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图书

冯琳琳:亲社会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及其心理机制

2020

01/06
来源:

大众网·海报新闻

作者:

手机查看

032e8e2f0b7d1d31bf292118c28e4438.png

 

著作信息:

冯琳琳. 亲社会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及其心理机制 [M].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8.

作者简介:

冯琳琳,女,1989年生,山东淄博人,现任山东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博士,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主要研究领域有社会心理学“积极心理学”等,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各1。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logy》、《Journal of Social Service Research》等专业刊物发表学术论文数篇。

内容简介:

书基于西方已有研究成果,首次采取多种方法对亲社会行为对幸福感的即时性和延时性影响进行系列论证。在此基础上,书以自我决定理论中的基本心理需要理论和有机整合理论为理论指导,考察了亲社会行为影响幸福感的中介机制和调节机制,包括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中介作用,及亲社会动机的调节作用。书通过一系列研究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研究结果,这些结果对于丰富亲社会行为领域的研究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对于提升亲社会行为和幸福感水平有着重要的实践意义。


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对个体幸福感的影响

1 引言

联合国公布的《2017全球幸福报告》显示,在全球150多个国家中,中国排在第79名,在2015年和2016年中国分别排在第84名和第83名。报告指出,中国近年来经济增长迅速,但快乐指数仍有待提高。就中国而言,快乐与发展并不成正比。报告分析称,影响国民快乐水平的因素包括人均GDP、社会保障、人均寿命、自由选择的机会、慷慨程度、腐败程度等。提及慷慨程度,慈善援助基金会对世界140多个国家的亲社会行为水平进行排名,中国连续三年分别排在第128名、第144名和第140名,这与中华民族乐善好施的传统形象大相径庭。常言道“好人有好报”、“为人友善者,当下利亏,其后报偿”,进化心理学视角下的双路径模型和积极心理学视角下的反应改变理论为此提供了理论依据。本研究试图探讨,助人行为是否有利于幸福感水平的提升,为上述提供实证支持,并借此激励助人行为的培养与维持,提升幸福感水平。

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大多是自发产生的、非正式的。日记式追踪研究是一种通过对被试进行重复测量的结构式自我报告来获得数据的纵向研究方法[1],可以测量被试正在发生的经历和体验,记录被试当时或当天的情绪、思想或行为。日记式追踪研究可以弥补横断研究无法把握变量动态性以及难以确定因果关系的弱点[2]

被试在当晚回忆当天发生的事情,减少了被试在回忆过去很久的事物时由于遗忘所产生的误差,通过对同一问卷的多次测量可以观测出变量自身变化的规律。日记式追踪研究不仅可以得到可靠的被试信息,还可以测查被试内变异随时间发生的变化以及变化中存在的被试间变异。在日记式追踪研究中,每个个体的思想日记可能描述了自己独特的发展趋势,这种差异可以由反映个体差异的变量来解释[3]

因此,本研究采用为期2个周的日记式追踪研究考察日常生活中真实产生的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以及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其中的中介作用。另外,本研究也将探讨三种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中介作用的差别效应,以期探讨何种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中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

2 研究方法

2.1 研究对象

以济南市某高校的100名大学生为被试,其中无效被试4名,剩余96名大学生为正式被试,其中男生60人,女生36人,年龄范围为1823岁,平均年龄为20.12±1.13岁。所有被试都自愿参加本研究,且之前并未参加过类似研究。

2.2 研究工具

水平1的测量(逐日追踪测量)

水平1的测量包括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幸福感、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社会赞许性。

2.2.1 助人行为

根据WeinsteinRyan (2010)的研究方法[4],本研究中我们也采用一个题目测量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请回忆你今天是否做出了助人行为,即是否帮助了别人或者做了好事?”被试在“是”和“否”之间做出选择。

2.2.2 幸福感

DienerOishi (2005)指出幸福感不仅包括较多的积极情绪体验,还伴随着较少的消极情绪体验[5]。借鉴MartelaRyan (2016)WeinsteinRyan (2010)等的研究[6] [7] [4],本研究中幸福感的测量包括主观幸福感和活力这两个指标。其中,主观幸福感包括积极情绪、消极情绪和生活满意度。活力是指感受到充满能量和活力的体验,体现个体是否精力充沛、充满活力。即本研究中幸福感包括较高水平的主观幸福感和较高水平的活力。

