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新作《无端欢喜》出版

2018-06-25 10:37:52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时宏强

  2018年6月21日,诗人、作家余秀华受新经典文化之邀,携其首部散文集《无端欢喜》,在单向空间与读者分享她近三年的文字创作体会。

  《无端欢喜》收入了余秀华近年创作的四十余篇散文。在书中,余秀华谈人生、谈故乡、谈友人——那些日常生活中的不安,灵魂的动荡,那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痛苦与喜悦。她独有的细腻的觉察力、绚烂的想象力和浩荡的内心世界,让人看到一个坚强坦诚、深沉达观又天真俏皮的真实的余秀华。

  新书刚一上市立获出版界和文艺界的认可和好评。作家、出版人止庵说,余秀华的散文,令我对她刮目相看,我觉得比她的诗歌还好;ELLE主编晓雪一边读一边用记号笔画下自己喜欢的句子;主持人陈鲁豫、歌手小河、作家水木丁读过书后都用声音记录下令自己感动的段落。

  首部散文集:不同于诗歌的惊艳

  2015年,余秀华的诗一夜之间红遍网络。之后,她相继出版了三本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爱过又忘记》,总销量达四十余万册,为二十年来国内诗歌销售之冠。堪称中国当代诗歌史上的里程碑。她与诸多优秀的诗人一起,引发了新一轮的读诗热潮,让一度“冷门”的诗歌,重新进入大众视野。

  前半生几乎从未踏出横店的余秀华,在成名后的三年中,诗歌带着她天南海北满世界地跑。但也正是在这段时间,她视为“天”的母亲身罹癌症离世。眼看着曾经熟悉的小院,只剩下父亲和自己。随着农村建设,那个她把一草一木都融入自己诗歌创作的横店村,被新的楼房取代,曾经熟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热闹背后,余秀华还是要面对日常琐事,生存的艰辛、人生的痛苦和焦虑。每次外出,余秀华都是独自一人,常常因为腿脚不便和身体虚弱而摔倒坐在地上。“上台阶上到一半摔倒了,旁边有一些人看着我,但是没有一个人拉我一下,我挣扎了几下,没有力气爬起来,索性坐在地上歇一会儿……我在人来人往的台阶上坐着,也在陌生的好奇的冷漠的目光里坐着。如果这个时候感觉不到孤独那肯定是骗人。”

  这几年,这些事,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翻天覆地的巨大变故。生活的苦难,命运的垂青,故土的辽阔,亲人的惆怅,生死的迷惘,爱恨的交叠,家国的感慨……她把这些感受都写进了散文集《无端欢喜》。

  清醒而孤独,写尽人间万般滋味

  余秀华的成名几乎是一场“突发事件”,蜂拥而至的媒体争相报道,让她获得了突如其来的名声,但同时也被贴上了“脑瘫诗人”“农民诗人”“草根诗人”等标签,承受着各种质疑和压力。

  对于一个近四十年未踏出乡村的、身体残疾、说话略显吃力的女人来说,这突如其来的生活的巨大变化以及舆论的压力,应该会让人无所适从。但是作者本人对此却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

  “我不知道上天为何厚待于我,我如何有被如此礼遇的资本?我没有。我只是耐心地活着,不健康,不快乐。唯一的好处,不虚伪。有时候非常累,但是说不出累从何来。有时候很倦怠,又提醒自己再坚持一下……一直有人问:你现在成名了,生活有什么改变?天,让我怎么回答?生活是什么,是一个接一个的细节,我参加的那些活动、节目怎么能叫生活?我虽然不会对这美意警惕,但是的确无理由欣喜若狂。我心孤独,一如从前。”她在文章中写到。

  她在精神上一直是孤独的。邻居、家人,甚至丈夫都不理解余秀华——“关心灵魂的事情是闲得太狠了的无事生非”。丈夫一年回家一两次,相对而坐,却无话可说。爱情是余秀华诗歌永恒的主题,爱情是一种证明,希望能借此把自己拖出怀疑的泥沼。

