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花千骨》到《醉玲珑》IP爆款可遇不可求

2017-07-31 10:09:12来源:北京晨报作者:

  有制片人唐丽君和总导演林玉芬的共同加持,东方卫视的周播剧《醉玲珑》成为媒体关注大热,因为唐丽君是《花千骨》的制片人,林玉芬更是担任了《花千骨》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两部剧的导演。两人携手有过漂亮的成绩单,再拿出新作自然会面临比较的话题,尤其又是同类题材。唐丽君坦言:“当年拍《花千骨》的时候也有很多人不看好,因为仙侠剧在中国虽然是个常见的题材,但已经很多年不拍了。做《醉玲珑》之前,我也在犹豫要不要做,因为古装剧的市场已经饱和了,但找到了‘双时空’的概念,我觉得应该会有一个创新。”

  有关“两个时空”

  再做玄幻要有创新

  《醉玲珑》的故事发生于动荡不安的西魏时期。匡扶皇室的巫族掌管着可扭转乾坤的“九转玲珑石”。随着四皇子元凌和圣巫女凤卿尘相爱,国家开始动荡不安,凤卿尘被迫以九转玲珑石开启第二时空,并展开两个时空交错的爱情故事。该剧开播前,包括导演林玉芬在内的主创都曾提到过“两个时空”如何表现和衔接是这部剧拍摄中的最大困难。“回看以前的作品,很少会有提及到巫族的故事,还是蛮特别的,于是和制片人、编剧一起慢慢构建了这个故事,根据IP《醉玲珑》搭建了双时空的故事构架,同时双时空的提法也是一个比较特别大的设计。”

  对于制片人唐丽君来说,再做一部玄幻题材可能并无太大挑战,但“两个时空”的确成为吸引她做下去的动力,“当时买下这部小说的时候,我喜欢他的文字很优美,因为我觉得作者是学工科的女孩子,所以格局也挺大的,但是十年以后你再来拍这部电视剧,它的很多新意你要去挖掘。之前你们看过《步步惊心》、《兰陵王》,它里面的一些桥段会有相似之处,所以当时我们和编剧饶俊、演员刘诗诗在一起商量的时候说要找出独一无二的地方,就设置了一个双时空的概念,因为这个在中国古装剧从来没这么玩过。这个也是挺考验的,一个是你的创新,大家接不接受;另外一个是逻辑上能不能圆得过来,都是一个问题。”

  而对“两个时空”最终要传达的价值观,唐丽君和林玉芬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有一种活在当下的意思,我们想要表达的就是,对待你的感情,你的事业,都应该掌握好当下的感觉。”

  有关演员选择“诗霆”打造CP感

  相比以往刘诗诗被诟病“面瘫”,此番在《醉玲珑》中被称“演技进步了不少”,倒是陈伟霆接棒了“冷漠脸”、“面瘫脸”的称号。另外,男女主角缺乏CP感也是目前该剧遭遇的一大质疑。

  唐丽君直言挑选演员大多凭感觉,当年《花千骨》选择霍建华和赵丽颖时也是如此。“赵丽颖那时候没有演过仙侠剧;霍建华演过,但是能不能超越以前的《仙剑奇侠传3》,也是主创团队要考量的。我看了丽颖的《陆贞传奇》,我觉得她就是花千骨,我到片场跟她聊,会发现她外表弱弱,但是她身上的坚韧和花千骨的角色特别吻合。霍建华的市场呼声挺高的,他们两个特别有CP感,我觉得这个是能让你产生化学反应的。”

  《醉玲珑》之所以选择刘诗诗,还是源于唐丽君对《步步惊心》的印象之深,“首先是诗诗身上的那种仙气,因为跳芭蕾舞的女孩子,再加上诗诗本人的性格特点,平时也感觉与世无争,我觉得这样一个安静的、纯净的、特别仙的女演员非常适合。”

  男主角元凌最理想的状态是霸气和温婉兼具,唐丽君认识陈伟霆也是源于三四年前的一次见面,“陈伟霆从伴舞到歌手再到现在很不容易,他身上的那种气质,我非常喜欢的。他身上有一种英雄主义的霸气,我本人觉得他和诗诗还挺有CP感的。”

  导演林玉芬最擅长通过镜头打造“国民CP”,无论是霍建华和赵丽颖,还是赵又廷和杨幂,都是满满的甜虐感。“伟霆有王者的气质,诗诗也自带气场,选她演圣巫女时,她穿着那身衣服就会让人感觉她就是圣巫女,写剧本的时候已经知道是哪些演员,也会根据他们的气质去写一些对白。”编剧饶俊在刚开始撰写剧本的时候也考虑过很多演员,但随着对人物的进一步了解,陈伟霆和刘诗诗的形象在他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甚至到后期会带入一些他们的形象特点,将人物塑造得更加立体。

  有关IP改编

  还是潮流但比重会降

  有过《花千骨》这样的作品,如果聊IP改编尤其是仙侠玄幻IP的话题,唐丽君是最有发言权的业内人士之一。被问到“IP改编如何能够成为话题剧”的秘诀,唐丽君笑言也没什么秘诀,但从一位女性的视角看,情感的代入和投射永远是最重要的,“女性观众在看的时候会自动地把自己代入,假如我是女主,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会怎么样,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素锦和玄女,观众为什么都会去恨?我问了周围的人,他们会说好爽啊,坏人就应该得到这样的报复,我自己在生活中不敢报复,但是有人替我报复……所以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情感共鸣的投射吧,有种代入感。”

  至于IP改编的热度何时能降降温,唐丽君的观点是IP改编在未来几年还会是一个潮流,“因为前几年的IP那些小说创作从人物设定到具体情节的设定可能观众就觉得不新鲜了,实际上我们公司还有一些小说储备着,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特别新的点,可能暂时不会去开发。我觉得IP剧会是一个潮流,但他的比重会越来越下降,因为这个时代随时在变,所以我觉得比较良性的一个结构应该是5:5,或者是3:7,就是原创的比重会越来越高。”

  因此,唐丽君也有涉足现实题材、开发原创的想法,“我觉得现实主义题材会是必须的,一个是观众的审美和欣赏习惯,另外一个就是能触及痛点的东西,周围生活的,或者像《人民的名义》就是当下大家关心的一些话题,观众还是比较愿意接受的。如果做这样的题材,要触及到痛点,能引起情感的共鸣是最重要的。前几天一个美国记者朋友问我,《我的前半生》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看?它的热度是非常高的,因为它触及到了很多时代的痛点,比如说这里面家庭主妇,现在全职太太比较多了,老公挣得挺多,那我要不要做一个全职太太,这是很多80后、90后,甚至85后都在考虑的;其次,戏里面小三跟我们平时看到的家庭伦理剧非常不一样,这也成为年轻观众讨论的热点。”

  无论是玄幻IP改编还是原创现实题材,唐丽君认为所谓的“爆款”都是可遇不可求,“我一直坚持的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一部打动人心的剧。爆款剧有天时、地利、人和,如果整天想着怎么做爆款剧,大多成不了。身为制片人,你的作品针对这个时代年轻人群喜好的,容易有高的传播度,但要有正确价值观。”

  北京晨报记者冯遐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