本研究中,首先对积极情绪、消极情绪和生活满意度得分进行标准化,然后根据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积极情绪-消极情绪的公式计算主观幸福感水平。然后,对主观幸福感和活力得分进行标准化,最后根据幸福感=主观幸福感+活力的公式计算幸福感水平。

主观幸福感的测量包括积极情绪、消极情绪和生活满意度。主观幸福感的测量包括积极情绪、消极情绪和生活满意度。积极情绪、消极情绪的测量采用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体验量表。该量表由18个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词汇构成,采用5点计分(1=非常轻微或根本没有,2=有一点,3=中度,4=相当大程度上,5=非常强烈)。本研究中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分量表的α系数分别为0.950.94。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2.401RMSEA=0.032CFI=0.993TLI=0.990。生活满意度的测量采用简版生活满意度量表,被试在一个7点量表的题目上做出回答:“总体来说,你今天的感觉是好还是坏?”(1=非常差,7=非常好)[4]

活力的测量采用简版主观活力量表[8][4],包括3个题目,分别是“我感觉自己有生机和活力”、“我感觉无精打采”和“我有活力爆发的感觉”,7点计分。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74。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0.517RMSEA=0.000CFI=1.000TLI=1.000

2.2.3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测量采用简版基本心理需要量表[4],包括9个题目,5点计分(1=非常不符合,2=比较不符合,3=中立,4=比较符合,5=非常符合)。该量表包括三个维度,分别为:自主性需要(如:我感觉可以自由表现自己)、关系性需要(如:我感受到了爱和关怀)和能力感需要(如: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的满足。本研究中总量表α系数为0.83,各分量表α系数为:0.71(自主性需要)0.72(能力感需要)0.73(关系性需要)。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2.223RMSEA=0.030CFI=0.996TLI=0.989

2.2.4 社会赞许性

社会赞许性的测量采用中文版的马洛-克罗恩社会赞许性量表[9][10]。该量表包括33个是/否的问题,其中18个是正向陈述的,15个是反向陈述的。例如:“在投票选举前,我全面审查所有候选人的资料”(正向题目)和“有时,没有他人的鼓励,我很难把工作进行下去”(反向题目),后者的描述需要反向计分。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75。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1.145RMSEA=0.039CFI=0.984TLI=0.963

水平2的测量(个体特质测量)

水平2的测量包括个体水平的幸福感、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社会赞许性。

2.2.5 幸福感

本研究中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分量表的α系数分别为0.900.87。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1.535RMSEA=0.075CFI=0.929TLI=0.911。生活满意度的测量采用生活满意度量表[11]。该量表共有5个题目,分别是:“我的生活在大多数方面都接近于我的理想”;“我的生活条件很好”;“我对我的生活感到满意”;“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得到了我生活中想要得到的东西”;“如果可以再活一次,我基本上不会做任何改变”。该量表要求被试在7点量表上标出自己对上述各题目的同意程度(1=极其不同意,2=不同意,3=有一点不同意,4=既不同意也不反对,5=有一点同意,6=同意,7=极其同意)。本研究中生活满意度量表的α系数为0.71。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1.819RMSEA=0.073CFI=0.981TLI=0.906

活力的测量采用中文版的主观活力量表[8] [4]。该量表包括7个题目,如“我感觉自己有生机和活力”、“我觉得无精打采”等。7点计分(1=非常不符合,2=比较不符合,3=有点不符合,4=中立,5=有点符合,6=比较符合,7=非常符合)。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85。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1.213RMSEA=0.047CFI=0.995TLI=0.984

2.2.6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采用基本心理需要量表进行测量[12] [13],用于评定个体基本心理需要获得满足的程度,包括21个题目,其中自主性需要包括7个题目(如:我觉得我能自由地决定如何过自己的生活),能力感需要包括6个题目(如:我觉得自己不能很好地胜任生活的很多方面),关系性需要包括8个题目(如:我与身边的人相处的很好)。该量表为5点计分(1=非常不符合,2=比较不符合,3=中立,4=比较符合,5=非常符合),对反向计分题目进行反向处理后计算出三个维度的得分。本研究中总量表的α系数为0.82,各分量表的α系数为:0.77(自主性需要)0.71(能力感需要)0.72(关系性需要)。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1.232RMSEA=0.049CFI=0.910TLI=0.985

