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图书

一部可入正史的报告文学佳作 ——评陈谨之的《旷野与芳华》

2020

06/14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张立国

手机查看

  □张立国

  在评论陈谨之的长篇报告文学《旷野与芳华》之前,先说几句题外话。“生产建设兵团”和“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在特殊的历史时期,特殊的地点,特殊的历史条件下,二者合二而一,成为知青的生产建设兵团。北大荒有,上海有,兰州、广东、内蒙、云南、江苏、安徽、福建、浙江、山东、湖北等,均出现了安置知青的生产建设兵团。随着知青的大返城,这些兵团均已撤销、转型。唯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它不是为知青而设立,也不为知青而消失,至今仍是建设新疆、巩固新疆的《西长城》(丰收)。这些承载着2000余万知青命运的历史依存又有多少被记录和保存下来?这又牵扯出两个概念:知青文学和知青报告文学。尽管知青文学和知青报告文学曾一度形成热潮,但由于北大荒有萧立军、贾宏图、蒋巍、朱晓军等作家,所以大家对北大荒知青的情况了解得比较多,同时肖复兴、邓贤、遇罗锦等知青作家也在不同方向如实记录、揭示了当年知青的生存状况。在众多且有限地反映知青生活的报告文学作品中,我们始终未见到书写山东知识青年的作品,山东是出现徐建春、林淑娘的地方,当年亦有徐建春、林淑娘的报告文学,然而后来出现了断档。山东是中国报告文学的第一大省,这一现象令人莫名。今天终于由陈谨之填补了这一空白,写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兵团历史,几多动人悱恻的青春故事”的关于山东知识青年,关于山东生产建设兵团的长篇报告文学,让我们了解了早应知道,却迟迟未能知道的山东知青历史。

  01

  我们充分肯定陈谨之的《旷野与芳华》,如果将其视为可供研究的“社会历史活化石”,可能有点过,但其中的许多材料可入正史、可入信史则是无疑的。在文章的体例上,陈谨之继承了《史记》的体例与传统,作品有史、有记、有志、有传、有图,其历史线条清晰、准确、细致。从1782年的强温带风暴潮造成的灾害,到1969年4月23日特大风暴潮袭击广北,再到黄河历次改道与“逃水”,还有“三个蚊子一盘菜”的自然生态环境,对于广北自然发展史作品有着清晰地记录。对黄河口农业文明、农业文化的详细介绍,如压场如何压;怎样打马草;放马放羊的忌讳;兵团农业常识的欠缺等农业发展史的铺陈介绍。对长山要塞的设立与沿革的介绍;关于“农业发展纲要”的详细记载……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兵团沿革发展的历史,作者从抗战时期渤海区党委垦荒政策开始,梳理到1950年华东军政委员会兴建国营广北农场,再到山东省公安厅的劳改农场,1963年改建的济南军区军马场。在此基础上,1970年3月济南军区山东生产建设兵团的成立,1975年山东生产建设兵团撤销,黄河农场恢复建制。对于整个沿革史作者不仅有清晰、准确、详细地记录,而且对疑点还有相应的考证。不仅对组织结构名单列表呈现,就连当年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队员也有详表呈现。再配以各章前面的历史照片,可谓:有图有表有真相!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充满革命运动的中国,中国人经历了政治、社会、文化各个方面的巨大革命。土地革命、三反五反、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农业合作化、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四清运动、文革、反修防修、上山下乡……革命成了不可亵渎的神圣观念。五·四倡导的科学与民主成为百年革命形成的革命的集体主义的悖论,恐怕只有认真落实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问题才有可能较好地解决。因此,如实地、正反地记录这段历史,对分析中国的思想史,对研究中国文化,对正视当下和未来都是极为有意义的。在中国历史研究中,确实应该有知青史、兵团史的专题研究,而《旷野与芳华》为我们保留了鲜活的史料。另外,在立传上作者也有自己独创的标准和个性。不管生者与死者,不管英雄与失败者,还是负面人物,只要是与兵团命运紧密相关与兵团发展密切相关的基层人物均予立传,而师以上甚至杨国夫、王效禹、白如冰、徐建春等名人均一笔带过。体现了作者的一种创作理念,写兵团就是要写兵团战士,就应着墨在班排连营。他写了那么多兵团战士,独独未提刘少奇的女儿,这一有看点、有卖点、有热点的素材作者抛弃不用,可以说此作不是靠噱头吸引读者眼球,而是踏踏实实写山东生产建设兵团史,是历史理性统领历史丰富性充分体现历史本质属性之作。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没有对人情世故和历史背景的深入挖掘和展示,再详实的数据,再清晰的线索也无法告诉我们真正的历史。特别是在“肠胃决定大脑”的时代,历史绝不是线型的!它是丰富的、曲折的、多元的,有时甚至是隐晦的、不可告人的。他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科尔森·怀特黑德的那句话:“一个有用的妄想有时要好过无用的真相”。

