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乡土文学书系”出版 :品读“运河之子”刘绍棠

2018-10-29 11:25:49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在北京文化中心建设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就是围绕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三个城市文化带的建设。

  关于大运河的文学书写,我们早就有了一位非常高产而且非常高质的文学前辈,就是被称为“运河之子”的刘绍棠先生。他用一生的创作——将近600万字,12部长篇小说、二十几部中篇、11个短篇、两个散文集来写运河。刘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他一生有两件特别自豪的事情,第一就是他所有的创作都是献给他的乡土,再有就是他一生几乎有三十多年都生活在一个村子里面。真的是情系乡土。

  日前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北京作家协会和通州区委宣传部联合主办了“大运河乡土文学书系”座谈会。本报选登两位评论家的发言,一起来品读“运河之子”的作品。

  刘绍棠留下什么样的创作启示

  李朝全(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主任、评论家):谈到刘绍棠先生的创作,我在大学的时候大量读过他的作品,至今很多作品还有印象,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家。刘绍棠的创作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几个感受:

  自我定位一个“土著”

  刘绍棠说他自己是一个土著,他写的都是这种土著的生活,都是最土气的生活,就是通州运河沿岸人家儒林村的老百姓的生活,他一辈子都在写这个。我认为这是一个作家非常自觉的身份意识,就是把自己定位为人民之子、运河之子、乡土之子,他是一个人民的孩子,因此他要写人民。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称为人民作家最宝贵的立场,就是人民的立场。正是因为有这种接地气、贴人心的写作,一辈子都在写通州的家乡、写通州的乡亲们,因此刘绍棠的作品给我们带来的是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是一种清新的、纯朴的气息,他是一个生在人民中间的书写者、代言者,一辈子都在为人民书写、为人民歌唱,我们看到他13岁开始发表作品,被称为“文学神童”,有“神童作家”的称号。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个作家,因为他对人民怀着不可言说的无尽的挚爱,因此他的作品深受人民的喜爱,他本人也受到人民的保护、人民的爱戴,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相互互补、相互哺育的关系,人民用自己的情感生活哺育了一个伟大的作家,这个作家又用他的作品反过来反哺他的故乡,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我们长久纪念的作家。

  坚持做人跟作文一张脸

  第二个感受就是刘绍棠的创作观。刘绍棠说他的创作一直都是立足于乡土大地,从最早的成名作《青枝绿叶》,这都是文坛佳话。1953年刘绍棠读高中的时候,《青枝绿叶》被编入高中语文教材,一个学生在自己的语文教材读到自己的作品,这大概也是罕见的,起码在当代文学史上都是罕见的,他是一个早慧的作家,他非常自觉地传承鲁迅开启的中国现代乡土文学的传统,他对鲁迅的创作怀着很崇高的敬意,而且有自觉地要传承乡土文学传统的意识。因此他所写下的一系列作品,实际上都是为乡土中国、给中国的人民画像,为乡亲们画像,他自己说他对家乡是怀着那种无尽的眷恋和热爱,一辈子都是在为运河写作、为通州写作。

  第二个创作观是他坚持做人跟作文一张脸,不是两面派,人如其文、文如其人,风格即人,他做人跟作文是一致的,这给我们其他作家都是有启示的。他说活着是为了干活,是为了争口气。1989年刘绍棠因为生病,他左臂瘫痪,但是依然有雄心壮志,他说毁我半壁江山却留下有用的右侧,是天不灭我刘绍棠。他的右手还能写作,他的语言文字、思维能力都没问题,他在1989年以后还是非常高产、丰产,而且都是高质量作品不断推出,是很了不起的作家。

  他的这种精神,他自己说也是在北京受到的教育和熏陶,当年王瑶先生说过,人老了生病,体弱多病,但是不能坐以待毙,要继续写文章。写文章就叫垂死挣扎,这是王瑶先生的话,不能坐以待毙,要垂死挣扎,还要顽强写作,绍棠先生就是传承了他的师长前辈们的这种精神,一直在写作,而且坚持自己的这种正确的价值观。价值观就是他写作的基石。我们看到他写的《蒲柳人家》、《青枝绿叶》等等文学史的名篇,都体现他对于老百姓生活和老百姓日子的书写。