2.2.7 社会赞许性

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75。对该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拟合指标良好:χ2/df=1.145RMSEA=0.039CFI=0.984TLI=0.963

2.3 施测程序

本研究的时间跨度为两周,采用每天测查的方式,因此共计14个测查点。研究具体过程如下:

第一步:征得被试同意后发送研究过程说明,要求被试认真阅读并理解。

第二步:发放水平2(个体特质测量)的问卷,要求被试认真作答后统一收回。

第三步:间隔给每个班级的负责人发放该班同学的水平1(逐日追踪测量)的问卷,每位同学14份内容完全一致的问卷,要求负责人每天清晨发放当天问卷,并于每天晚自习结束后或次日清晨收回当天问卷。

2.4 统计分析方法

本研究进行的是一组被试在多个变量上多个时间点的重复测量,本研究中不同时间的观测数据形成了数据结构的第一层,而被试之间的个体差异形成了数据结构的第二层。

采用SPSS统计分析软件进行数据保存和管理及描述统计和相关分析。由于本研究中的数据是嵌套结构的(如图1所示),因此使用多层线性模型分析考察本研究的主要假设[14]

1 本研究中数据的嵌套结构

3 研究结果

3.1 初步分析

结果显示,被试报告74.30%的天数做出了助人行为,即14天中有10.40天会做出助人行为。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考察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的性别差异,结果显示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t= -6.68p(M=0.85, SD=0.36)显著多于男生(M=0.69, SD=0.46)

如表1所示,为考察结构效度,对水平1的变量与水平2的变量进行相关分析,结果表明相同变量在水平1和水平2上的相关(表中加粗标注)高于不同变量之间的相关。

1 水平1和水平2各变量的相关分析

变量

水平2变量

自主性需要

能力感需要

关系性需要

主观幸福感

活力

水平1变量

自主性需要

0.53***

0.35***

0.41***

0.53***

0.39***

能力感需要

0.35***

0.46***

0.34**

0.37***

0.27**

关系性需要

0.39***

0.33**

0.52***

0.40***

0.25*

主观幸福感

0.45***

0.41***

0.41***

0.55***

0.39***

活力

0.42***

0.33**

0.43***

0.47***

0.41***


M

3.28

3.29

3.83

0.00

4.87


SD

0.51

0.48

0.48

2.12

0.92

注:*p

2列出了水平1各变量的平均数、标准差和相关矩阵。是否助人(即当天是/否做出了助人行为)与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满足,以及主观幸福感和活力呈显著正相关(ps(ps

2 水平1各变量的描述统计及变量间相关分析

变量

1

2

3

4

5

6

1.是否助人

-






2.自主性需要

0.21***

-





3.能力感需要

0.19***

0.62***

-




4.关系性需要

0.24***

0.63***

0.57***

-



5.主观幸福感

0.25***

0.66***

0.57***

0.60***

-


6.活力

0.21***

0.61***

0.57***

0.52***

0.71***

-

M

0.74

3.53

3.48

3.58

0.00

4.69

SD

0.44

0.69

0.64

0.71

2.10

1.03

注:是否助人为虚拟变量,做出助人行为=1,未做出助人行为=0***p

3.2 助人行为对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影响

以是否助人为自变量,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为因变量,性别和社会赞许性为控制变量,进行多元方差分析。结果(见表3)显示,做出助人行为与未做出助人行为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存在显著差异(ps

3 研究变量在是否助人上的差异表(N=1329)

变量

做出助人行为(n=987)

未做出助人行为

(n=342)

F

η2

M

SD

M

SD

自主性需要

3.61

0.67

3.28

0.69

50.57***

0.04

能力感需要

3.55

0.65

3.28

0.59

39.52***

0.03

关系性需要

3.68

0.70

3.29

0.68

70.06***

0.05

主观幸福感

0.31

2.06

-0.90

1.93

84.89***

0.06

活力

4.82

1.04

4.31

0.88

56.24***

0.04

注:***p

3.3 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中介作用

本研究首先关注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在施测时间段内的变异有多少是由个体内变量造成的,有多少是由个体间变量造成的,因此本研究首先对无条件模型进行跨级相关分析(ICCintra-class correlation,代表组间方差的比例),以考察有多少变异来自于组间差异,有多少变异来自于组内差异。然后建立第1个模型,以考察日常水平的是否助人对日常水平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影响。最后建立第2个模型,以考察个体水平的助人强度(做出助人行为的天数/14)、性别和社会赞许性对日常水平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影响。