  “我想要一场虚境来戳破本身已经存在的虚境。”但现实的婚姻并没有给予她精神上的安慰,她的婚姻是“两个互不相干的人莫名其妙地走在了一起,还有一纸不许随便离开的契约……两个身体和灵魂之间有缝隙,发现缝隙的存在就是怀疑开始的时候。”所以尽管面对父母的反对、外人的质疑,余秀华也要用尽所有的勇气与坚决,结束这怀疑,摆脱这枷锁。

  书中处处流露着千帆过尽的疲倦与从容、天真中的顽强与坦诚。余秀华的横空出世,并非一时的炒作。她以其独特鲜活的生命体验,加上内心的敏感和才华,对生存之痛有着近乎本质的思索。她的文字源于日常生活,是对个人体验最坦诚、最清醒的书写,体现出强烈的主体精神和对于人的价值与尊严最深刻的思考。

  “人活着哪怕千重不幸,但是存在着,存在就抵消了不幸带来的一切毁损……大部分人必须过的是漫长的没有意义的枯燥的日子,这是我们必须忍受的。一个人的成功除了事业的成功以外,更持久和更入心的成功是在庸俗的日子里寻找到快乐。”在书中,余秀华以一种常人难得的达观看待生命的无常和人生的种种不如意,这种达观是一份对生命坚定的热爱,这份坚定给了这苍凉的人世无限温暖。

  “我怨恨过生活的不公,但幸运的是,真正的喜悦都是来自灵魂深处,而不是外界。”余秀华说。(时宏强)

初审编辑:魏鹏

责任编辑:刘春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意大利名团带来新编版《灰姑娘》

    作为意大利三大著名古典歌剧院之一,圣卡罗剧院的芭蕾舞团将于7月6日至8日亮相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著名古典芭蕾名剧《灰姑娘》,为北京观众带来经典的童话芭蕾之旅。圣卡罗歌剧院是意大利最古老的剧院,由波旁王朝的查尔斯国王建于1737年,因其壮丽的主厅而被认为...[详细]

    06-29 10-06北京青年报
  • 英国冰上芭蕾舞团8月带来《冰上天鹅湖》

    8月15日至19日,由英国冰上芭蕾舞团演出的《冰上天鹅湖》将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英国冰上芭蕾舞团由英国著名表演制作人James Cundall和世界一流的冰上戏剧制作人及导演Tony Mercer于2004年创办,至今已荣获了无数嘉奖。这次在《冰上天鹅湖》中,观众将会欣赏到26位...[详细]

    06-29 10-06北京青年报
  • 定格青春!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典礼昨日举行

    伴随着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中央音乐学院合唱团宏伟动人的音乐,中央音乐学院2018年毕业典礼昨天上午隆重举行。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俞峰在致辞中表示,希望毕业生们走出校园后奋发有为,在新时代成就自我,成就我们伟大的音乐事业。[详细]

    06-30 23-06北京青年报
  • 甘肃清水传统农耕文化登台演绎农业演变发展

    6月30日,2018年清水县轩辕文化旅游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在甘肃天水市清水县开幕。图为农耕文化展演之耕作播种《闹生产》。[详细]

    06-30 21-06中国新闻网
  • 甘肃清水传统农耕文化登台演绎农业演变发展

    6月30日,2018年清水县轩辕文化旅游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在甘肃天水市清水县开幕。由中共清水县委、清水县政府主办,清水县委宣传部、清水县文化广播影视局、清水县文化馆等联合承办的此次活动,包括清水农耕文化展演、非遗项目展演、清水民俗展演三部分。农耕文化...[详细]

    06-30 21-06中国新闻网
  • 上海学者研究发现上海红色纪念地有望达到1000处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根据近年调查研究,现基本确认的上海红色纪念地有望达到1000处。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也是中国革命红色基因的发源地,红色基因伴随着上海这座城市成长的各个历史阶段。[详细]

    06-30 21-06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