  人物形象接地气

  第三个方面是绍棠先生的创作的成就多方面。我们看到很厚的几卷本,实际上他的创作不止这一套书系,远远不止这些,即便是这套书系也可以看到他的创作有多方面的成就,有小说、散文、纪实方面的成就,他许多作品留下丰富的文学史上难忘的人物形象,而且这些人物形象都是非常接地气、鲜活真实的,能够受到读者认可的。同时他受到孙犁先生荷花淀派的影响,他自己也是荷花淀派代表作家,能够将老百姓生活日常写得有滋有味、清新纯朴,写得很有味道。

  因此这样一个作家给我们今天的作家和文学创作的启示,起码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作家要有自己创作的根据地。第二是一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三是用心、用情、用功地书写新时代新人物,绍棠先生的创作确实是有恒久价值的。

  刘绍棠对当代文学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郑恩波(文学评论家):刘绍棠在当代文学当中,他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我们可以从他极力提倡和亲历从事创作的乡土文学谈起,可以从刘绍棠语言的风格谈起,也可以从刘绍棠为人为文的表里一致的人品谈起。

  绍棠写人物当中最突出的一点,这一点过去我写过,但是很少有人提到这一点,就是在写正面人物、英雄人物的过程中,最突出的特点是写女性。

  劳动妇女的形象占有格外重要的地位,让我们只从新时期作品中检阅一下她们的阵容(就是刘绍棠作品的阵容),像《蒲柳人家》当中的何满子,《二度梅》当中的清风,像《花街》当中的蓑嫂等等这样一些人物,这些土生土长的农家女儿勤劳、善良、赤诚,爱憎分明,对爱情忠贞不渝,为正义和真理可以献出一切,她们的心灵纯洁如玉,品格高贵如金,如果把她们当中一个人摆出来,似乎还显示不出有什么特殊的价值,但是将她们集体来看却显得那样威武雄壮,令人瞩目,她们以罕见的聪明才智和真善美的道德力量组成一个俊美无比的女儿国,这个女儿国是中华民族的柱石,这个女儿国是中华民族准则的展览中心。人类的历史本来开始于母系社会,妇女对人类的发展做出的贡献超过男性,男性是不能比拟的。然而几十年来妇女的地位一直很不公平地处于男人之下,造成了人世的不平,因此女性的命运变成文学作品常常表现的主题。《红楼梦》之前,文人们只在女性的不幸这一点做文章,即人们常说的红颜薄命,伟大的曹雪芹在流芳百世的《红楼梦》里第一次描写了女性的才智,显示出了不起的民族精神。不过他所赞美的还是有一定文化教养的上层妇女,对下层妇女只是偶尔捎带一笔。“五四”以来茅盾、巴金、曹禺等著名作家扩大了表现女性的范围,但仍未克服这一局限,劳动妇女始终未能在他们的作品里占据主导地位,新时期以来包括普通妇女的作品有明显增加,但作家仍然在他们的英雄业绩上大施笔墨,很少有人在描写普通劳动妇女的才智和灵性上下功夫,这种情况只有在刘绍棠的大运河文学体系里才有彻底的改观,刘绍棠是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集中全力以近600万字宏大规模专门描写赞美普通劳动妇女的才智与才干、道德与情操的作家,这一点是刘绍棠在文学塑造人物方面突出的贡献,我敢说在当代中国文坛是没有一个作家可以在这个问题上跟绍棠媲美的。

