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史话:自古名人爱香山 登高赏秋正当时

2018-10-22 10:51:36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户力平

   一年一度的“香山红叶节”已拉开序幕,重阳时节到香山登高,可远眺京城,更可欣赏漫山红叶。香山自古便是京城游览胜地,那么,历史上有哪些名人曾到过香山呢?文人笔下的香山又是怎样的景象?

  辽金时期香山已得皇家青睐

  明清帝王屡次御驾到访 赋诗咏叹美景

  据《香山公园志》等史籍记载,辽金时期香山已成为帝王射猎、游幸、驻跸之所。金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世宗完颜雍拓建香山寺奉佛,“赐名大永安寺,给田二千亩,栗七十株,钱二万贯。”明昌四年(1193年),章宗完颜璟驾幸香山永安寺礼佛。承安三年(1198年),他再次驾幸香山狩猎,驻跸香山行宫。此后又五次至香山游幸、射猎,所经之地祭星台、会景楼、梦感泉、护驾松等均为著名景观,并钦定了“燕山八景”之一的“西山积雪”(清代被乾隆皇帝改为“西山晴雪”)。据传,有一年秋日章宗临幸香山,一时游兴大发,不慎失足,险些滚落山下,多亏旁边的一棵松树“挡驾”,幸免于难,为此他特赐名这棵护驾有功的松树为“护驾松”。

  据《元史本纪》载:“元世祖(忽必烈)幸香山永安寺,见书畏吾字于壁,问谁所书?僧对曰:‘国师兄子铁哥书也。’帝召见,爱其容仪秀丽、语言清亮,命隶丞相博罗,备宿卫。”皇庆元年(1312年),仁宗到香山幸游时,“给钞万锭”修缮香山永安寺,并将其更名为“甘露寺”。延祐七年(1320年)四月,他再次“祭遁甲神于香山”。

  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武宗驾临香山永安寺、碧云寺,并赐匾额于修缮碧云寺的御马监太监于经。嘉靖皇帝驾幸香山永安寺后,对香山景致评价甚高,称之为“香山尽有青翠”。嘉靖九年(1530年),他赐给碧云寺钟二口,各书有“大明嘉靖九年秋八月辛巳铸造铜钟一口,敕赐碧云寺常住永远悬挂”等字样。万历十四年(1586年),神宗朱翊钧游幸香山,题“来青轩”、“望都亭”匾额。在游览碧云寺时,他见此处幽深秀丽,欣然御书“苍松古柏、水天一色”匾额。据明代孙承泽所撰《天府广记》载,神宗还在碧云寺能仁寂照殿前的放生池上设帟观鱼:“梁之中塞以朱栏,今上移跸再幸,乐之,设帟饮梁上观鱼,遂为御道云”。

  自康熙十六年(1677年)起,清廷开始营建西郊皇家园林,在香山兴建了游赏、临幸、驻跸的行宫。据史籍记载,康熙皇帝多次游幸香山,并御题了“涧碧溪清”、“绿筠深处”、“普照乾坤”、“来青轩”、“光明三昧”等匾额,还写有《洪光寺盘道》、《来青轩临眺》、《驻跸碧云寺》、《碧云寺临泉望月》、《碧云晓起》、《再赋碧云晓起》等诗作。

  乾隆八年(1743年),乾隆帝第一次来到香山,便醉情于这里的山水。他在《初游香山》诗中赞此处“为境清且幽”、“佳趣无不有”,因此“俯望畅心神”、“徘徊不忍去”。乾隆十年(1745年),他征集能工巧匠扩建香山行宫,次年建成,赐名“静宜园”,并钦题“静宜园二十八景”。他十分喜爱香山的四时景色,曾在《夏日香山》中写下“我到香山如读书,日新境会领徐徐。朱楼延爽当风峭,绿野含滋正雨余。”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及三十六年(1771年),为庆祝母后七旬、八旬大寿,乾隆帝特赐“三班九老”(高寿老人,含在朝文官、在朝武官及致仕官员各九人)宴游香山。有史料记载,乾隆一生中曾来香山游览驻跸80次,约253天,撰写了赏景、记事、农事、怀古、处理政务等内容的诗篇一千四百余首,足见乾隆帝对香山的喜爱。

