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林徽因诗《除夕看花》

2017-11-29 12:20:11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陈学勇

  在 《文汇读书周报》 读到杨新宇的《林徽因诗 〈除夕看花〉 的中英文版》,很是欣慰。想来杨先生不很年长,读书像他如此认真细致的年轻人,怕不多了吧。此文纠正我当年发现、过录的 《除夕看花》 几个误字,真得谢谢。由于我的谬误,以讹传讹,误传甚广,很对不起读者的。

  杨先生设想过录致误原因:“陈学勇先生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发现此诗,当时没有数码相机,一定是在图书馆辛辛苦苦抄录的,匆忙之中抄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当然, ‘草看’误为‘草香’之类 (杨文如此,显然“笔误”,应是“草香”误为“草看”) 也很可能是印刷错误。”杨先生厚道,为我开脱的美意令人感动,但我不能全然委责于手民。至少诗中“鲜妍”与“鲜艳”,他们不会看错的。其实此诗的发现并不在图书馆,抄录也不匆忙。记得那是八九十年代之交,我在北大作访问学者,严家炎先生建议我关注林徽因。彼时林徽因是个相当陌生的名字,许多现代文学研究者也少有知晓她。萧乾老人在 《文汇报》 撰文,称林徽因乃“京派的灵魂”,数十年来他始终是这位才女的崇拜者,于是我登门求教。老人知我有意蒐集林氏作品,说他编辑《大公报》 香港版“文艺”副刊,发表过林徽因寄自昆明的诗歌,只是怎么都记不起诗题和日期。那天老人检出香港版“文艺”副刊全份剪报,慨然借我带走查找。老人沐浴战火,寓居英伦,错划右派,这份剪报随身珍藏了数十年。年深日久,报纸已焦脆成鸡蛋壳色,甚至更暗更深,有几张已掉了碎屑。回北大住处,一路上我几乎捧炸弹一般。然而,翻阅数遍,没有找着署名林徽因或林徽音或徽因、徽音的诗作,唯 《除夕看花》 一首引起注意。它署名“灰因”,很可能用了谐音。又据内容和诗歌风格,我大胆断定正是萧乾所不能忘怀的林徽因作品。萧老认可,露出一脸欣慰的萧乾式的微笑。我查找林诗,尽管小心翼翼,时间却是十分充裕。“鲜妍”错为“鲜艳”,应该是妍字漫漶难辨,便想当然地断定成艳字;又有“血红”变“红血”,尤是粗心所致。可见轻率之过失无可推托。

  杨新宇文章没有提及英文版译者,当然英版亦出于诗人手笔。他又提出一个有点意思的琐细疑问:“究竟是先有中文诗,还是先有英文诗,也着实不易判断。”英译中还是中译英,杨先生言语间倾向后者。我没有赞同抑或反对的资格,虽然私里忖度是中文在先,发表时间的顺序即如此么。以两个诗句来质疑英版在先,怕不易叫人信服。为便于说清楚问题,再录经杨先生纠正的 《除夕看花》 全文:

  新从嘈杂着异乡口调的花市上买来

  碧桃雪白的长枝,同血红般山茶花。

  着自己小角隅再用精致鲜妍来结彩,

  不为着锐的伤感,仅是钝的还有剩余下!

  明知道房间里的静定,像弄错了季节,

  气氛中故乡失得更远些,时间倒着悬挂;

  过年也不像过年,看出灯笼在燃着点点血,

  帘垂花下已记不起旧时热情,旧日的话。

  如果心头再旋转着熟识旧时的芳菲,

  模糊如条小径越过无数道篱笆,

  纷纭的花叶枝条,草香弄得人昏迷,

  今日的脚步,再不甘重踏上前时的泥沙。

  月色已冻住,指着各处山头,河水更零乱,

  关心的是马蹄平原上辛苦,无响在刻画,

  除夕的花已不是花,仅一句言语梗在这里,

  抖战着千万人的忧患,每个心头上牵挂。

  这十六行小诗,原是分了四节,每节四行,以显示节奏感。头一个诗句,杨先生说,“‘如果心头再旋转着熟识旧时的芳菲’,很像是从英文翻成中文出现了错误,因为只有说成‘如果心头再旋转着旧时熟识的芳菲’,这样句子才通顺”,我倒觉得,这句“熟识旧时的芳菲”还谈不上欠通顺。再与“旧时熟识的芳菲”一并辨析,虽所写意思粗粗看来差不多,而细加品味仍有细微差异。前句的意味指向旧时的芳菲,重在旧时,杨先生改动后则移向熟识的芳菲,重在熟识。可是全诗主旨是抒写“时间倒着悬挂”,感慨物是“时”非,那么突出旧时才吻合而更能体现诗人此时的情思。

