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他:黑娃攒了一辈子的“为啥”

2017-06-21 15:37:1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

  电视剧《白鹿原》即将落幕,剧中人物命运波澜起伏,其中尤以黑娃的几段命运转折最为剧烈。接受采访时,饰演黑娃的姬他谈起角色难免伤感,“他是被蒙住眼睛的困兽,一生经历被压抑、释放、反抗、报复、忏悔,最后在冥冥之中又回到‘礼教’的盒子里。我觉得他这一辈子就是在问‘为啥’,攒了一辈子的‘为啥’,他求教朱先生,最后好不容易感觉明白了,却被杀掉了……”

  毒太阳下晒出黑娃

  《白鹿原》中,黑娃是广受好评的角色之一,尤其他黝黑壮实的形象,非常接近小说中的形象。姬他形象上的优势在于他酷爱健身,而为了塑造黑娃,又做了更多的减脂训练,让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结实有力。那黝黑的肤色,则是姬他提前半个月到陕西农村体验生活时晒出来的。“因为黑娃的第一个身份是麦客,所以当时我为了在外形上贴近,全身抹助晒油,每天在最热、太阳最毒的时候脱光了衣服暴晒”,姬他说,经过这样的辛苦后,才有了大家现在看到的黑娃。

  跟当地人学完农活儿,姬他经常面对着一望无际的麦田发呆,反复在心中与黑娃“聊天”,“想着想着,自己也就变成那个无比渴望改变生活的叛逆少年”。姬他概括黑娃的性格是“生冷蹭倔”,与自己有相像的地方,“我从小到大性格变化挺大的。小时候特别乖,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十七八岁开始叛逆,觉得自己什么都行,什么事都喜欢跟大人对着干,有点像黑娃。”但随着年龄增长,姬他又感觉慢慢平和了下来,觉得什么事发生都有原因,不再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于是,他追着这条线索寻找黑娃的性格起因以深入角色,姬他说:“我常常琢磨,是黑娃的性格决定命运,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剧本里有一场戏,他在门缝里看到父亲鹿三给白嘉轩跪下了,那一刻对他刺激挺大的,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了疑问。宗族、祠堂、乡约,对他意味着什么?他不想被这些东西束缚,但是骨子里又离不开,所以他把祠堂砸了,但最后又回归了祠堂。他很纠结。”

  见到张嘉译总想立正

  较之段奕宏在电影版《白鹿原》中饰演的黑娃,姬他的版本给人感觉更憨厚,对此他解释,由于两部作品篇幅相差很大,电影中只展现了黑娃一生中的某个阶段,而电视剧则相对完整,黑娃的人生大开大合,从麦客到革命者再到土匪、军人,最后饱读诗书成为朱先生门下最得意的学生,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样貌。“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黑娃当了土匪后得知田小娥被杀,回村找凶手,后来知道是鹿三杀了田小娥,跟父亲决裂的那场戏。那一场戏信息量非常大,需要在那一刹那把黑娃前半生对父亲的爱与恨都表现出来,这对我来说比较困难,我需要想得非常仔细,从小到大对白家的情感、对父亲的情感、对田小娥的爱与无奈,以及知道亲生父亲杀死了自己妻子的怨恨。”姬他说,如果说黑娃前期的表演难度在于情绪的复杂、激烈,到了后期这个角色越来越难演,“后期回到原上拜朱先生为师,可以说是洗尽铅华,需要用非常多的人生积淀去表现,这对我来说比较困难,因为年龄段的差距和人生经历的不同,可能需要大量的想象和借鉴。”

  现实生活中,姬他与饰演白嘉轩的张嘉译是表兄弟,当初听说张嘉译在筹备《白鹿原》,姬他很想演黑娃这个角色,结果还没等他向表哥提出,张嘉译就来电话了:“你演黑娃合适,黑娃就定你了。”不过,在《白鹿原》剧组和张嘉译一起演戏,姬他却觉得特别紧张,“但凡他表现出一点不满意的迹象,我就觉得血都凉了。”他坦言,面对张嘉译的紧张会带到角色中,一种会跳戏的紧张,和其他前辈演员对戏时则完全不会。但好在,白嘉轩与黑娃在剧中的关系也是如此,姬他形容的很生动:“黑娃看到白嘉轩,基本上就是50米以内倒地装死,50米以外撒腿就跑。而我生活中见到嘉译哥也紧张,说话的时候总想立正。”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