  嘉庆皇帝游览香山静宜园时,曾传旨修整见心斋,并题写“见心斋”题匾。嘉庆十三年(1808年),他在“重翠庵”西北侧路旁御题《山行》诗,表达了对香山风光的感受:“石栈新修辟,坦平榛莽除。山高云出回,径复马行徐。密荫笼青嶂,清流汇碧渠。据鞍舒旷览,不觉到岩居。”

  道光皇帝登基后,亦多次游幸香山静宜园。道光三年(1823年),道光帝秋日临幸香山,在“朝阳洞”石壁上御题了“写秋容”三个大字。次年盛夏驻跸香山时,又在双清南侧山石上钦题《对瀑》诗:“何来匹练下层峰,洗出芙蓉拨黛浓。落日衔山晚风静,砺牎对处涤心胸。”

  慈禧太后则特别青睐香山碧云寺。光绪十九年(1893年)四月,慈禧太后驾幸香山静宜园,并到十方普觉寺(即卧佛寺)拈香。卧佛殿外檐下所悬“性月恒明”匾额,即慈禧题写。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八月,她再次驾幸香山,又到碧云寺进香祈福。

  明清文人常至香山游历

  仅明代就有近百位 流传诗文130余篇

  香山四季风光秀丽,亦为历代文人墨客所青睐,并写下大量诗文咏叹,仅《香山诗萃》和《香山公园志》中就收入历代文人诗赋、游记130多篇。

  元代文人萨都剌、赵孟頫、范梈、王恽、郭钰、陈孚等均曾到香山游历。文学家张养浩游览香山时,即兴题《游香山诗》曰:“山行弥日山益奇,乱峰挟翠纷参差。游人如蚁度林梢,细路一线云间垂。”诗人虞集也曾赋诗云:“香山苍翠帝城西,古寺高寒北斗齐。绕屋清泉龙隐卧,对檐老树凤常栖。”

  明代到过香山的文人近百位,李梦阳、李东阳、徐文长、文徵明、王世贞、于慎行、王嘉谟、于奕正等名家都在香山留下足迹。诗人李东阳冬游香山时,被这里的幽深秀美所陶醉,多有吟咏,其中《西山霁雪》赞美道:“雪后西山爽气增,冻云消尽山峻噌。眼看万壑遍一白,谁遗六月生层冰。岩窦有泉浑欲滴,石根无路转愁登。飞楼缥缈空寒外,几度凭高兴不胜。”明末书法家倪元璐也多次到香山游历,并借宿碧云寺禅房,其《宿碧云寺》诗曰:“大峰如杵细如芒,看即图画枕即床。耄石雏花巡佛案,瘦云肥雨裹禅房。”

  清初诗人宋琬曾秋游香山,并题有《宿香山寺》:“黛色西山好,年年马上看。茱萸逢九阳,襆被宿层峦。柱杖松杉暝,吹箫殿阁寒。武陵回首处,霜叶万枫丹。”清代书画家、“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与香山卧佛寺的青崖和尚有过交往,多次到此拜访,在《寄青崖和尚》诗中写道:“山中卧佛何时起,寺里樱花此日红。骤雨忽添崖下水,泉声都作晚来风。”在卧佛寺小住期间,还结识了不少朋友,其中有户部郎中伊福纳,并一同观赏香山红叶,写下了“红树年年只报秋,西山岁岁想同游”的佳句。此外清初诗人方拱乾曾赋诗《香山入杏花深处》、程正揆写下《碧云寺看月》、王士禛写有《香山寺月夜》等诗篇。

