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文学

燕园忆师

2019

10/25
来源:

大众网·海报新闻

作者:

郑义风

手机查看

  郑义风

  87年入校后大约半年,宿舍大调整,我们班男生宿舍由38楼调到43楼。书本被褥一趟趟搬,那几天校园里就像大逃荒。年轻的女班主任孙老师来到我们新宿舍。见我进门,她说:同学,你哪个系的?帮同学搬家啊?我登时楞了:我是你的亲学生啊!虽然时间不长,你也不常来。恼意上来,我冲口而出回到:是啊,你也是来帮同学搬家的吧?全宿舍人狂笑不止。

  孙老师并没有因此而冷眼待我,在不久我闯下大祸后还第一时间跑到宿舍过问协调处理。后来才知道,孙老师当时正紧张地准备赴法国手续,去巴黎和男友团聚。现在想起来还颇觉内疚,毕业后一直也没见到她,听说定居异国了,只能遥祝孙老师伉俪在浪漫的法兰西幸福。

  孙老师可谓我入校后第一位老师,如果历史系新生报道见面会上的各位老师不算的话,那毕竟只是一场礼仪式寒暄。虽然寒暄时,周一良、邓广铭两位史学大家也给我们讲了并非寒暄的不少内容。这两位大家,包括张芝联、田余庆等名教授,记忆中没有给我们上过课,因为都年事已高。关于周一良先生显赫的家世、曲折的经历也只是我们私下的谈资。

  魏晋南北朝史的祝总斌老师当时年龄较长。祝老师个子不高,总是穿一身蓝布中山装,扣子系得严严实实,声音洪亮,板书整洁,关键是不拖堂,不影响学生们到点吃饭,这一点我们都很喜欢。陈长年老师上课也极认真,板书后常迅速转身,右手拿着半截粉笔,弓腰前倾,“有问题么?”边问边将眼镜上推,以致于眼镜框沾了粉笔末而变的一边白一边黑。可惜这一场景再也看不到了!天不假年,91年我们毕业不久,正值盛年的陈老师竟因病故去了。

  孙老师之后的班主任是郭卫东老师,教近现代政治史。据消息灵通的同学讲,郭老师父亲是当时西南军界高官,想让他留在昆明,郭老师一心向学,不惜忤逆,甚至和貌美妻子分手,执意留在北大治学。分手的事只是传说,未经证实。可以证实的是,当时家庭政治地位最显赫的应是薄晓莹老师了,她教我们美术史,当时她的课一般在地下教室上,每节课都有幻灯片,感觉很新鲜。

  李孝聪老师是研究历史地理的。他申请了一个课题,是古居落比较研究,选中了浙江永嘉、陕西韩城与安徽黄山的古居落。去黄山时,征集同去学生名单,我有幸被选中。大三那年,我就随着李老师在黄山舒舒服服待了半个月,看美景,吃美食,西递、棠越等山清水秀的古村几乎逛遍,间隙还爬了黄山和齐云山。除开开车门,做做记录,也没给李老师做过什么工作,现在想起来还挺惭愧的。

  最愧对还的是马克垚老师。马老师当时是历史系主任,教我们西欧封建史。马克垚与马克思只差一字,水平当然极高,何况思字认识,垚字我还不认识。不明就里选修了这门课,可上起来实在无趣,经常逃课去听各种讲座。当时北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各色人等常来讲座交流,远比上课有趣的多。印象中,马老师一学期的课我也就去过三四次吧,还包括开课与考试两次。幸亏马老师也不点名,考试是自命题目写篇论文,大喜过望。

  去图书馆查了两天的资料,突发奇想,写了一篇两千来字、不叫论文的论文,题目是《论西欧有无封建制度》,结论是西欧根本没有封建制度。当时洋洋自得就交上去了,马老师居然给了我85分,还亲批:尚能自圆其说。

  当时不知天高地厚,胆子也肥,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东拼西凑了些资料就敢写,还说西欧没有封建制度,那老师这一学期教的啥啊?不是把马老师给彻底否定了么?

  类似包容场景毕业后基本没见过,现在北大也很少了吧。

  北风刮,天已冷。尊敬的老师们,您们还好么?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付兴帅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