  02

  我们评价一部报告文学作品,臧否之度的标准在哪里?首先应该从报告文学的定义出发。我们认定的报告文学的定义是:报告文学是一种有担当的文体,它必须倾注忧患意识与使命感,及时、准确、生动地报告真实的现实生活。它是具有新闻性、正义性、审美性的独立文体,凭借各种传媒手段,发出时代的先声,引领读者在社会中前行。(见《光明日报》2018年7月17日)《旷野与芳华》的新闻性和正义性是不容置疑的,它的新闻性与史料性、资料性是融为一体的,这也是一般长篇报告文学惯用的手法。譬如长山要塞的介绍,那是一个神秘的军事存在,掀开它的面纱对一般读者就具有了新闻性。每一批知识青年投身兵团的详细描写,对于当事人是回忆,对于后来者却是新闻。作品的正义性体现在作者对负面东西的批判上,如“即使这样,也有人以身试法,利用职权以威逼、欺骗等卑劣手段强奸、奸污女知青、女战士,危害很大,影响恶劣。从1970年至1974年,山东全省受理这类案件130件,143人,判处126件,139人,收到了好的效果。”[1]“一个为党出生入死的老革命,说被关押就被关押,说被批斗就被批斗,连申诉的权利都没有。”[2]这种批判并不是所有的报告文学作品都具备的,在颂圣体、颂歌体的报告文学中就很少见,这也是人们往往对报告文学诟病的原因之一。但人们忽略的是,批判性不等于正义性,报告文学仅仅有批判性是不够的,它更需要的是正义性,因为批判性往往具有鲜明的政治性、政策性、阶级性和时效性的特点,未必能经受得住历史的考验,只有正义性统领的批判性,才会产生更大的正能量,也更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这一点陈谨之做到了。一部成功的报告文学其审美性往往是独特的。独具一格的审美特征是一部成功报告文学作品留存于世的重要条件。纵观陈谨之的《旷野与芳华》给人的总体印象是一种悲壮美。就连题目本身都是一种悲壮美——旷野与芳华。悲壮美不是既往意义的悲剧美,它是既悲且壮,是狼牙山五壮士,是田横五百士,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用陈谨之的话来说:“这是追忆的哭泣,是岁月的共鸣,是永久的纪念,也是历史的叹息。”[3]“这是那代人的雄心壮志,这是那个时代的精神坐标,但现实却像是有意跟他们开了个大玩笑。”[4]说实话,谈到报告文学的审美性许多人都有误解。认为报告文学就是实话实说,既然不能虚构,也就很难谈什么艺术性,更谈不上审美性了。我们以山东报告文学作家为例,徐锦庚语言简明、典雅,以短语见长,题材多以小见大,体现了一种古典主义美;许晨的作品钟情于大海,激情澎湃,语言感情充沛,呈现的是一种激情的美;铁流热衷于红色题材,有着浓厚的沂蒙精神,显现的是一种质朴的美;唐明华生猛的比喻、强烈的画面感展现了报告文学的现代美学追求。而陈谨之的《旷野与芳华》闪现出两个显著特色,一是诗性的语言:“是时代!时代犹如擎天巨手,轻轻一挥,便地动山摇,草木成秋。”[5]“泥土与豪情发酵,酿出醇香的美酒;田野与汗水和鸣,奏出时代的交响”[6]“青春像远逝的风筝,被历史的风刮得芳华无踪。”[7]“微风徐徐吹过来,草香和姑娘们的汗香交织在一起,在傍晚的夜空中飘荡。”[8]“长夜绵绵,孤灯孑影。”[9]作品充满了这些诗性的、优美的语言。既彰显了作者的语言风格,又显示了作者诗词、散文的深厚功底。报告文学毕竟是语言的艺术,不注意语言的雕琢、锤炼与修饰,不在语言上下功夫花大气力,是不行的,苍白的语言写不出生动的报告文学。毋庸置疑,报告文学在接受美学上也是从“赏心悦目”开始的,进而“心意相通”,最后达到励志升华的目的。二是精彩的感叹式短评。有些报告文学是以议论见长的,如刘宾雁的作品,王宏甲的作品,这也是报告文学的审美要素之一。而陈谨之的《旷野与芳华》很少大块的议论,他的特点是大量使用精彩的感叹式短评。“有一种精神,穿越历史的云烟,日久弥新。有一种怀念,历经时代的风雨,更臻醇厚。”[10]“就这样,因公牺牲的徐宣胜,为了政治又接受了第二次牺牲。”[11]“在政治洪流中,人人皆为浮萍,只能顺流而下。”[12]“唯有信念是永远不可战胜的。……也惟有信念,可以伴随我们走到地老天荒。”[13]“知青是一个‘规定动作’,我们无法选择。”[14]“衣衫褴褛,是那个特殊时代的华彩‘礼服。’破屋陋室,是当年蹉跎岁月的辉煌‘殿堂’。艰苦劳作,是他们日复一日的必修‘课程’。枯燥生活,是他们风雨苍黄的咏叹‘交响’。”[15]这种精彩的感叹式短评,既反映了作者的诗人气质,又让人读之回味无穷,且便于记忆和流传,不失为一种妙笔生花的创造。另外,在这部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中,陈谨之还大量运用了数字法、举例法、引用法等艺术手法,加之生动的比喻;细腻的白描;辛辣的讽刺;横生的情趣;环境的衬托;场景的刻画,并穿插有新知、典故、趣闻、轶事等使作品取得了较好的审美效果,这里不再一一论述。综上所述,这就构成了《旷野与芳华》的总体审美意象:陈谨之弹奏了一曲时代的悲壮的命运交响曲,青春与生命的律动在每一个音符中跳跃,动人心弦,余音袅袅。在此,我仅以一名老知青的身份,向陈谨之先生致以由衷的敬意!

  作者注:

  [1] 《旷野与芳华》,第146页[2] 《旷野与芳华》,第179页[3] 《旷野与芳华》,第2页[4] 《旷野与芳华》,第2页[5] 《旷野与芳华》,第1页[6] 《旷野与芳华》,第2页[7] 《旷野与芳华》,第4页[8] 《旷野与芳华》,第120页[9] 《旷野与芳华》,第211页[10] 《旷野与芳华》,第80页[11] 《旷野与芳华》,第118页[12] 《旷野与芳华》,第115页[13] 《旷野与芳华》,第209页[14] 《旷野与芳华》,第238页[15] 《旷野与芳华》,第252页

责任编辑:徐坤杰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