  近现代许多历史文化名人也与香山颇有渊源。思想家、文学家梁启超与近代著名书画家周肇祥为好友。周肇祥隐居樱桃沟时,曾邀梁启超到樱桃沟一游,并请他为“鹿岩精舍”门外的山石题写了“退谷”二字。梁启超去世后,葬于卧佛寺东南侧的家族墓园中。鲁迅先生于1921年到香山,探望在碧云寺养病的弟弟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周作人追述了此事,并回忆当时碧云寺租房的位置和价格,以及游览碧云寺等古迹的情形。民国著名旅行家田树藩金秋时节曾游至香山,在《题见心斋》诗中写下:“数点青峰来眼底,满山红叶入衣襟。策驴游罢多余兴,一路清风细细吟。”1921年老舍先生曾在卧佛寺东路禅房疗养,并到樱桃沟探寻水源头,后在小说《赵子曰》中描述过卧佛寺。

  1922年,京剧大师梅兰芳与好友齐如山、李释戡、萧紫亭、王幼卿等同游香山,途中发现掩映在绿荫之中的一方巨石,梅先生即兴在石面上写了巨形“梅”字,诗人李释戡挥笔写下题记,随后齐如山请来工匠镌刻于上,以纪念此次游历,人称“五君子刻石”,也叫“梅石”。1948年深秋,著名画家张大千、徐悲鸿与书法家谢稚柳等友人到香山观赏红叶。他们沿着十八盘登上白松亭,纵目满山红叶,吟起杜牧的名篇《山行》,并在山上合影留念。(户力平)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春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湖北房县被授予“中国诗经文化之乡”

    10月17日,“中国扶贫日·湖北旅游行”暨房县诗经(黄酒)文化旅游节开幕。开幕式上,湖北十堰市房县被授予“中国诗经文化之乡”。 [详细]

    10-19 10-10中国新闻网
  • 白烨、张柠对谈《平凡的世界》与改革开放

    作为第三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文化普及类重要活动之一,由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学院主办的“名家讲堂”活动于10月16日在十月文学院内举办。本次讲堂邀请到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与张柠围绕“《平凡的世界》与改革开放40年”话题进行对谈。[详细]

    10-19 10-10北京青年报
  • 打卡京城赏红叶胜地 找寻藏在红叶里的诗意

    金秋时节,天高云淡,妙峰山景区幽谷含秀,鸟语花香,被旅游爱好者视为难得的“世外桃园”。目前,园中绚秋苑、曹雪芹纪念馆、湖区周边、树木区、卧佛寺、樱桃沟、海棠园以及热带展览温室周边等景区均已进入赏秋观叶期。[详细]

    10-19 10-10人民网
  • 《嗝嗝老师》:一碗有点过于理想化的心灵鸡汤

    非常庆幸,影片最后没有选择把奈娜的病治好,从头到尾,奈娜在说话时都会时不时发出打嗝的声音并且抽搐。影片虽然是现实主义题材,但其叙事过于鸡汤,结局也总是轻轻松松就皆大欢喜,难免给人一种小儿科的感觉,这也是这类印度电影的通病。[详细]

    10-18 10-10北京日报
  • 《正阳门下小女人》热播 蒋雯丽倪大红撒“狗粮”

    年代情感剧《正阳门下小女人》16日起登陆北京卫视,剧中蒋雯丽与倪大红演绎了一场相知相爱、相守相伴的默契婚姻。在开播仪式上,蒋雯丽与倪大红大撒“狗粮”,蒋雯丽动情地说:“没有老公蔡全无,就没有我徐慧真。[详细]

    10-18 10-10郑州晚报
  • 《创业时代》首播引观众热议 杨颖表现有赞有弹

    该剧的原著作者是有15年创业经历的互联网人士,许多互联网创业的真实案例非常专业,但是该剧的编剧并非行业人士,剧本有“不专业”的问题。对于杨颖的出演,导演安建表示,她很谦逊,“戏拍完也不走,就是看别人怎么演。[详细]

    10-15 11-10广州日报