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看戏

2018-09-19 17:31:56 来源: 乡韵乡情 作者: 贾春国

    《董乡文学》杂志选稿平台第280期

  

    欣赏影视尤其戏曲是需要一些人生阅历和专业常识的,否则会闹出笑话。

  我六岁那年,第一次看木偶电影《半夜鸡叫》,是晚饭后让大人背着,去村小学校园看的。在这之前,父母曾带我看过一些黑白片,我一直以为电影里都是真人真事,不用问,这次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一开演立刻感觉很不适应,在去的路上,大人们都议论,说今晚演的是木偶片。“木偶”是啥意思?我听得迷迷糊糊,努力地理解也搞不清是啥东西。所以当大白幕布上出现了一些大头小身子,像人又不像人的一些“活物”晃来晃去的时候,心里很别扭。演到周扒皮钻进鸡窝子里时,大人们都哈哈大笑,我受到感染也跟着笑,其实并不知道是咋回事。当然了,对整个故事情节我更模糊不清。回家的路上趴在大人背上,很快就睡着了,以后也没留下什么印象。

  后来直到十岁左右,除了看黑白电影《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新闻简报》,还有几部朝鲜越南电影外,留下很深印象的就是现代京剧了,那时叫“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都是带彩的,至于有哪几部样板戏,童年的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但因为“现代样板戏”电影看的遍数太多了,一些村子还请了专业演员指导排练,并且互相交流演出,人们也都学唱样板戏。这种氛围也影响到了我们这些懵懵懂懂的小孩子。只是,我们毕竟太小,本来对电影故事就一知半解,更不知道戏曲道具的象征意义,也不理解戏中人物念唱独白是在表达内心活动。所以,小孩的许多理解就蛮有意思,还有一些小孩的“评论”也让人哭笑不得,啼笑皆非。

  看京剧《红灯记》,总觉得里面的天怎么老阴沉沉,黑乎乎的呀,就没见有好天的时候,只在柏山游击队打死了鬼子,往山里撤退的时候,天才晴了一会儿。日本宪兵队长鸠山宴请(实际是诱捕)地下党李玉和,送请帖的人说”酒席宴上有的是酒,够他喝的。”我马上猜,宴席一定很丰盛,鬼子抢了中国那么多好东西,能不山珍海味大吃大喝吗?谁知,李玉和到了宴会上,不但没个出来迎接的,冷冷清清,桌上就一点水果和两只小酒杯,别说鸡鸭鱼肉,连个青菜都没有啊!我就忿忿地想,这日本鬼也太不懂事,太抠门,太拿人不当人了。

  《沙家浜》里“坚持”那一场,新四军伤病员们听见镇上传来枪响,开始都紧张,伏在苇荡里,握着枪大气不敢出,静了一会儿,可能觉得没事了,胆儿就大了,指导员郭建光还大声唱起来,而且一唱就是老半天。我边看边替他捏把汗,你这么大声,就不怕把敌人引过来吗?这么粗心!

  《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扮成土匪打进匪巢,准备来个里应外合消灭座山雕,可杨子荣刚一进座山雕的洞窟,就高声唱开了,说自己“虽然是只身把龙潭虎穴闯,千百万阶级弟兄犹如在身旁。任凭那座山雕凶焰万丈,为人民战恶魔我志壮力强。”那悍匪耳朵又不聋,听见这话,还不立马把他抓起来吗?可是土匪们愣是没听见,我的疑惑与担忧还没消除,幸亏杨子荣献给了座山雕联络图,骗取了土匪信任,还给他一个官儿做。老杨端着酒碗,没等喝,又开始话里有话地唱起来,也不怕土匪疑心。后来在“计送情报”和“会师百鸡宴”那两场,几乎把心里的秘密都透露了,什么“这情报,送不出,误战机,毁大计,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还有“我已经将信号遍山点燃”“盼只盼同志们即刻出现”等等,把他和参谋长少剑波制定的作战方案全说出来啦,说完了还哈哈大笑。我心说,我的天!你就不能少唱几句?声音低点儿也行啊。幸亏匪徒们老爱嚷嚷,净顾喝酒了,要不然准出大麻烦。本来,杨子荣奔向威虎山,一路上,只听马叫,不见马跑,我就纳闷,他就拿根马鞭,指东点西的,那马在哪儿呢?是不是藏在大树后面了?也不能一面不露啊!一会儿又听见虎吼,这会虽未见老虎,但能理解,老虎不能太近,要不就来不及开枪了。再说,杨子荣是神枪手,哪能等老虎窜过来呢,肯定老远就把老虎打死了,所以看不见老虎。这样一琢磨,也就想通了。

  小时候看电影,就是去看热闹,而且主要看自己人和敌人战斗,最后打败敌人,取得胜利。可战斗场面一般都是在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这让我们等得很不耐烦,有时生气地想:谁稀罕听他们唱,唱起来没完没了,一句唱半天。这样无奈地想的时候,电影也就要结束了,这时锣鼓密集,铿锵有力,知道我们就要和敌人开战了,孩子们兴致立马高涨起来,赶紧往观众前头挤,伸长脖子,又兴奋又紧张。一晚上等的就是这一刻!一边津津有味地看,希望这样的情节能多演一会,却又希望快点把敌人打死,别让他们伤着自己人。然而敌人也不是都那么容易被消灭的(那显不出我们厉害),小兵小卒,几枪或者几刀就能解决,或吆喝一声“缴枪不杀!”就举手投降了,难办的是坏蛋头子,比如《红灯记》里那个罪大恶极的鸠山,等到鬼子小兵都打死了,叛徒王连举也被击毙了,他才最后出场,游击队里最有本领的“磨刀师傅”费了好大劲,才用刀从背后把他攮死。这时,我又发现“漏洞”了,眼瞅着那刀不是从后背中间扎进去的,而是从鸠山右胳膊窝里插进入的,捅胳膊窝就能杀死敌人吗?我心里质疑,问了几个“明白”人,人家都笑而不答。还有,《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徒手与座山雕格斗,怎么那么巧,座山雕出来了,杨子荣手枪就没子弹了!早先也没见他开几枪啊!真让人着急!多亏杨子荣武功好,座山雕又在百鸡宴上喝多了。就这样,两人还搏斗了好一阵子,可见座山雕这土匪头子也不简单!我当时着急地想,其他战士哪里去了?赶紧过来呀!来一个也好,来一个枪法好的(自己人枪法都很准),照着座山雕“啪”地一枪,不就把他撂倒了吗!嗨,真让人操心!

