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琅琊榜》到《风起长林》 新剧依旧“慢热”

2018-01-10 13:20:00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孔笙有个观点,如今的国产剧创作,上升是普遍曲线,“如果拿我们做第一部时身处的大环境和现在相比,现在大家都在认真地拍片子”。一番话背后,其实是中国剧集市场的裂变:2015年到2017年前后三年间,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历史正剧、网剧接连予人惊喜,观众的赏剧阈值已明显提高。

这样的语境里,《琅琊榜》系列为何珍贵?导演答:“好剧的生命线既是拍什么,更是传达什么。无论架空还是历史正剧,重要的是你传达出的是否正能量。”这是一个从不讳于谈论情怀的团队,从《琅琊榜》到《风起长林》,情怀导航,热血仍殷。

长林王府的祠堂与旁的不同,只供了一个牌位,且空无一字。祭拜起身后,长林王萧庭生问平章与平旌两子:“这块无字牌位乃先帝亲手所制,赐我长林府供奉。虽年年祭拜,但其中深意,我只在平章册立世子那年说过一次,不知你们可还记得?”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正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与爱奇艺播出。剧中这则问题抛出时,网上弹幕在飘,“记得记得,是祭奠苏先生的”“是拜先祖的”,前作的粉丝个个掬一把泪,就待两位公子来个“情景再现”。然而,萧平章的朗声回答高于了预期,“世间英灵无数,未必人人后世留名。此牌位虽无字,情义却在心。但凡心中想祭之人,或师长,或先辈,或故友,或大梁战旗下的每一个亡魂,皆可进香于此位之前,以安忧思,以念长情。”

这是一个从不讳于谈论情怀的团队,从《琅琊榜》到《风起长林》,情怀导航,热血仍殷。制片人侯鸿亮说过,当年决定改编网络小说《琅琊榜》,看中的就是“清明理想”四个字;导演孔笙讲:“我们认真做事,大家的情怀是相同的。”续集在视频网站上更新过半,网上有三万人打分,平均8.4,虽慢热,虽比前作的9.1分有所回落,仍属佳作。

前作镜像:看懂了长林二公子的今生,也就明白了梅长苏的前世

在网上观看《风起长林》的观众有两派,一派在刷屏“无胡歌不琅琊”,另一派的代表性观点是“续集也是前传。看懂了长林二公子的今生,也就明白了梅长苏的前世”。

此番故事发生在上部终结几十年后,当年的祁王遗腹子、寄养于靖王府的萧庭生如今是大梁的长林王。他膝下有两子,世子萧平章睿智又温厚,堪称国之栋梁;二公子萧平旌,年少飞扬,拜师于琅琊阁。多少年来,萧氏父子率领长林军在边境立下赫赫战功。然而,被指“罪在将来”,被忌惮“权倾朝野”,长林王府在外抗强敌、内斗奸佞中,倒于顷刻。父兄连遭变故,等待萧平旌的将是从“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到军中柱石的成长之路。

此时长林府,彼时赤焰军;等待蜕变的萧平旌,炼狱里重生的梅长苏;新篇主打武将,旧作文戏居多;萧氏父子身在明处,接二连三水来土掩,麒麟才子掩盖风华,潜心绸缪布局于微时———这样看,两部互为镜像。风起风停,林帅府与长林府,难说不是前世今生。

若切换一种视角看,续集又有些像补记——同样“功高震主”,赤焰亡于君主猜忌,长林却在朝堂清明时就背负莫须有罪名;同样以权谋复仇,梅长苏为家国大义,濮阳缨图谋私利;同样家世剧变,萧景睿不改赤子之心,萧元启则被王权蒙了心。前作里没写完整的朝堂、人心,都在新作里补圆了。

续集难。平心而论,这版剧本已在萧规曹随与另起炉灶之间找到了合适的通道——以镜像的远观来消解套路,用命运的循环去抵达深结情谊的观众。设计不可谓不精心,也的确博得了不少好评。但过于“留痕”的设计也恰恰透射出续集创作的痛楚:好剧本可遇不可求。

导演孔笙透露,《风起长林》早在2014年就开始构思,整体架构形成于《琅琊榜》开机前。所以,从电视剧拍摄的角度,并不存在趁热打铁消费热度。不过对原作者海晏而言,若说前一部是在心底酝酿许久不吐不快的故事,那里的一切人物都自然生长,自然而然触发观众情绪;那么后一部难免是工整地在“命题”里作文,破空而出的情感冲动也就缺了几分。

从不吐不快到“命题作文”,故事的生命力自会随戏剧张力的衰减而衰减。而这,绝不是一家之惑。

观众评说:好剧的生命线最终系于创作者传达出的内容

孔笙有个观点,如今的国产剧创作,上升是普遍曲线,“如果拿我们做第一部时身处的大环境和现在相比,现在大家都在认真地拍片子”。一番话背后,其实是中国剧集市场的裂变:2015年到2017年前后三年间,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历史正剧、网剧接连予人惊喜,观众的赏剧阈值已明显提高。