  此外,绍棠小说的结构非常巧妙,就像有些读者所赞美的,结构上浑然一体,挑不出任何毛病。绍棠小说的语言人所共知,比如孙犁对绍棠的语言很佩服,孙梨讲过这个话,绍棠幼年读书甚多,再加上年幼时代锻炼出的写作基本功,他的语言功力很深,他的词汇非常丰富,下笔汪洋恣肆。孙犁不轻易评论一个作家,他讲了这个话。绍棠的语言非常好,小说的语言非常独特。

  绍棠的语言,我的好朋友崔志远有专门研究,他写过文章发表在《文艺报》上,就是绍棠在乡土文学语言方面的贡献,这个方面我跟他是有同感的,就不多说了,根据他的说法,他总结了三点,有多声的音乐美、多样的色彩美、多姿的形象美。

  对于绍棠的语言我也很佩服,绍棠对家乡风光景色的描写,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绍棠年轻的时候语言受外国翻译文学的影响很重,农民的口语他也是用的,但是翻译文学的语言,大长句子浩浩荡荡的。比如说“从运河上升起的透明的水汽笼罩着村庄,从青纱帐上发散出来的清凉透明滋润胸膛的气味,路边和地头上的一簇簇火红的野花,翠蓝的野喇叭花刚刚睡醒还没有发散它们浓郁醉人的气息,树林里布谷鸟已经开始歌唱,渡口处银白的水鸟也开始向远来的客人致以清晨的问候,这就是运河的黎明。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村庄也还没有睡醒,雨后的运河滩寂静,沉默的布谷鸟送走消失的星星和远去的月亮,叫出悠长的第一声,长久地回旋在青纱帐上,而且在河心得到更悠长的回声。渡口处小船拴在弯弯的河流上静静摇荡,管车老张还睡在梦乡里,布谷鸟歌唱的回音惊醒河边的水鸟,它们的首领第一个尖声地叫着,于是一阵响,水鸟从地面升到淡蓝的天空。” 这是绍棠在《夏天》里面写到的,绍棠酷爱他家乡的每一草、每一木,每一个藤萝、每一个篱笆,所有这些都纳入他美的笔端。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春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网友、明星悼念金庸:他带着武侠梦睡着了

    “金庸之后已无江湖。”30日晚,一位网友在微博中这样悼念金庸。 [详细]

    10-31 11-10中新网
  • 《明报月刊》总编辑忆金庸:渊博智慧有大家风范

    30日下午在港逝世,享年94岁。香港《明报月刊》总编辑、香港作家联会会长潘耀明当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震惊和难过,他追忆与金庸曾经的交往,认为查先生是一个认真、智慧、渊博、有大家风范的人,感激他的知遇之恩。 [详细]

    10-31 11-10中新网
  • 10月影市低迷跌至"冰点" 11月进口电影能救市吗?

    3648.99万、3518.26万、3262.04万……这是10月23日至25日,连续3天内地电影市场单日票房数据。暑期档过后,中秋档和国庆档两个档期票房都同比下滑,内地电影市场月票房也已经连续两个月同比下降。[详细]

    10-31 11-10重庆晨报
  • 未演先火 中文版《素敌小魔女》11月30日开演

    日本四季剧团的家庭音乐剧《素敌小魔女》已在日本连续演出36年,感动了无数的孩子和家庭。《素敌小魔女》是四季剧团原创音乐剧中的经典代表作之一,讲述了一个有关生命、尊严、友情以及勇气的故事。[详细]

    10-30 09-10北京日报
  • 《挥戈》作者杨虚白:武侠突破困局需回归人性

    “人格缺失的悲剧性,反过来放大了普通个体的人性光芒,也为新武侠提供了突破口侠突破困局”,谈及武侠小说现状,刚刚推出新作《挥戈》的作家杨虚白日前在北京表示。 [详细]

    10-29 11-10中国新闻网
  • 史航:乌镇快乐不清零 你可以无穷尽地滞留

    当作品本身是问号,改编是回答时才最有价值  今年的乌镇戏剧节已近尾声,看了十几部戏的史航印象最深的是金士杰的《演员实验教室》和孟京辉的《茶馆》。[详细]

    10-29 11-10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