是拉,烧也没有退。可是从来没有说我身体不行呀,不能拍呀!想都没有想过,这是你的工作,你要完成它,要完成好。也不单是我,组里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所以那时候因为一个戏,一帮人结下的情谊都很深。大家都是在很认真地在做事。

  2

  你21岁的时候,就已经在诠释刻画中年女性的角色?

  是呀。演那个《你好,西拉沐浴》的时候,余淳导演就老夸我,敏涛,你太好了,那么小的年纪就能演出一个中年甚至老年人的状态和心态。其实我那时候,并不是很透彻地理解我的角色,或者认知到了怎么通过表演去达到人物的状态,年龄小嘛。我只是很认真、努力地把交给我的事去做好。在生活里或者事业上,我都不是一个主动的人,角色上我从没有争过,但命运把机会给我,我不会放过,也不会辜负,一定是拼尽全力去做。

  我一开始就因为这样的角色得到了导演或者观众的认可,是一件特别高兴的事儿。可从另一方面讲,我也给别人留下印象,就说刘敏涛可以演年纪很大的人。后面找我的戏很多是从小演到老的年代戏,像《福贵》里的家珍;或者是演妈妈的那种比我实际年龄大很多的角色。当然作为一个演员,不断有戏演应该满足,可是,当角色的东西把你固化在那里,也让人很无奈。我心里就特别想说,真实的刘敏涛不是那样的,外表不那么老,内心不是那么沧桑(笑)。

  3

  真实的刘敏涛是什么样的?

  我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女人啊,也爱漂亮,也脆弱,也会孤独,也想撒娇,也想有人宠爱。没有那么冷静理智,没有那么无所不能;不是永远在隐忍,永远在付出;不是所有的事情你放到我肩膀上我都能扛下来,不是山崩于面前不变色。所以有时他们采访,我就开玩笑地说,从小就演妈,什么时候也让我演演谈恋爱的戏呀(笑)。现在不单是在戏里很难接到跳出大姐妈妈类型的角色,延伸到生活里,也会有人说,敏涛你那么霸气、那么强势,谁能驾驭得了你?可那是角色的,好吗?那不是我呀!(笑,做扎心状)但实际上,很多人看你的时候,就是会把角色的东西覆盖在你身上。

  4

  会有中年危机感吗?

  其实我自己没意识到中年了,都40岁啦,我一直还是20多岁那种心态。但是周围的人会说,你中年了,应该如何如何的,媒体也会问我四十不惑之类的问题,我才会想,哦,我原来已经中年了。

  不过你说的那种中年女演员的尴尬,我也很有体会。因为毕竟到40岁了,阅历多了,对生活的领悟多了,我们的体力精力状态还没有衰退,但是写给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女性角色少了。这个年龄的女性,就算是妈妈,也应该有很多很多种状态,很多很多种色彩。现实大多数时候,给你演的只有一种:妈妈。十场戏有八场在打电话,永远是鸡毛蒜皮,永远唠唠叨叨,永远只盯着孩子结不结婚要不要孩子……我这两年在试图改变自己,也会去参加一些综艺节目,希望通过不同的渠道展示自己,让别人看到我的可能性。可是心里越来越清楚,演员的职业很被动,其实没什么选择权。

  5

  你小时候的理想是做演员吗?

  不是,我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现在也是。我小的时候,喜欢跳舞。上海舞蹈学校到烟台招生,选上我了,但我妈妈听说跳芭蕾太苦了,就没让我去。很多东西都是别人帮我选的,包括考中央戏剧学院。去考的时候,对表演没有任何概念,根本不知道戏剧是什么,小品是什么,中央戏剧学院是怎么回事儿,北京电影学院又是怎么回事,完全是家里大人觉得我能在这方面试一试。我这个人运气比较好,去了就考上了。考上了我就好好学呗,要把这个事干好。我现在也没有觉得做演员是我的命运什么的。比如,我对高科技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如果说,刘敏涛别的路都不行了,去做计算机行业吧,那我想我也会去做的,而且我觉得我干这行也能养活自己,又不傻,认真去做就可以。

  6

  你有崇拜的偶像吗?

