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看导师秀得欢 记住学员有点难

2017-07-31 16:03:07来源:北京日报作者:

  《中国新歌声》第二季(以下简称《新歌声2》)请来陈奕迅当导师,和三年前周杰伦出现在《中国好声音4》中一样,让观众感到欣喜。开播三期,“陈奕迅综艺感弱”的质疑烟消云散,他被观众誉为“表情包届冉冉升起的新秀”。而节目着力突出的“周杰伦陈奕迅组合”,也确实抓人眼球。不过,这也有一点儿危险:观众只记住了“周杰伦和陈奕迅小两口儿拌嘴”之类的导师秀,却对学员印象不深刻。

  许多人冲着陈奕迅看《新歌声2》,不仅因为他的搞怪。第一期节目中,他在开场环节唱了三首歌,《天地在我心》《印第安老斑鸠+谢谢侬》《菊花台》,堪比“陈奕迅金曲演唱会”。更难得的是,他还现场清唱教唱选手《无条件》,短短几句演唱,表现出极高的音乐素养。音乐评论人耳帝评论,陈奕迅想要传达:力量不是通过音量或音高来体现的,而是通过律动强弱来体现的。

  事实上,从第一期节目导师唱7首歌、学员6首歌的比重来看,《新歌声2》节目重心已经偏向了导师一方。而这种重心偏移并非一蹴而就,早在节目改名前的《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就开始尝试,当时的模式为4位导师依次演唱其他导师的歌曲,一般是4首歌,主要为带动现场气氛。在去年的《新歌声1》,4位导师开场秀环节增加到5首歌曲,而到今年的《新歌声2》,导师开场秀从去年的19分钟延长到了30多分钟。在经历了素人盛世、版权之争、口碑收视双下滑之后,《新歌声》已经从最初的素人音乐选秀到现在被调侃为“大型情感谈话节目”,影响力大不如前。

  相比导师的光芒四射,本季学员的质量乏善可陈。耳帝早在节目开播之前就预料,这一季学员质量不会好,“节目办到第六年了,中国会唱歌的人才哪经得起这样挖?”在他看来,国外的情况也一样,《美国偶像》去年寿终正寝,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挖不到好的素人了,“美国都如此,中国更不必说,因为素人质量是与乐坛的发展水平呈正比的。”

  一个巨大的困境是,曾经在“好声音”舞台上出现的纯草根的选秀歌手,如今几乎绝迹,能够来参加盲选的学员,不是有着多年演艺经验的非知名艺人,就是某某音乐学院的在读学生。有观众指出,随着近年来选秀节目的走红,全国各大音乐学院的流行音乐系,也开始到处泛滥。本季节目中,19岁的音乐系学生叶炫清,其实是选秀节目的“老手”了,曾参加过去年的《梦想的声音》。

  在《新歌声》这个舞台上,出现“好声音”确实越来越难了,因为相似的声音早已出现过。凭借演绎《从前慢》脱颖而出的叶炫清,是目前三期节目的学员中讨论度较高的一位。不过,耳帝直言,叶炫清的水平只比此前的陈永馨高一些,声音辨识度不如张碧晨,声音技术不如李佩玲,“她缺少了一种稀缺性,有没有稀缺性是属性问题,唱功好不好是能力问题,能力在选秀中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属性才是。”

  与难出“好声音”相伴的,是节目造星能力的断崖式下降。2012年夏天《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播出后,吴莫愁、吉克隽逸、袁娅维、平安、金志文等人成了华语乐坛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但《中国好声音》后三季走出的学员中,目前仍有广泛知名度的只有张碧晨一个。去年节目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后,“观众记不住学员”的尴尬更为明显:总冠军蒋敦豪直至夺冠还没被大众熟知,过去一年也没有什么令人瞩目的作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