模型1幸福感ij=β0j+β1j(是否助人ij)+eij

β0j=γ00+μ0j

β1j=γ10+μ1j

在此方程中,一名被试(j)在某一特定时间单元(i)的幸福感(即幸福感ij)等于该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β0j)和是否助人对幸福感影响的斜率(β1j)以及误差项(eij)之和。一名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β0j)等于被试日常平均的幸福感(γ00)和误差项(μ0j)之和。一名被试是否助人对幸福感影响的斜率(β1j)等于该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是否助人的平均水平(γ10)和误差项(μ1j)之和。在此回归方程中,所有的预测变量都是中心化的。如上所述,再构建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模型1的方程(结果见表4)

4 是否助人与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关系

因变量

回归系数和显著性检验

方差成分和显著性检验

回归系数

标准误

t

标准误

方差成分

χ2

自主性需要

0.15

0.04

3.36**

0.20

0.04

105.44**

能力感需要

0.12

0.04

3.06**

0.10

0.01

89.20*

关系性需要

0.13

0.04

3.03**

0.12

0.02

80.74

幸福感

0.72

0.15

4.71***

0.68

0.46

99.89**

注:表中自变量均为是否助人,是否助人为虚拟变量,做出助人行为=1,未做出助人行为=0*p

χ2检验的结果显示,是否助人对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回归系数的方差成分达到了显著性水平,表明是否助人对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回归系数在不同的个体间存在很大的变异。鉴于是否助人对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的影响在不同个体间存在较大的变异,因此在模型1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入第二层数据中的助人强度、性别和社会赞许性这三个变量,以考察模型1中的日常水平变量的关系是否会受到个体水平变量的影响。

模型2幸福感ij=β0j+β1j(是否助人ij)+eij

β0j=γ00+γ01(助人强度ij)+μ0j

β1j=γ10+γ11(性别ij)+γ12(社会赞许性ij)+μ1j

在此方程中,一名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β0j)等于被试日常平均的幸福感(γ00)和助人强度对被试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影响的斜率(γ01)以及误差项(μ0j)之和。一名被试是否助人(β1j)等于该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是否助人的平均水平(γ10)、性别影响的斜率(γ11)、社会赞许性影响的斜率(γ12)以及误差项(μ1j)之和。在此回归方程中,所有的预测变量都是中心化的。如上所述,再构建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模型2的方程(结果见表5)

5 助人强度对是否助人与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关系的影响

自变量

自主性需要

能力感需要

关系性需要

幸福感

回归

系数

标准误

t

回归

系数

标准误

t

回归

系数

标准误

t

回归

系数

标准误

t

助人强度

0.64

0.18

3.55**

0.52

0.13

4.17***

0.82

0.17

4.80***

0.76

0.70

3.93***

性别

-0.09

0.13

-0.67

-0.08

0.10

-0.85

-0.21

0.11

-2.01*

-0.21

0.45

-0.46

社会赞许性

0.45

0.27

1.64

0.58

0.27

2.19*

0.26

0.29

0.90 

0.53

0.09

1.40

注:表中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关系性需要和幸福感均为因变量。性别为虚拟变量,女生=0,男生=1*p

对于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ICC结果表明,60.03%的变异来自于个体内差异,39.97%的变异来自于个体间差异。说明在幸福感的总变异中因为被试之间的差异造成的比例为39.97%。即对于幸福感,个体内变异才是主要的影响因素。是否助人能够显著地正向预测幸福感,β=0.72t=4.71p0.72个单位。相比助人强度低的个体,助人强度高的个体报告较高水平的幸福感,β=0.76t=3.93p

对于助人行为对自主性需要的影响,ICC结果表明,54.44%的变异来自于个体内差异,45.56%的变异来自于个体间差异。是否助人能够显著地正向预测自主性需要的满足,β=0.15t=3.36pβ=0.64t=3.55pICC结果表明,53.13%的变异来自于个体内差异,46.87%的变异来自于个体间差异。是否助人能够显著地正向预测能力感需要的满足,β=0.12t=3.06pβ=0.52t=4.17pICC结果表明,53.93%的变异来自于个体内差异,46.07%的变异来自于个体间差异。是否助人能够显著地正向预测关系性需要的满足,β=0.13t=3.03pβ=0.82t=4.80p