  好像没有崇拜过谁。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在笔记本铅笔盒上贴明星贴画,张学友、刘德华、林青霞、小虎队,但我从来没有,我不贴,也不买,不关心,对这些没有兴趣。跳舞的时候,喜欢一个叫赵丽萍的舞蹈演员,但那种喜欢也就是她在电视上出现,我会看她跳舞。现在的话,我喜欢梅丽尔·斯特里普,喜欢她演过的角色,喜欢她透过角色散发出的魅力。但要我说,我把她看得遥不可及,像女神一样的崇拜,确实没有。

  7

  在世界上所有的演员中(包括已经过世的),如果让你选,你会想要和谁合作?

  马龙·白兰度,丹尼尔·戴·刘易斯。他们太棒了,看他们演戏,真的是享受。

  (问:但和他们搭档演戏,在他们巨大的光环下,会不会有压力?)

  为什么会有压力呢?我觉得我不会有。不管什么样的超级巨星,在戏里,他就是角色,我是跟这个角色对戏。好的演员,会激发你的表演欲望,让你更投入这个角色。对其他的戏外东西,我完全不会在意,因为那些和我没关系呀。至于压力,如果我不能够准确地找到人物状态,不能演出我想要的角色,才会有压力。

  8

  你觉得自己的表演偏体验还是偏方法型?

  体验。准确地说有了对人物的体验之后,才可能会在方法上有的放矢,如果你没有体验到角色,单纯的用方法,我这样的个体做不到,演不出来,我会觉得很假。我没有达到仅仅用方法就能准确代入人物的状态。但你在演了很多很多角色以后,你会不知不觉把体验提炼成方法。我记得一次拍电影,有一场戏,演到那儿了,觉得剧本里给的东西不够表达,就即兴发挥,把自己在演人物过程中积累的情绪都爆发出来,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角色当时已经失控了,泪流满面,大喊大叫,是歇斯底里的。但我的思维却很清晰,我在不停地摔东西、砸东西,但脑子里却知道什么东西是贵的、不能摔的,而且判断着机位在哪里,东西扔出去不能砸到人砸到机器。演我弟弟的那个对手戏演员,很年轻。他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演,被我爆发出的情绪吓着,有点发愣,但当我有意识捧着他的脸让他找镜头时,他的表演也呼应激发了我的表演,很好完成了那场戏……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是做演员带来的乐趣。

  9

  演过的角色里有没有你特别留恋,希望她在你身体里多住一会儿的?

  还真没有。我入戏出戏都很快。小时候演完很苦的角色可能会有一些感伤,现在很少了。角色的生活是她们的,她们悲伤也好快乐也好,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演完了,就和我没有关系了。工作的时候,你必须投入,想尽一切办法是她们,但演完了,我会说再见,然后过自己的生活。

  10

  什么让你感觉到快乐?

  很多呀。比如现在,秋雨下过后,明亮的阳光照在桌面上的感觉;比如昨天去看女儿,她见到我特别高兴往我怀里扑,因为太猛了,她手里的书把我的脸都撞破了一小块,但孩子的那种亲昵让我从心里面快乐;比如我妈喜欢吃小乳鸽,我带她找到一家挺有特色的店,然后看着她很满足吃饭的样子,也觉得满足快乐。有时候演戏,演到特别过瘾也是一种快乐。

  11

  在北京呆了20多年,喜欢这个城市吗?

  说不上,没想过。当初想留北京,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干这行,在这里才有机会。这么多年呆下来,感情是有的,但没有太多归属感、安全感。我心里的家还是在烟台。我每次回山东,飞机只要在烟台机场一落,我就会觉得,那么亲,那么安心踏实,在这里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害怕。现在大家生活里都戴面具,但在烟台我觉得他们的面具很薄,像我这样比较简单的人也能看见他们的真诚。

  12

  你看上去很瘦弱,平常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健身?