  比起战斗片,反映建国后阶级斗争的戏剧片看得有些勉强。京剧《海港》看过一两回就不想再看了。画面背景有艘大货轮,这么大的海船从没见过,如果能在大海里游游,看着肯定有些意思,可从头到尾,没见船动一动,泄气!主角方海珍的唱腔拐弯太多,很难学,阶级敌人隐蔽得又太深,很少露面,激烈情节基本感觉不到,通片感觉就是教育想换工作的年轻人小韩。唉,乏味!《龙江颂》比《海港》好些,里面有芦苇,麦田,水面和小船,与家乡景致颇像,加上女主角江水英很温柔,还会关心人,感觉亲切。不过,虽说改名换姓的“阶级敌人王国忠”,最后被揭露出来,但戏份太少,还是不够刺激。

  看舞剧电影《红色娘子军》,我们当然看不懂舞蹈,就更觉沉闷冗长,好在里面有战斗故事,主要配曲也不难听,还能耐心等到最后,看坏人南霸天被枪决,解解恨。只是一想到党代表洪常青那么帅,受尽酷刑,衣服都被撕烂了,还是被活活烧死,心里就不好受。因为我被火炉里的炭渣烫着过,知道那滋味。所以每当响起悲壮的国际歌,洪常青走向干柴烈火时,赶紧低下头不看。这时,心里就涌起对吴清华的埋怨,要不是她光想着报私仇,打乱了红军计划,南霸天早被逮着了,洪常青怎么会牺牲呢!

  小伙伴们还一块讨论过娘子军的军服问题,多数认为穿的不够严肃。有孩子认为红军战士不该穿短裤,特别是女战士!有的为女红军辩护,说听大人讲,海南岛那里很热,所以穿的少。马上就有诘问的,难道她们不怕蚊子咬着腿吗?你看人家洪常青,穿的多严实。还有,轮着大刀跳起来的时候,刀把上的红绸子跟着舞动,多威武,多带劲儿!你一言我一语,东拉西扯,总没个结论。

  这就是那时我们一帮小屁孩的“电影评论。”  

 

 

    【作者简介】

 

  贾春国,男,1963年阴历10月21日出生于博兴县湾头村。

  国家教委直属的陕西师范大学文艺美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从事记者和编辑工作二十余年。

  作者童年在风光如画的麻大湖上度过,与荷花、芦苇、菖蒲、古槐、茅屋、小桥流水、清风明月、碧水蓝天结下不解之缘。外地就职的他,年岁愈大乡愁愈深,为家乡一带湖光美景的消逝而痛惜伤感不已,常谓“精神家园从此不复存在,浓浓乡情何所寄托。”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春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从形态输出到业态输出 多方助力网文在世界舞台讲好中国故事

    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以多元类型、瑰丽想象以及巨大体量,成为中国文化现象中的独特风景。(主办方供图)  论坛发布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2017-2018)研究报告》提出,中国网络文学正从原来的内容输出,向文化输出升级。[详细]

    09-19 11-09新华网
  • 导演郭靖宇:都为年轻观众拍戏,中老年人看啥?

    曾经有过《铁梨花》《打狗棍》等多部传奇剧代表作的导演郭靖宇,近两年的传奇剧创作并不多。”  也有网友指出,瑛娘“河姑”的身份封建观念太重,女儿取名“招娣”“念娣”则透露着些许重男轻女的思想。[详细]

    09-18 15-09北京日报
  • “十竹斋木版水印艺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告别铅与火,进入光与电,人工印刷早已被机器印刷大规模取代,但在华夏大地上,四大发明之一的印刷术仍没有退出历史舞台,走进中国美术馆的“十竹斋木版水印艺术作品展”,一幅幅笔墨简练、色彩明了的作品唤醒了这枚历久弥新的中国印刷术“活化石”。 [详细]

    09-17 10-09光明日报
  • 跨越太平洋,奏响旧金山——山东爱乐民族乐团将赴美国旧金山演出大型民族音乐会

    山东爱乐民族乐团将于9月25日应邀赴美国旧金山,参加由中国文化和旅游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联合举办的第五届“跨越太平洋-中国艺术节”暨“美国第二届孔子文化节”大型演出活动。 [详细]

    09-13 15-09大众网
  • 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将于中秋档在全国上映

    导演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16日在京首映,该片讲述了男女主人公长达17年相爱、分离、重逢的爱情故事。为了将不同年代感真实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导演运用了胶片、DV等6种不同的器材进行拍摄,还通过迪厅、麻将馆、网络直播、微信等不同年代生活中的元素,表现...[详细]

    09-17 10-09新华社
  • 持续为文学和IP行业赋能 好故事训练营第二期正式开班

    如今,网络文学已成为当代文学主流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作家也登堂入室,成为新时代作家群体中一支引人瞩目的生力军。好故事训练营暨第二期中国网络作家高级培训班开班  在这种大环境下,由网易文漫发起并主办的好故事训练营应运而生。[详细]

    09-19 15-09中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