本研究还试图考察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助人行为与幸福感之间的中介作用。根据温忠麟等(2004)中介模型的检验步骤[15],前述研究已经考察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自变量因变量),以及助人行为对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影响(自变量中介变量)。因此建立第3个模型,以考察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对幸福感的影响(中介变量因变量)。最后建立第4个模型,考察是否助人和助人强度以及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对幸福感的影响(自变量中介变量因变量)

模型3幸福感ij=β0j+β1j(自主性需要ij)+β2j(能力感需要ij)+β3j(关系性需要ij)+eij

β0j=γ00+μ0j

β1j=γ10+μ1j

β2j=γ20+μ2j

β3j=γ30+μ3j

在此方程中,一名被试(j)在某一特定时间单元(i)的幸福感(即幸福感ij)等于该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β0j)和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及关系性需要的满足对幸福感影响的斜率(β1jβ2jβ3j)以及误差项(eij)之和。在此回归方程中,所有的预测变量都是中心化的。

结果表明(见表6),对于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对幸福感的影响,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满足均能够显著地正向预测幸福感,β=0.76t=5.98pβ=0.61t=5.26pβ=0.53t=5.68p

6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与幸福感的关系

自变量

回归系数和显著性检验

方差成分和显著性检验

回归系数

标准误

t

标准误

方差成分

χ2

自主性需要

0.76

0.13

5.98***

0.74

0.54

115.09*

能力感需要

0.61

0.12

5.26***

0.60

0.35

102.22+

关系性需要

0.53

0.09

5.68***

0.35

0.12

87.45

注:表中因变量均为幸福感。+p

模型4幸福感ij=β0j+β1j(是否助人ij)+β2j(自主性需要ij)+β3j(能力感需要ij)+β4j(关系性需要ij)+eij

β0j=γ00+γ01(助人强度ij)+μ0j

β1j=γ10+γ11(性别ij)+γ12(社会赞许性ij)+μ1j

β2j=γ20+μ2j

β3j=γ30+μ3j

β4j=γ40+μ4j

在此方程中,一名被试(j)在某一特定时间单元(i)的幸福感(即幸福感ij)等于该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β0j)和是否助人、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及关系性需要的满足对幸福感影响的斜率(β1jβ2jβ3jβ4j)以及误差项(eij)之和。一名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平均的幸福感(β0j)等于被试日常平均的幸福感(γ00)和助人强度的斜率(γ01)以及误差项(μ0j)之和。一名被试是否助人(β1j)等于该被试在所有时间单元是否助人的平均水平(γ10)和性别及社会赞许性的斜率(γ11γ12)以及误差项(μ1j)之和。在此回归方程中,所有的预测变量都是中心化的。

结果表明(见表7),加入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满足对幸福感的影响后,是否助人依然能够显著地正向预测幸福感,β=0.26t=2.34pBootstrap法检验中介效应,结果显示,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助人行为对幸福感影响中的中介效应显著(自主性需要:中介效应=0.06SE=0.0195% CI=[0.040.08];能力感需要:中介效应=0.03SE=0.0195% CI=[0.020.05];关系性需要:中介效应=0.04SE=0.0195% CI=[0.030.06])通过在SPSS中调用PROCESS进行差别效应检验[16],结果显示中介效应的差异显著(ps

7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助人行为与幸福感之间的中介作用

自变量

幸福感

回归系数

标准误

t

是否助人

0.26

0.11

2.34*

自主性需要

0.69

0.13

5.46***

能力感需要

0.55

0.11

4.96***

关系性需要

0.67

0.09

7.26***

助人强度

0.25

0.60

3.75***

性别

0.05

0.31

0.17

社会赞许性

0.12

0.68

0.18

注:是否助人为虚拟变量,做出助人行为=1,未做出助人行为=0。性别为虚拟变量,女生=0,男生=1*p

4 讨论

大学阶段是个体身心成长发育的关键时期,然而由于学习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竞争局面的加剧,个体的心理负担越来越重。特别是对于处在人生特殊阶段的大学生来说,他们面临着生理、情感、社会等诸多方面的现实问题,承受着成长、成才、就业和发展等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在这种环境下,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日益突出。