  从生活中看我确实偏瘦了一点,但这样在镜头前是合适的。我其实属于天生吃不胖的那种体质,但我还是很注重健身。我最喜欢跳绳,方便。不用什么场地,所以每次出去拍戏都会带根绳。在家也是,每天给自己设定跳2000下,就一定会跳够,甚至超过这个限额。有条件的时候,我也会去游游泳。也做瑜伽,快步走什么的。人如果不运动,肌肉就会松弛,再瘦也不好看。

  13

  对你影响最大的人?

  父母吧。我懂事起,爸爸就告诉我无欲则刚,知足常乐。他们也都是那样的人。所以,就像看到眼里的颜色是黄是蓝是白那样,我明确地理解这个。上中戏,看见有宝马奔驰车来接同学,看见他们穿名牌衣服,看见90年代初他们就有手机,我看见,从来也不羡慕他们。虽然我到现在也不很清楚自己具体要什么,却清楚什么是自己不要的,我很少被物质的东西迷惑。

  14

  你选择朋友的标准?

  善良,要有担当,要有责任心。

  15

  对你的外表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吗?

  没有。(外表)是老天爷给的,没什么好抱怨的(笑)。其实好早就有人劝我整一整,让我磨下腮整整牙。可我为什么这样做?对我没有意义。你觉得我好看,那我就好看,你觉得我不好看,那我也没办法。整了会发生什么了不起的改变吗?难道我不整,就没法好好生活了吗(笑)?我不去做没有意义的事儿。

  16

  你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生了个女儿吧。她在成长,不管她是什么样子,都是最好的,差不了。

  17

  最珍惜的东西?

  很多,朋友送给我的一个本儿;用了很多年的小化妆包;一些照片,带着记忆带着温度的东西我都很珍惜。

  18

  如果拥有阿拉丁神灯,你会许个什么愿望?

  给我一次旅行。

  (问:这么简单的愿望也需要神灯去实现?)

  简单吗?对我来说不是。那我换一个:神灯呀,求把我变到舞台上,让我尽兴地跳一次舞吧(笑)!本版文/晓华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东方快车谋杀案》:早已被剧透,何以再取胜?

    记者 聂宽冕  享誉全球的英国推理小说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在80多年前创作了侦探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讲述大侦探波洛如何侦破一起发生在豪华列车上的密室杀人案。[详细]

    11-09 10-11北京日报
  • 《窝头会馆》复排 宋丹丹:演好才能对得起观众

    尽管排练厅里没有搭景,演员们也没有换上服装,但沉浸于剧情的他们俨然已经进入了那个底层市民汇集的宣南小会馆。让演员们惊讶和动容的是,今年的《窝头会馆》售票呈现出比《茶馆》更火爆的情况。[详细]

    11-09 10-11北京日报
  • 刘震云最新力作出版:我讨厌作品油嘴滑舌

    刘震云。且听刘震云用一贯的幽默为你一一道来。[详细]

    11-09 10-11广州日报
  • “孔子的智慧”文化展在越南河内开幕

    当地时间7日下午,“孔子的智慧”文化展在越南河内开幕。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郭卫民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详细]

    11-09 10-11中国新闻网
  • 中西文化交融 北美之星艺术团走进河北高校

    7日晚,加拿大北美之星艺术团中国河北站巡演在燕京理工学院举办。晚6点30分,伴随着燕京理工学院艺术团为观众带来的富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节目《金蛇狂舞》、《浏阳河》,演唱会正式拉开帷幕。[详细]

    11-09 10-11中国新闻网
  • 陶然居:用工匠精神 传承榫卯结构

    位于京津走廊的千年古邑河北省大城县,被誉为中国京作古典家具之乡,其红木家具文化源远流长。这次拍摄也让叶双陶意识到传播的重要性,他希望能借助优秀平台让红木家具走出去,走得更远,让世界了解中国传统家具文化。[详细]

    11-09 12-11中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