这样的语境里,《琅琊榜》系列为何珍贵?导演答:“好剧的生命线既是拍什么,更是传达什么。无论架空还是历史正剧,重要的是你传达出的是否正能量。”

回首《琅琊榜》,观众念念不忘的是那个涅磐重生的人。他洞察朝堂冷静睿智,又胸怀清明一腔忠肝义胆。这样的梅长苏,没有被仇恨吞噬,即便在搅弄风云时,仍两全着国与家,那些为赤焰忠魂洗脱罪名的权谋,归根结底也是匡扶明君、追求海清河宴的理想主义。温暖又闪着光的梅长苏,昭雪沉冤不是尽头,重返沙场,护吾国江山如画才是终极。

“热血”二字,“风骨”二字,看似无法捕捉,却在《琅琊榜》里如泣如诉。梅长苏问靖王,查赤焰军这事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死局,你还做吗?要做。梅长苏又问言阙,侯爷你可愿意?愿意。一个情深意重不外如是;另一个明知明日隔山岳,仍要利剑出鞘。

“长林”这个名字,本就为林殊而设。所以《风起长林》真正的生命线,是自赤焰军而下一脉所承的精神内核。如今28集已过,“长林风骨”已是全剧主心骨。譬如长林王府内无字牌位一场,赚得不少血脉贲张。譬如瘟疫爆发、国家危难之际,看似反派的首辅放下诸般恩怨,与萧平章联手护国,他那两拜“谢世子”真的可以看湿眼眶。又如与前作相似的生死之问,《风起长林》里也有。25集,濮阳缨问萧平章,为了一个跟你并无血脉关系的毛头小子牺牲性命,值吗?他用行动作了答,心底一片皎洁。

27集,为救兄弟、救父亲、救国家的萧平章魂归沙场。后半程,戏剧的重任将交付等待崛起的萧平旌。孔笙告诉记者,与剧中的长林二公子一样,一众年轻演员也给出了蜕变式的表现,值得期待。至于这个团队一贯静水流深的表达是否适配如今的播出方式、收视节奏,这些顾虑,时间会给出公允的评价。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百度新闻,能看能听,懂你所想给你所愿,快下载试试看!

    百度新闻是一款致力于热门资讯头条、语音阅读播报的APP。专业权威的百度搜索技术,您可以在这里随意搜索各种新闻、资讯、百科。研发个性化算法,让您在有限时间里,读到最想看、最需要的新闻资讯。语音技术实现情感语音播报新闻,让您在开车、健身等,需要解放双眼双手场合,也能尽情收听新闻资讯。[详细]

    百度新闻
  • 古代名医治天花:那些不可思议的疗法

    在中国古代,恐怕做父母的最怕从医生口中听见“痘”字——您可千万不要以为是青春痘,这个字多是指一种在那时十分可怕的疾病——天花。李海涛一阵冥思苦想之后,慢慢地说:“这孩子已经万无生理……不过,他活着我没法救他于死,但他要是死了,没准儿我倒能把他救活。[详细]

    01-10 11-01北京晚报
  • 传统文化图书抢眼 国学经典读物成今年"爆款"

    一年一度的“2018北京出版发行产业促进交易会暨出版物订货会”历时4天,昨天正式落幕。“品读中华经典诗词,回归自在丰饶人生”,在楼道里关于国学读物的推广招牌比比皆是。[详细]

    01-09 09-01北京日报
  • 《平凡的世界》三年计划完成200场巡演

    上周末,陕西人艺由《白鹿原》原班人马打造的又一部鸿篇《平凡的世界》登台国家大剧院。于是,创作期间,编剧孟冰曾多次带领剧组到路遥故乡延川采风,在铜像前、故居里感受精神气质与生活气息。[详细]

    01-09 09-01北京青年报
  • 一片甲骨惊天下 求解甲骨文“一字千金”

    学者罗振玉在《殷商贞卜文字考·自序》称,甲骨卜辞“文字虽简略,然可证史家之遗失,考小学之源流,求古代之卜法”。但甲骨文并没有随着王懿荣的逝去而再度沉沦,其收藏的千余片甲骨被他的好友、《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收购。[详细]

    01-04 11-01北京日报
  • 鄂托克旗乌兰牧骑首次赴云南为蒙古族同胞演出

    2018新年伊始,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乌兰牧骑便马不停蹄地踏上了“文化交流”征程。鄂托克旗乌兰牧骑日前如约抵达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兴蒙蒙古族乡。[详细]

    01-10 12-01中国新闻网
  • 鄂托克旗乌兰牧骑首次赴云南为蒙古族同胞演出

    (冬莉)2018新年伊始,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乌兰牧骑便马不停蹄地踏上了“文化交流”征程。此次演出既是“同根同源,心手相牵”兴蒙乡专场文化交流演出,也是“一带一路上的乌兰牧骑”巡演的重要一站。[详细]

    01-10 12-01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