以往较少有研究探讨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及其对幸福感的影响。本研究通过对96名大学生进行连续14天的日记式追踪研究,探讨了动态情境下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本研究发现,在施测时间段内,无论是助人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还是助人行为对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影响,其总变异中个体内差异均大于个体间差异,这说明助人行为与幸福感的关系,以及助人行为与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关系均不是静态的、特质性的关系,而是动态的、多层的、频繁变化的关系,同时也说明,用日记式追踪研究能够很好地把握这种情境性关系的动态特征[2]

本研究结果显示,被试报告74.30%的天数做出了助人行为,即14天中有10.40天会做出助人行为。说明大学生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水平相对较高。本研究中被试报告的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包括:帮舍友打水,帮同学买饭,帮父母做饭,帮他人指路,在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等。

本研究发现在受测时间内,助人行为(日常水平的测量)对幸福感具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即当天做出了助人行为,个体当天感受到的幸福感水平更高,而当天未做出助人行为,个体当天感受到的幸福感水平则更低。本研究在日常水平上为助人行为对幸福感水平的提升作用提供了进一步的实证支持。另外,助人行为(日常水平的测量)对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满足也具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即当天做出了助人行为,个体当天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水平更高,而当天未做出助人行为,个体当天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水平更低。本研究还发现,助人强度(个体水平的测量)对幸福感和基本心理需要满足也具有正向预测作用。即总体来看,个体的助人强度越高,其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和幸福感水平越高。表明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对幸福感具有积极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还显示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助人行为与幸福感之间起中介作用,不论是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与幸福感之间还是个体水平的助人强度与幸福感之间。就本研究结果而言,首先,被试当天如果做出助人行为,有利于基本心理需要的满足,进而促进幸福感水平的提升。其次,整合被试受测时间内是否做出助人行为得出被试的助人强度,结果显示,被试的助人强度越高,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水平越高,幸福感水平也越高。差别效应检验结果显示,自主性需要满足的中介效应显著强于其他变量的中介效应,说明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通常是自发产生的,做不做好事或者做什么好事是自主决定的,更有利于满足自主性需要。但是,日记式追踪研究本质上毕竟还是相关研究,有待进一步采用追踪研究或者操纵亲社会行为考察亲社会行为与幸福感的因果关系。

5 结论

(1) 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能够正向预测大学生的幸福感,并且个体水平的助人强度越高,大学生的幸福感水平越高。表明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对大学生的幸福感具有积极影响。

(2) 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能够正向预测大学生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并且个体水平的助人强度越高,大学生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水平越高。表明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对大学生的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具有积极影响。

(3) 基本心理需要满足在日常水平的助人行为与幸福感之间起中介作用。具体而言,日常生活中的助人行为有利于自主性需要、能力感需要和关系性需要的满足,进而有利于幸福感水平的提升。

6 参考文献

[1] Bolger, N., Davis, A., & Rafaeli, E., “Diary methods: Capturing life as it is lived,”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4(1), 2003.

[2] 林丹瑚、王芳、郑日昌、蒋奖:《高校教师工作家庭关系的日记式追踪研究》,《心理科学》2008年第3期。

[3] 张雷:《多层线性模型应用》,教育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

[4] Weinstein, N., & Ryan, R. M., “When helping helps: Autonomous motivation for prosocial behavior and its influence on well-being for the helper and recipien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2), 2010.

[5] Diener, E., & Oishi, S., “The non-obvious social psychology of happiness,” Psychological Inquiry, 16(4), 2005.

[6] Martela, F., & Ryan, R. M., “Prosocial behavior increases well-being and vitality even without contact with the beneficiary: Causal and behavioral evidence,” Motivation and Emotion, 40(3), 2016.

[7] Martela, F., & Ryan, R. M., “The benefits of benevolence: 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beneficence and the enhancement of well-be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84(6), 2016.

[8] Ryan, R. M., & Frederick, C., “On energy, personality, and health: Subjective vitality as a dynamic reflection of well-be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65(3), 1997.

[9] Crowne, D., & Marlowe, D., “A new scale of social desirability independent of psychopathology,” Journal of Consulting Psychology, 24(4), 1960.