  后一个诗句,杨先生说:“‘模糊如条小径越过无数道篱笆’,也像是欧化语法;此外中文诗作虽然押韵,但‘不为着锐的伤感,仅是钝的还有剩余下’,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倒是相对应的 英 文‘Butdonotsharpenthewoundedfeelings,evenbluntedfeelingsscarcelyremain’能够让人理解。”说到文句欧化,实在属那个时代新诗人们的普遍现象,不必说早早浸淫过欧美文化的林徽因。以欧化与否证明由英译中或中译英,不免牵强。至于“锐的伤感”和钝的剩余,前言、后语恰还是说的同一桩事情。民族战争中,抗战形势失利深深刺痛诗人情感;抗战持久渐渐使受伤情感稍有麻木。正如诗里另一句“河水的凌乱”,河水当然凌乱不起来,凌乱的是诗人的情绪。钱锺书有“通感”一说,林徽因的表达好像较之通感又多转了个弯,读诗不必全苛求它如 《除夕看花》 最末两句那样明朗显豁。要把这么抽象化表达的中文译成英文,困难得很,于是避难趋易,化为英版的具象了。

  若中文版写成锐和钝算前后不搭,则这首诗不搭的还有好多句哩。由此联想到,如今编辑先生编稿多原稿照发,对明显不当者也懒为作者藏拙;少数存有古风的编辑,有时循语文老师眼光或以一己好恶来规范来稿。《除夕看花》似可斟酌的词语、句子岂止三两处,萧乾一律不动,此大度风范不无启迪。还是尽可能保留作者行文个性的好,包括他独特的表达习惯,只要不太违背语法也没有词不达意。

  借着表达谢意,乘便交流解读 《除夕看花》 的一点感想,算是与杨先生切磋,乞予再指正。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射雕英雄传》将出英文版 网友贡献书名译法

    著名作家金庸的代表作之一《射雕英雄传》的首部官方授权英文版,即将由英国出版社Maclehose Press正式出版——全书将分作4卷先后推出,首卷《英雄的诞生(A Hero Born)》已定于明年2月问世,定价为14.99英镑(约为130元人民币)。这也是首次由欧美国家出版的金庸著作英...[详细]

    11-29 09-11北京青年报
  • 《见字如面2》第四期“抉择”推出重量级书信

    在第二期“万象”中飙戏的赵立新和于和伟本期各自带来一封单信,讲述两段振聋发聩的故事,而主持人徐涛也将献上他本季读的第一封信。著名演员于和伟这一期将“沉静”扮演北大教授陈平原,认真体味读书这件事。[详细]

    11-29 09-11中国新闻网
  • 《北京传媒蓝皮书》成果发布:六大亮点四大趋势

    2017年11月28日,由北京市新闻出版研究中心主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新闻出版广电发展报告(2016~2017)》(又名《北京传媒蓝皮书》)在京发布。全年全市共出版图书21.24万种,26.93亿册;报纸252种,86亿份;期刊3221种,9亿册;播出公共广播节目49套...[详细]

    11-29 09-11新华网
  • 《花田岁月》:物欲世界,何以安放纯爱

    因为喜读网络红人“刘备我祖”的“史记列传”,所以才会“移情”于他的这本《花田岁月》。熟读古文的刘黎平,在小说中虽有所克制,但还是按捺不住古文冲动,于是乎,主人公刘相公多了些古人的豪气,少了些现今能人的深谙世事之道——这段从青葱走向“老葱”的岁月总...[详细]

    11-28 10-11北京晚报
  • 第二届浙江省微电影奖颁奖 镜头谱写大美“江山”

    第二届浙江省微电影奖颁奖典礼现场周禹龙摄中新网衢州11月30日电互联网时代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30日下午,“江山如此多娇”第二届浙江省微电影奖颁奖典礼在浙江省江山市举行,30部入围作品角逐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各大奖项,为大美“江山”献礼。[详细]

    11-30 21-11中国新闻网
  • 清代京官“养廉银”有多少?足以过上安逸体面的生活

    清代“养廉银”制度实际上设立在雍正、乾隆两朝,分为外官和京官两个阶段进行。雍正即位之初,各地官吏征收钱粮火耗日渐增加,按惯例地方官向户部交纳钱粮,每一千两税银,加送余平银二十五两,饭银七两。[详细]

    11-30 21-11中国文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