[10] 严顺琴、张宁:《自恋与自尊:社会赞许性的中介作用》,《应用心理学》2009年第1期。

[11] 蔡华俭、林永佳、伍秋萍、严乐、黄玄凤:《网络测验和纸笔测验的测量不变性研究——以生活满意度量表为例》,《心理学报》2008年第2期。

[12] Deci, E. L., & Ryan, R. M., “The ‘what’ and ‘why’ of goal pursuits: Human needs and the self-determination of behavior,” Psychological Inquiry, 11(4), 2000.

[13] 喻承甫、张卫、曾毅茵、叶婷、胡谏萍、李丹黎:《青少年感恩、基本心理需要与病理性网络使用的关系》,《心理发展与教育》2012年第1期。

[14] Bryk, A. S., & Raudenbush, S. W., Hierarchical linear models: Applications and data analysis methods (Newbury Park, CA: Sage), 1992.

[15] 温忠麟、张雷、侯杰泰、刘红云:《中介效应检验程序及其应用》,《心理学报》2004年第5期。

[16] Hayes, A. F., Introduction to mediation, moderation, and conditional process analysis: A regression-based approach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2013.

附录

附录1:幸福感(样题)

(1) 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体验量表(样题)

下面的表中列出了一些描述情绪的词语,请回答你在多大程度上体验到了这种情绪,并且在每个词语后面相应的数字上打


非常轻微或

根本没有

有一点

中度

相当大

程度上

非常强烈

1.活跃的

1

2

3

4

5

2.充满热情的

1

2

3

4

5

3.快乐的

1

2

3

4

5

4.兴高采烈的

1

2

3

4

5

5.兴奋的

1

2

3

4

5

(2) 生活满意度量表(样题)

下面是描述我们日常生活的5句话,对这些话,你可能同意,也可能不同意。请在每个句子后面相应的数字上打,表明你对这句话的同意程度。请务必按照自己的真实情况作答。


极其不同意

不同意

有一点不同意

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有一点同意

同意

极其

同意

1.我的生活在大多数方面都接近于我的理想

1

2

3

4

5

6

7

2.我的生活条件很好

1

2

3

4

5

6

7

3.我对我的生活感到满意

1

2

3

4

5

6

7

4.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得到了我生活中想要得到的东西。

1

2

3

4

5

6

7

5.如果可以再活一次,我基本上不会作任何改变。

1

2

3

4

5

6

7

(3) 主观活力量表(样题)

下列描述了一些感觉,请在最符合你实际情况的数字上打


非常

不符合

比较

不符合

有点

不符合

中立

有点

符合

比较

符合

非常

符合

1.我感觉自己有生机和活力

1

2

3

4

5

6

7

2.我感觉无精打采

1

2

3

4

5

6

7

3.我会有活力爆发的感觉

1

2

3

4

5

6

7

 

附录2:基本心理需要量表(样题)

下列描述了一些个人的生活方式,请在最符合你实际情况的数字上打


非常

不符合

比较

不符合

中立

比较

符合

非常符合

1.我觉得我能自由地决定如何过自己的生活

1

2

3

4

5

2.我的确很喜欢与我交往的人们

1

2

3

4

5

3.我常觉得自己不能很好地胜任生活的很多方面

1

2

3

4

5

4.生活中,我感到有压力

1

2

3

4

5

5.认识的人都说我能把事情做得很好

1

2

3

4

5

附录3:基本心理需要量表简版(样题)

下列描述了一些你现在的感受,请在最符合你实际情况的数字上打


非常

不符合

比较

不符合

中立

比较

符合

非常

符合

1.我感觉可以自由表现自己。

1

2

3

4

5

2.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1

2

3

4

5

3.我感受到了爱和关怀。

1

2

3

4

5

4.我感觉自己信心不足、能力欠缺。

1

2

3

4

5

5.我可以自由表达我的观点。

1

2

3

4

5

附录4:社会赞许性量表(样题)

下面列出的一些句子描述的是个人的态度与特质,请阅读每一句子,然后判断每一个句子的描述对你而言是还是,请在相应数字上打


1.在投票选举前,我全面审查所有候选人的资料

1

2

2.当遇到有困难的人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帮助他们

1

2

3.有时,没有他人的鼓励,我很难把工作进行下去

1

2

4.我从没有强烈地讨厌过任何人

1

2

5.有时,我对自己在此生中能否成功感到怀疑

1

2

 


初审编辑:魏鹏

责任编辑:徐坤杰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